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天然气需求的主要影响因素解析及预测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李继峰   时间:2017-10-20

2000年至2013年,我国天然气消费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年均增速达到16%;然而随着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经济增速逐步放缓,以及近年来煤价和油价大幅走低等因素影响,天然气需求增速明显放缓,2014年增速降至8.6%2015年增速进一步降低至4%。但就在市场极度悲观的时候,2016年上半年天然气需求增速同比增长又接近10%。增速的大起大落显著增加了预测未来趋势的难度,也使得国家难以有的放矢地出台激励政策。

我国天然气的消费领域主要包括工业燃料、天然气化工、天然气发电供热、交通运输用气以及居民生活和第三产业用气5个领域,不同领域的天然气需求受到的影响因素不同,本文对此进行了详细分析。

一、工业燃料用气与经济周期密切相关

我国目前天然气最主要的用途是工业燃料,根据《中国能源统计年鉴2015》,我国2014年工业燃料用天然气628亿立方米,占天然气消费总量的33.6%。从历史上看,2004年之前我国工业燃料用气增长并不快,1995-2003年年均增幅仅为4.2%,只是从2004年起至2013年才经历了一波为期10年的快速增长期,年均增速达到16.3%。时间上看,该阶段与我国2002-2012年的经济黄金期基本重合。进一步研究表明,我国工业用气主要以冶金行业和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中的陶瓷和玻璃行业为主,其占到工业燃料用气的65%以上。而在2002-2012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中,冶金及建材业遍地开花、迅速发展。因此从这段历史看,我国工业燃料用气与经济形势直接相关。进一步看,2013年以来随着经济逐步减速,冶金及建材行业持续低迷,工业燃料用气总体增速也逐步放缓。不过由于国内居民消费保持稳定快速增长,轻工业用气仍然保持快速增长状态,避免了工业燃料用气增速出现断崖式下跌。因此总体上看,我国工业燃料用气增长很大程度上与经济走势和结构转型密切相关。

除了经济走势影响之外,2012年以来大气雾霾治理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天然气在工业燃料领域的应用。但是由于工业用气价格要远高于煤炭、石油焦和燃料油等替代能源,在当前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冶金及建材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背景下,企业“煤改气”、“煤改油”积极性不高,部分地区或企业甚至出现逆替代。

分地区看,2015年工业燃料用气排在前几位的分别为江苏、新疆、四川、广东和山东。新疆和四川作为天然气的主要产出省份,其工业用气价格和用气保障方面具有巨大的优势。江苏、广东和山东三省虽用气价格没有优势,但由于经济相对发达,且属于大气雾霾治理重点区域,因此工业燃气需求涨势相对较好。

总体来看,经济形势是工业燃料用气的主要影响因素,经济总量增长和工业内部结构转型升级进程直接影响工业用气的增速;其次是政策因素,包括环保政策和补贴政策,在经济形势逐步稳定的情况下,环保政策的推行将加快各地“煤改气”的推行,而补贴政策会决定推广的难易程度。天然气价格仅作为排序第三的影响因素,因为即使天然气价格再降低,价格仍然不具备优势。此外,气源保障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二、政策限制是化工用气发展缓慢的主要因素

化工用气曾是我国仅次于工业燃料的第二大天然气需求领域,但由于天然气成本相对较高,天然气制合成氨、乙烯等化工原料难以和煤化工以及油化工竞争,年均增速始终保持在10%以内,2012年随着国家出台《天然气利用政策》,大多数天然气化工领域被列为“限制类”及“禁止类”,导致化工用天然气的增幅逐步放缓,2014年仅增长4.9%。因此政策限制和经济性不足已经是当前化工用气的最主要的影响因素。

