全美国大选年“邮件门”事件回顾

来源:中国网信网   时间:2017-04-12

在2015年美国国会班加西事件调查委员会透露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邮件门”(Emailgate)涉及其在2009-2013年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私邮公用”涉嫌泄密的事件之后,2016年美国大选年的“邮件门”事件两度升级,包括第一次事件升级揭露希拉里“操控媒体、导演游行、卖官鬻爵”和第二次事件升级揭露“党内斗争、权钱交易、色情间谍”等内容。大选年“邮件门”事件的升级直接导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重启对该事件的调查,对大选选情产生了重大影响,甚至还关系到美俄两国在信息安全领域的博弈。

大选“邮件门”事件的“打开方式”

重启2016年大选期间希拉里“邮件门”的推手,既包括黑客“钓鱼”的“攻城所获”,也包括维基解密网站爆料的“内幕”,还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纽约警察的“意外所得”。直到美国大选落幕,这些事关希拉里“秘密”的全部数据,一部分被黑客窃取,一部分散落到FBI手里,还可能有更多的内容仍然没有露出水面。

1.不靠谱“队友”遭遇黑客“钓鱼”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2016年12月14日报道,希拉里“邮件门”很可能是由其手下工作人员的一个“笔误”所引发,是因为技术人员打错字而招致希拉里再次遭遇“邮件门”。随后,美国彭博社一名时政记者在推特(Twitter)上感叹,“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后果最严重的打字错误!”

这次“邮件门”事件的升级还要从2016年3月19日说起。希拉里团队的竞选主席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收到一封看似来自Google的警告邮件称,有人试图侵入他的账号,需要立即更改邮箱密码。波德斯塔的助手将警告邮件转给技术人员查尔斯·德拉万后,得到回复:“这是一封合法邮件”。随后,波德斯塔的助手放心点开邮件所附实为网络钓鱼的欺诈链接,将波德斯塔近十年来的6000余封邮件拱手送给了黑客。后来,德拉万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他的回复邮件中有一个严重的拼写错误,他原本要打的是“这是一封非法(illegitimate)邮件”,却不小心漏掉了两个字母,变成了“这是一封合法(legitimate)邮件”。

实际上,根据媒体报道称,波德斯塔收到的邮件并非来自谷歌,而是来自被外界普遍认为的俄罗斯黑客,其中,嵌入的恶意链接在3月份被点击过2次。攻击者使用了其控制的两个Bitly账号创建了短网址,却忘记将账号设为私有。安全公司随即跟踪了俄罗斯黑客组织奇幻熊(Fancy Bear)使用的指令控制中心,跟踪到了一个Bitly短网址导向的账号,而波德斯塔收到的短网址正是Bitly账号创建的数千短网址中的一个。当然,波德斯塔当时并不知情,在他点击了邮件中的恶意链接后,黑客就开始了对其邮箱的入侵。据Motherboard网站报道称,有证据显示,对波德斯塔的攻击和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攻击是同一个组织所为。因此,有报道认为,就是希拉里团队里这位最重要的成员波德斯塔,在最错误的时间,点击了一封最错误的邮件,将自己的邮箱泄露给黑客。之后,黑客很快就把“战果”全部交给了维基解密。

2. 维基解密三次爆料“重大内幕”

在黑客“得手”后,阿桑奇“出场”了。2016年 7月22日,维基解密网站公布了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内部的19252封绝密邮件和8034个附件(2016年1月至5月)。这些邮件的内容涉及民主党高层有意排挤民主党竞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暗助希拉里获胜等内容。

就在7月22日维基解密网曝光邮件内容后,引发了桑德斯支持者的愤慨和抗议。为此,不仅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黛比·沃瑟曼·舒尔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宣布辞职,就连总统奥巴马、副总统约瑟夫·拜登、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米歇尔·奥巴马和纽约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等多名为希拉里“站台”的民主党大佬也因此声誉受损,民主党内斗内幕昭然若揭。

