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设为首页
微信公众号
分享
[字体: ]
分享到:
分享
“共享经济思·享·汇”第四期:聚焦平台经济的发展与治理
来源: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   时间:2018-07-02

627日,由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政策研究室指导,国家信息中心主办的“共享经济思·享·汇”第四期研讨会成功举办。本次研讨主题是“平台经济的发展与治理”。会议邀请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围绕当前我国平台经济发展态势、面临的问题及相关对策建议等进行了深入探讨。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副司长孙伟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由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主持。

孙伟副司长在讲话中指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当今世界正进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时期,要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契机,以信息化、智能化为杠杆的培育新动能,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而平台经济正是这样一个重要的融合点。近年来平台经济发展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首先,规模发展迅速,2017年的规模比2012年增长了5倍;其次,模式创新越来越丰富,当前互联网正从消费走向产业,形成众多新的产业模式,包括零售、工业互联网在内的平台经济在线下、线上不断延伸,医疗、金融等多个细分领域都出现了平台,开展了丰富的模式创新。第三,主体效应明显,平台经济在帮助经济实现稳中求进等方面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与此同时,平台经济发展中也面临着一些新问题,如何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引导和发展平台经济,是需要认真研究的重要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阿里巴巴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腾讯竞争者政策办公室首席经济学顾问吴绪亮等专家,从平台经济理论、企业实践等不同角度围绕平台经济的发展和治理问题做了主题发言。

汪玉凯认为,平台经济的发展改变深刻地改变着价值分配的方式和价值分配的关系,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市场垄断和行业通吃等负面影响,同时我国平台经济发展面临着制度创新准备不足等问题,亟需提升政府对平台经济的治理能力。在这方面,首先要从价值观层面有一个准确的把握,认识到平台经济是大势所趋,要大力鼓励和支持平台经济发展;其次鼓励发展的同时,要针对实践中出现的问题有针对性地解决和规范;第三平台经济下出现了大量新的就业方式,如何加强对灵活就业群体的权益保障,需要引起政府重视并加以引导。第四要加强对平台经济政策创新的研究工作。

朱岩认为,平台经济发展带来了四个方面的深刻变化,一是人群的变化,体现在新的需求和组织结构等方面,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出现。二是资源的变化,平台经济时代既需要数据,也需要建立新的连接途径。三是模式的变化,“互联网+”将深刻改变传统行业和产业,平台化和数字化成为许多企业未来发展必然选择。四是认知层面的变化。

吕廷杰表示,数字时代的平台经济发展呈现的典型的特点首先就是大,赢者通吃,从好的方面将这带来了高度集约化,但不好的方面是带来了垄断问题。第二个特征就是跨行业发展,目前中国的相关政策法规对此是缺失的,其发展面临着政策风险。平台经济在快速发展中由于监管相对缺失,政府准备不足,制度发展不足,导致假冒伪劣、网络欺诈等问题层出不穷,需要引起重视并加强相关制度研究和建设。

周汉华认为,平台经济的崛起将带来全社会财富、权利和秩序的重构,当前世界前十大公司几乎全是平台企业,但社会总体失业率并未明显下降。然而,平台对整个就业结构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过去很多人在产业部门工作,现在可能会慢慢转到平台上来。未来就业形势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基于平台的零工经济将快速发展。平台经济治理过程中,应当处理好避风港原则和主体责任之间的关系。由于平台用户动辄上亿,没有避风港原则是无法发展的,主体责任外延特别广的话,会抑制平台的发展;从长期来说要处理好监管执法对平台的社会化治理与平台治理的社会化。另一方面,平台最核心的是用户的数据,由于大部分平台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很多平台的商业模式就是基于用户数据来提供推送等增值服务。他建议,要对用户数据进行隐私分级,并建立交融型的隐私保护机制。

朱卫国提出,现在世界经济正在以算法、算据和算力为基础,快速向平台智能生态的方向来演化。平台已经成为数字经济时代最基本的经济组织形式,经济组织的方式在不断的升级。平台治理机制有三个关键要素:数据智能、网络生态和治理规则。针对平台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相关政策制定需要坚持“审慎包容”的原则,大力推进数据共享、尤其是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数据共享,进一步明确平台主体责任的边界和严惩瑕疵的制造者,尽快研究制定中国的数字经济法等。

吴绪亮认为,当前对于平台经济的认识还存在一些误区,在概念和特点方面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明确,这样有助于对其存在问题的分析和找到对策。平台经济时代,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博弈与竞争,既是技术和市场的竞争,更是监管政策的竞争。因此,如何站在产业发展的角度和国际竞争这个大背景下思考问题,科学地制定和实施监管政策,对于企业创新动力的激励和有效参与国际竞争,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平台经济发展给中国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数字化转型会带来巨大的外部性,公共政策应予以支持,特别是基础设施方面。平台经济发展过程中需要把握好监管的“度”,避免“监管不足”和“监管过度”并存的现象。

张新红主任做总结发言。他指出,通过研讨交流可以看出,大家对于平台经济的发展和治理的问题,目前已经形成了很多原则性的共识:如对于我国平台经济发展取得的成就和积极影响,对于平台经济是未来发展大势所趋的基本判断,对于平台经济对整个社会生产、分配的深刻影响,对于平台经济未来的引导需要坚持的鼓励创新、底线思维、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创新政府治理等。同时在一些具体的问题分析和对策方面,从不同的视角出发也存在不同的认识,这些都为我们后续的深入讨论、相关政策的研究制定奠定了重要基础。平台经济实践是跨行业、跨领域的,治理是跨部门的协同治理,相关的研究工作也有着鲜明对策跨学科跨领域等特征,后续还需要各界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进平台经济创新发展。


“共享经济思·享·汇”秘书处成员及有关媒体参加了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