三、经济发展和环保政策是我国发电供热用气发展的主要因素

2000-2011年,我国天然气发电进入快速发展期,年均增速高达35.5%,是燃气增长最快的领域。但2012年以来,尽管天然气发电在空气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方面比常规煤电有较大优势,且在全国的大气治理行动计划中受到异常重视,但发电用天然气骤然下降到年均增速不足6%2014年用气量仅为272.6亿立方米,占比不足15%。对这段发展历程的分析表明,我国发电用气归根结底取决于电力需求的增长势头。2000年以来由于经济快速增长,电力需求一度出现短缺,各种发电电源投资都进入快速增长期,尽管天然气发电成本远高于煤电,但也呈现了爆发式增长。然而2013年以来,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用电增速持续放缓,电力供需总体宽松,天然气发电成本高的劣势凸现出来,年发电小时迅速下降,发电用气增速显著放缓。

从地区来看,目前天然气发电装机主要分布在北京、广东、江苏、浙江、上海五省市,新建天然气电站也主要集中在沿海省份。这些省市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龙头,是全国的电力负荷中心,也从侧面反映出天然气发电的增长还主要决定于经济发展走势。

此外,在经济平稳发展的前提下,由于天然气的成本劣势,政策支持对于天然气发电的发展至关重要,尤其是大气治理政策、天然气发电补贴政策、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等。

四、经济性比较优势有利于我国交通运输用气持续稳定增长

我国交通运输用气主要是CNG汽车和LNG汽车用气两部分,其中CNG主要替代汽油、LNG主要替代柴油,2014年合计用气21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2%,占天然气总消费量的11.5%。与近年天然气总体增速放缓不同,交通用天然气自2005年至2014年连续20年保持较稳定的高速增长,平均增速高达21%

交通用气持续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天然气相对汽油及柴油长期存在明显的价格优势。2014年油价大幅走低之前,大部分天然气车发达省份的天然气与油品的比价都在60%左右。而研究表明,当CNG与汽油和LNG与柴油的比价低于75%时,天然气车就具有相当经济性。2014年随着国际油价持续走低以及国内天然气价格逐步提高,天然气与油品的比价关系持续升高,一度超过0.85,导致2015年交通用气增速有所放缓。随着201511月国家发改委调低天然气价格,比价关系重新回到60%左右,预计2016年交通用气将恢复较快增长的态势。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国家在大力扶持电动汽车发展的同时,对天然气交通工具的发展有所忽视,尤其对加气站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明显缺乏合理规划,对天然气汽车和船舶的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考虑到天然气与油品的比价优势将长期存在,未来影响交通用气的走势还主要取决于基础设施建设。此外,尽管交通用气并不需要强烈的政策扶持,但也应在政策上明确其清洁能源地位、予以鼓励,避免鼓励纯电动出租车取代天然气汽车等不合理政策的出台。

五、推进用气基础设施建设是挖掘居民及第三产业用气增长潜力的主要方向

我国城镇居民和第三产业能源消费结构主要以电力和燃气为主,居民和第三产业用气主要用于低温供热、取暖及炊事等。2014年,居民及第三产业用气430亿立方米,占比23%。其中居民用气343亿立方米,占主导地位。居民用气量直接受到用气人口和人均用气量的影响。而用气人口主要与城镇人口数和气化率有关。随着我国城镇化的加速和城市管网的完善,城镇化率将逐步提高,越来越多的城镇人口将用上天然气。根据行业统计,自2000年以来,天然气用气人口年均增长18.3%2015年我国共有2.4亿用气人口,用气人口占城市人口比重在31%。此外,随着经济发展,我国人均生活用气量也呈现逐步提高趋势,已从2000年的115立方米/人升至当前的137立方米/人。不过目前居民用气成本仅相当于城镇居民年均收入的1%2%,居民对气价的敏感度较低。因此,居民用气量其未来增长主要决定于城镇人口的增长,以及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城镇气化率的提高。

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主要呈现触底趋稳的L型走势,相应的天然气需求增长潜力有限,主要增长潜力在于交通用气(车用、船用)、居民及第三产业用气,而工业燃料用气、发电供热用气短期内难以实现较快增长。本文预计当前天然气增速逐步放缓的势头仍将持续,2016年天然气消费量预计不足2100亿立方米,2017年天然气消费量在2300亿立方米以内。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