由于维基解密曝出的第一波“猛料”,希拉里有了被攻击的软肋,在击败16个参选人后正式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他在推特上写道:“我一直说,人们对黛比·沃瑟曼·舒尔茨的评价过高。民主党党代会正在崩溃。”然而,对于希拉里来说,维基解密网站每公布一批邮件,就给希拉里增加一定的压力。尽管压力大,希拉里仍然握有“司法部不指控”的免死金牌。

2016年7月27日,维基解密网站再爆第二波“猛料”,公布了29段来自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内部邮件中的音频附件。其中部分音频附件的内容涉及希拉里的支持者对民主党竞选人桑德斯出言抱怨及谩骂。根据媒体报道揭露,在一个编号为16014的文件中,有一段可能是来自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的语音,其言语直接表露对桑德斯的不满,并且使用了侮辱性词汇。这位留言者还要求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要支持桑德斯的竞选活动。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2016年10月7日,维基解密第三次爆料公开了希拉里竞选团队主席波德斯塔私人邮箱里的数千封邮件。媒体报道关于这些邮件的内容包括:第一,希拉里早就知道卡塔尔和沙特一直在资助ISIS。早在2014年,希拉里发给波德斯塔的邮件中,就承认卡塔尔和沙特是为ISIS以及该地区其他逊尼派激进组织提供财政和后勤支持的大金主。第二,希拉里不但知道卡塔尔和沙特资助ISIS,而且希拉里还收了卡塔尔和沙特的钱!其中一封邮件显示,卡塔尔承诺将向克林顿基金会“捐助”100万,沙特在克林顿基金会成立之后,先后“捐助”了1000万至2500万美元。据报道,这次希拉里竞选,20%的竞选资金来源于沙特。

3.“色情短信”促使FBI重启调查

就在阿桑奇第三波爆料之前,英国《每日邮报》曝出消息,希拉里的贴身助手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的前夫、前国会议员安东尼·韦纳(Anthony D. Weiner),这位“一个关键时刻靠不住的队友”,因为曾经给一个女孩发过色情短信,招来负责监控儿童色情犯罪的FBI介入调查,再次促使FBI重启对“邮件门”的调查。

2016年10月3号,FBI拿到了搜查令,查扣了韦纳的电子设备。FBI在韦纳的电脑中发现,其邮箱里面有662,781封邮件,这个数量“太多了”。在FBI把案件甩给纽约市警察局(NYPD)让他们帮助查找犯罪线索后,纽约警察发现,韦纳的邮箱里有11,112封邮件是他的前妻胡玛·阿贝丁的,还有一部分邮件是希拉里的,是“之前希拉里从电脑里彻底删除了的那33,000封邮件中的一部分”。

据媒体报道,FBI在韦纳电脑中发现的希拉里邮件包括以下内容:有证实伊斯兰国是中情局CIA和以色列特工处在参议员利伯曼(Joe Lieberman)、麦凯恩(John McCain)、格雷汉姆(Lindsay Graham)等人的帮助下创建;有奥巴马和司法部部长Lynch各种贪赃枉法的证据;有证实韦纳的老婆胡玛是沙特间谍的证据;还有克林顿、希拉里、胡玛和幼女的色情照片等。

就这样,纽约警察和FBI特工,意外拿到了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最绝密的文件,成为2016年美国最重要的见证人。据网上一个自称是“FBI探员”的人爆料说,这些邮件内容如果公布出来,完全可以导致许多国家“向美国开战”,并且完全可以“把整个奥巴马政府以叛国罪逮捕,并送上法庭”。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于2016年7月曾就“邮件门”调查给出初步结论,宣布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箱和私人服务器处理公务的行为表明,她及其高级助手在处理政府机密时“极度草率”,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希拉里及其助手有意违反法律,调查结果不足以对希拉里提出诉讼。

本以为“邮件门”风波就此告一段落的希拉里团队没想到,2016年10月28日,即距离总统选举投票日仅剩11天时,科米突然宣布重启希拉里“邮件门”调查。就在10月26日,希拉里还在推特上发文祝自己生日快乐时自称“未来的总统”,却没有预料到,自己会因亲密助手而遭FBI再调查。希拉里竞选团队负责人波德斯塔当天发表声明说,科米“应当立即向美国民众提供他正在进行的检查的全部细节”,“我们相信调查结果不会与联邦调查局7月给出的结论有区别。”

