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红:共享制造的春天已经到来
来源:信产部   时间:2020-10-10

 在共享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我国共享制造悄然兴起,制造业正在成为共享经济发展的主战场。继2019年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多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业态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后,近日出台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要积极推动共享平台建设,鼓励企业建设共享制造工厂,完善共享制造发展生态。共享制造将成为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和重要推动力。

(一)共享制造做什么

共享制造是服务型制造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新型的制造资源配置方式,是适应共享经济时代发展的新业态,也是一种新的制造业发展观。共享制造又称制造共享,或制造资源共享,是共享经济在生产制造领域的应用创新,是围绕生产制造各环节,运用共享理念将分散、闲置的生产资源集聚起来,弹性匹配、动态共享给需求方的新模式新业态。一般来说,共享制造有三个基本特征:基于互联网的制造资源配置、使用权分享、大众参与。这些基本特征也可以看作是鉴别真假共享制造的基本标准,以便将共享制造与一般性的电子商务、分时租赁等区别开来。

发展共享制造,是顺应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趋势、培育壮大新动能的必然要求,也是优化资源配置、提升产出效率、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中国发展共享制造拥有独特的自身优势,也具有特殊的作用和意义。共享经济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遇。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也是互联网大国,如果能够把两个优势结合起来,将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和倍增效应。在满足日益增长的个性化和多样化需求方面,共享经济对推动中国传统制造业生产体系的重构,可能会产生多维度影响。

所有制造企业既可以通过共享让自身拥有的资源发挥更大作用,也可以通过共享从别的企业那里获取所需要的资源。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共享的重要资源会不一样。对于整个制造业而言,不同发展阶段共享的内容、目标、任务也会有所不同。从平台发起者看,目前在国内开始出现以下几种类型的共享制造平台。一是互联网创业者发起组建的产能共享平台。二是行业主管机构牵头打造的产能共享平台。三是行业龙头企业牵头打造的垂直型产能共享平台。四是制造企业依托优势资源搭建的众创型共享平台。

从共享内容看,按照产业价值链主要环节,结合共享制造现实发展需求,共享制造有三个发展方向,即制造能力共享、创新能力共享、服务能力共享。

根据《关于进一步促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指导意见》,针对我国共享制造现阶段的发展特点和主要问题,共享制造的重点任务集中体现在平台、集群、生态和基础四个方面。一是培育发展共享制造平台,积极推进平台建设,鼓励平台创新应用,推动平台演进升级。二是依托产业集群,探索建设共享工厂,支持发展公共技术中心,积极推动服务能力共享。三是创新资源共享机制,推动信用体系建设,优化完善标准体系,完善共享制造发展生态。四是提升企业数字化水平,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强化安全保障体系,夯实共享制造发展的数字化基础。

(二)共享制造怎么做

共享制造发展需要政府、平台、企业等各方面共同努力。

1.共享经济为制造企业带来了难得的历史性机遇,应活学活用共享经济思维。

对所有制造企业而言,转变发展理念都将是头等大事。首先,企业领导要带头学习共享经济相关知识,把握共享经济发展规律和模式创新基本原理,认识共享经济发展是大趋势。其次,组织开展共享经济知识培训,逐步树立以共享促创新、以共享求发展的新理念。再次,鼓励全员创新,将共享经济基本原理与企业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模式创新、制度创新相结合,探索企业创新发展的新路子。

增强企业活力和创新力。一般而言,企业可以从三个角度寻求共享制造的突破口。其一,将优势资源共享出去。检讨企业拥有的厂房、设备、生产线、实验室、销售渠道、售后服务能力等各类优势资源是否都得到了充分利用,尝试用共享经济的方式让这些资源发挥更大的作用。其二,将紧缺资源共享进来。对于企业紧缺的资源,如人才、技术、设备、资金、渠道等,尝试用共享的办法来获取。其三,用共享的方法提高各环节经营运作效率。比如,在研发环节可以鼓励全员创新,搭建人人创客平台,可以吸引社会力量参与产品创新;在生产环节,可以委托生产,租赁设备、厂房、生产线;在销售环节,可以共享渠道、物流,采取众筹众投、以租代售、个性化定制等模式,也可以动员社会力量参与销售和服务。

有条件的大中型企业可以搭建垂直行业共享制造平台,从做企业转向做平台,从做产品转向做生态。平台化、生态化是所有产业发展的大趋势,将来会形成业业有平台的局面,但目前各细分领域都还处在探索阶段。一般而言,行业龙头企业、产业集聚区领头企业等都有一定的能力基础,有机会在垂直细分市场打造出一个全行业或区域性的共享制造平台。即便没有能力成为全行业数一数二的大型平台,企业自身发展也应尽量逐步实现平台化运营、生态化扩张。

小微企业可以积极利用已有的共享制造平台,增强创新能力,扩大生存空间。对于众多小微企业,构建大型共享制造平台的可能性不大,但利用已有平台提升自身实力的机会还是很多的。目前制造领域在研发、设计、生产、检测、物流、渠道、服务等各个环节都已经有大量的共享平台存在,上面集中了海量的供给与需求,为小微企业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机遇和市场空间。

平台企业可以充分利用国家鼓励共享制造发展的政策环境,加快资源集聚,加大创新力度,提升服务能力。

2.进一步完善发展环境,构建共享制造生态。

共享制造刚刚兴起,不同地区、不同领域情况差别很大。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制度创新、理念创新,是方向,也是选择。不同的认知和行动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政府部门在共享制造发展过程中将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

加强共享经济尤其是共享制造的研究、培训和宣传。及时总结推广成功经验与做法,形成示范案例,在全社会营造关心、支持和创新发展共享经济尤其是共享制造的良好氛围。

推动示范引领。在服务型制造示范遴选活动中,面向基础条件好和需求迫切的地区、行业,遴选一批示范带动作用强、可复制可推广的共享制造示范平台和项目,及时跟踪、总结、评估示范过程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和新经验,加强典型经验交流和推广,进一步推动共享制造在不同行业的深度应用和创新发展。支持共享制造企业积极申报全国企业管理现代化创新成果。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先行先试,开展共享制造试点,及时跟踪、总结经验,培育共享制造优秀供应商,形成共享制造产业生态供给资源池。

强化政策支持。鼓励行业主管机构、行业领头企业搭建共享平台,在资金扶持、金融信贷、科研奖励、税收优惠、服务创新等方面予以政策倾斜,助力实现一业一平台。政府产业基金、各类优惠政策等对共享制造要多看一眼,对已经成型且有较好发展前景的创新平台要见苗浇水,尽力扶持,鼓励和引导各类风险基金更多支持产能共享平台发展。积极利用现有资金渠道,支持共性技术研究与开发,开展共享制造平台建设与升级、技术应用创新、制造资源采集系统开发、共享工厂建设等。深化产融合作,引导和推动金融机构为共享制造技术、业务和应用创新提供金融服务。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制定出台支持共享制造创新发展的政策措施。

创新监管,完善生态。要深化改革创新,进一步破除制造业企业进入服务业领域的隐性壁垒,持续放宽市场准入。对于共享制造新业态,要坚持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基本原则,坚决改掉不适应新业态发展的法律、标准和政策条款。在扎实推进信息共享的同时,强化信用体系建设和知识产品保护。充分发挥平台、参与者和社会力量,尽快形成协同治理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