希拉里竞选团队还试图把“火”引向俄罗斯。他们指责说,邮件泄露是由俄罗斯幕后操纵,旨在帮助特朗普当选。得知FBI重启调查的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一个竞选集会上再度就“邮件门”攻击希拉里腐败,声称新的调查会比“水门事件”更严重,指责希拉里没有资格竞选总统。10月31日,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向希拉里头号助手胡玛·阿贝丁和她的丈夫“致谢”:“谢谢你胡玛!干得好胡玛!谢谢你的安东尼!”竞选期间,特朗普在科米第一次结束对希拉里的“邮件门”调查时公开提出批评,而科米在大选最后阶段宣布重启调查后,特朗普又转而称赞他的做法。接下来,尽管在电视辩论中,特朗普每次都提到“邮件门”事件,并直接对希拉里说,如果他当选,一定会把希拉里送进监狱。

为了阻止与特朗普支持率差距缩小,除了邀请奥巴马助选外,希拉里竞选阵营于2016年11月1日与2日,在威斯康星州与密执安州,分别砸了250万美元买电视广告。同一天,力撑希拉里的奥巴马在接受新闻网站Now This News采访时再一次表示了对希拉里的信任和支持,批评FBI的做法,“我想在进行调查的时候应该遵循一定的规范,不应该含沙射影,也不应该在信息不完全或是在被泄露的情况下进行。我们应该以具体的决策为基础。”除了接受采访“表白”希拉里之外,奥巴马还前往佛罗里达和俄亥俄,为希拉里拉票鼓劲。有评论说,奥巴马如此热情鼓励选民支持希拉里,不仅仅是因为他真的相信希拉里比特朗普更适合当总统,也因为希拉里当选总统才能保护他的政治遗产。

不断推进的大选“邮件门”情节

无论是黑客“钓鱼”,还是维基解密爆料,亦或是FBI在关键时刻重启“邮件门”调查,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希拉里的表现、特朗普的态度、奥巴马的反应,甚至情报机构的评估结果等,这些都对2016年美国大选的选情产生了重大影响。尽管对大选期间“邮件门”事件的幕后推手身份等有各种猜测,但是,在情报机构公布的认定报告中,则直接将矛头直接指向俄罗斯。

1.美国情报机构出具调查结果与报告

2016年10月8日,美国国土安全部与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表联合声明称,经调查认定,俄罗斯政府曾授权黑客入侵美国政治组织的网络系统,并将关于希拉里和民主党的负面信息透露给“维基解密”,试图对2016年的总统大选进行干扰。对此,白宫新闻发言人称,美国会向俄罗斯黑客回敬以“同等的报复”。

美国网络杂志Slate2016年10月31日报道称,一批顶尖美国计算机专家意外发现,一个登记在特朗普基金会名下的电子信箱服务器,同一家具有政府背景的俄罗斯银行通信甚密,并且联系方式极端隐蔽。Slate杂志指出,虽然专家们所列举的并非确凿证据,但是这些线索与美国大选联系起来,真相随之显露,包括特朗普的顾问与俄政府高层保持联络、俄罗斯入侵DNC和希拉里竞选团队主席波德斯塔的邮箱等问题呼之欲出。

2016年11月3日,美国《纽约时报》发布了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联合进行的最后一次选前民调结果,在受访选民中,45%支持希拉里,43%支持特朗普。11月6日,美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说,联邦调查局在对新发现的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邮件门”事件调查有关的邮件进行审阅后,维持此前不建议起诉希拉里的结论。然而,这个消息似乎来得晚了些。11月9日,美国媒体公布初步统计结果,特朗普击败希拉里,赢得2016年美国大选。在希拉里团队看来,在选举前的敏感时间,联邦调查局的“反复”对她造成了“政治伤害”,没收了希拉里的“免死金牌”,导致其已建立一定优势的选战势头就此终止,最终在选举中败北。

2016年12月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一份秘密评估报告已基本确认黑客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认为与俄政府有关人员在美大选期间入侵并泄露了民主党及希拉里竞选经理的邮件,希拉里“邮件门”事件的幕后推手为与俄罗斯存在关联的黑客,他们这么做就是意图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然而,特朗普则是对这个所谓的报告结论“嗤之以鼻”。他在12月11日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讥讽称:“这很愚蠢,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借口,我不相信。你们知道的,每个星期(他们)都会抛出一个新借口。”

因俄罗斯涉嫌通过网络袭击干扰美国总统选举,奥巴马说,美国将在适当时机采取一系列回应措施。之前在中国杭州参加G20峰会时,奥巴马与普京的“死亡凝视”,就曾被当时媒体解读为奥巴马在“警告”普京。

2016年12月底,美国国土安全部和情报机构FBI公布13页关于俄利用黑客介入美国选举的报告,首次在官方报告中点名某国主使恶意黑客攻击,正式将民主党全国委员大会“被黑”的行为,和俄罗斯军事机构,包括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和俄罗斯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关联在一起。报告还写道,美国官员相信,俄罗斯情报机构在美国境内针对大量目标进行的网络间谍活动已持续了10年,俄罗斯政府支持的黑客从美国政府组织、智库、大学、政治机构和企业窃取信息,扰乱其正常运作。

2.候任总统特朗普政府态度“暧昧”

2017年1月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在一份调查报告中称,俄罗斯政府通过网络袭击等方式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报告称,俄罗斯目的就是要“减低”公众对美国民主过程的信心,希望抹黑希拉里,令她当上美国总统的机会下降。报告还称,俄罗斯的行动包括: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及民主党领导人物的电邮;利用中介,包括Wikileaks、DCLeaks.com及Guccifer 2.0披露获得的材料。报告称,美国已知悉疑似涉及黑客行动的俄罗斯人员的身份。不过,这些人的身份尚未被公开。

根据美国情报机构出具的这份报告,是俄罗斯总统普京下达了对美国民主党邮件发动黑客攻击行动的指令,设法协助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然而,俄罗斯方面对此报告反应较为平静。俄新社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列文表示,“有关俄罗斯严重影响美国选举的看法是对美国民意的直接侮辱,让美国的政治制度丢脸,美国民主党试图以此为自己的政治失败辩护。”

在得知“普京为特朗普助选”的调查报告后,候任总统特朗普当天连发六条推特回应,用加黑加大的字体说,“反对与俄罗斯发展良好关系是愚蠢的”。他还表示,没有证据显示黑客事件影响了大选结果。他指责遭到网络袭击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网络防护方面有重大过失,败选的事实令民主党“蒙羞难堪至极”。美国《野兽日报》认为,美国情报部门虽然没有将特朗普定性为俄罗斯黑客的“共谋”,但是,实际上,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经常兜售黑客曝光的秘密内容。

然而,特朗普任命的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Reince Priebus)在2017年1月8日表示,候任总统接受情报部门对俄干预美国大选的评估。特朗普计划让情报部门就此提出建议,并可能据此采取行动。特朗普还说,他将任命团队在他上任后90天内制定一个打击网络袭击的方案。

2017年1月12日,美国司法部总监察长迈克尔·霍罗威茨说,他将FBI在选举投票日前夕重启希拉里·克林顿“邮件门”调查引发的种种质疑展开调查,以查明FBI局长科米选择这一时间点出手背后是否有“不恰当的考量”。一旦调查发现确有不恰当行为的证据,相关官员可能因此受到纪律处分。然而,有人担心,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这项调查是否会“无疾而终”。按路透社的说法,候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无权下令终止这项调查。但是,联邦法律也规定,总统有权解职联邦机构的总监察长,条件是只要提前30天向国会提交书面材料、写明解职的正当理由即可。

由“邮件门”事件引发的各种猜测

虽然2016年的邮件门事件在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在奥巴马政府发起对俄罗斯的制裁后,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其后续影响则是目前无法预期的。虽然该事件目前看似风平浪静,然而,关于泄露的邮件内容、事件的泄密者、俄罗斯的网络攻击、特朗普政府的态度等话题,仍然“扑朔迷离”。

1.希拉里竞选团队缺乏网络安全意识

在提及2016版“邮件门”事件的诱因时,不得不提到“班加西事件”的“祸根”和几起“离奇”的死亡案。然而,“邮件门”的核心法律问题是“美国是否允许国家公职人员使用私人电子邮箱和私人服务器来收发公务邮件”。当然,答案是否定的。有评论称,波德斯塔邮件被“钓鱼”和FBI重启调查影响了希拉里的选情,致使更多选民认为希拉里“不诚信”,同时也为共和党阵营攻击希拉里提供了不少猛料。网络安全专家曾对德拉万的工作提出质疑,指其身处重要的技术岗位,却没有对本职工作给予应有的重视。因此,有评论说,希拉里团队缺乏应有的网络安全意识,才会让黑客屡屡得逞。

2. 维基解密爆料的信息来自黑客或“内鬼”

根据媒体报道,阿桑奇爆料的资料来源有主要两个部分,第一,由世界各地各种黑客主动提供的信息,第二,来自美国各个情报部门中的内部人员(类似于斯诺登、曼宁等)。因此,对于谁是大选期间邮件门事件的泄密者,有不同版本的说法。有媒体报道称,黑客外部攻陷民主党内部邮件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有“内应”。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前数据主管赛斯·里奇(Seth Rich)是被怀疑的泄露给维基解密接近2万封邮件的泄密“内鬼”之一。然而,蹊跷的是,2016年7月10号凌晨,这位关键人物在自己华盛顿附近的寓所附近被枪杀身亡。但是,对于这样一起发生在美国首都的谋杀案,美国主流媒体不约而同选择“保持沉默”。还有报道称,维基解密组织得到的近两万封邮件,分别来自民主党委员会的公关主任、财务总监、高级顾问等7位民主党的重要官员。这些邮件主要讨论的是怎么把希拉里捧上总统宝座。

3.多国担心俄罗斯网络攻击影响他国选举

2016年7月,希拉里的竞选经理罗比·穆迪(Robby Mook)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维基解密网站公开的美国民主党国家委员会内部的近2万封绝密邮件都是俄罗斯搞的鬼,美国网络安全公司已掌握了俄黑客袭击民主党网络服务器的线索,他们锁定了两个俄黑客组织——安逸熊(Cosy Bear)和奇幻熊(Fancy Bear)。随后,雅虎新闻报道称,疑似与俄罗斯有关的外国黑客从美国两大洲的选举系统窃取选民记录。而且,美国情报机构对“邮件门”事件的调查结果,也直指俄罗斯。2017年2月,俄罗斯国防部首次承认黑客部门存在。俄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向媒体宣布,俄罗斯军队除了将继续增加新的导弹、飞机和坦克外,也成立了一个资讯战部门。虽然俄罗斯国防安全委员会主席奥泽罗夫表示,这个部门不是为了在国外发动黑客攻击,但是前国防部国际合作部官员列昂尼德·伊瓦绍夫向俄罗斯新闻通讯社表示,俄罗斯需要这个部门来击退西方的宣传,以避免让西方国家有借口攻击俄罗斯。在美指控俄罗斯干扰总统选举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俄罗斯2017年可能会通过网络攻击或虚假竞选消息影响德国大选,德国从即刻开始必须处理源自俄罗斯的网络攻击或俄罗斯散播的假信息。有些欧盟官员也担心,俄罗斯会介入荷兰、法国和德国在2017年举办的选举。荷兰已经决定对3月15日开始的议会选举,采取手工计数的传统投票方式,以避免电子投票系统遭受网络攻击。根据法国网络和信息安全局(ANSSI)的建议,法国政府决定在6月的立法选举中不再允许互联网投票的方式,以应对极端的网络攻击威胁。

4.新任总统是否干涉“邮件门”后续

路透社认为,不论之前奥巴马政府对俄采取何种行动,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就职后是否扭转这一政策方向,才是令人关心的重点。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2017年2月28日,特朗普提名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候选人丹尼尔·科茨,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审议其候选人资格的听证会上表示,华盛顿应该就俄罗斯疑似企图影响美国大选展开调查。截至3月初,已经入主白宫一个多月的特朗普,尚未就“邮件门”事件采取新的行动。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