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出口对我国的影响及进口美油的可行性分析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邹蕴涵   时间:2017-06-28

近十年来,随着美国非常规能源开发的突破,美国油气资源出口开始快速增长,特别是石油制品已经实现了年度净出口,美国能源独立又往前迈出了坚实一步。在此影响下,国际能源格局开始发生重大调整。在此背景下,中美油气贸易发展迎来新机遇。同时,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将趋于复杂化,国内能源公司的生产、经营也面临新挑战。对我国来说,美国的低硫轻质原油能够弥补中东、北非重质原油在炼制过程中的市场空缺,并且在传统的沙特、俄罗斯能源贸易外,仍有较大市场空间留给美国原油进口贸易。把握这一市场新机遇,需要提前做好政策安排。

一、美国能源概览及能源独立程度分析

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探明储量、产量、消费量以及贸易量在世界能源版图中都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近几年来,随着页岩油气革命的成功,美国油气资源出口开始快速增长,朝着能源独立又迈进了坚实一步。

(一)美国能源概览

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探明储量、产量、消费量以及贸易量在世界能源版图中都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截止2015年底,美国石油探明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3.2%,而包括中国、印尼、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在内的亚洲太平洋区域储量仅占世界总储量的2.5%2015年,美国石油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13%、日均产量同比增速达8.5%;美国石油消费量占世界消费总量的19.7%、位居世界第一,远高于第二名中国12.9%的水平。

截止2015年底,美国探明天然气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5.6%,仅次于伊朗(18.2%)、俄罗斯(17.3%)、卡塔尔(13.1%)、土耳其(9.4%)。天然气年产量达767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5.4%,占世界总产量的22%,位居世界第一,既高于占世界总产量16.1%的俄罗斯,也高于占世界总产量17.4%的整个中东地区。2015年,美国天然气消费总量同比增长3%、占世界总消费量的22.8%,远高于俄罗斯11.2%和中国5.7%的水平。

截至2015年底,美国通过管道和LNG方式进口天然气分别占全球总量的10.6%0.8%,通过管道和LNG出口的天然气分别占全球总量的7.1%0.2%。从全球天然气贸易看,管道气进口最多的是德国(全球占比14.8%),LNG进口最多的是日本(全球占比34.9%);管道气出口最多的是俄罗斯(全球占比27.4%)、其次是挪威(全球占比15.6%),LNG出口最多的是卡塔尔(全球占比31.5%)。目前,我国通过管道和LNG方式进口天然气分别占世界当期比重的4.8%7.7%

(二)美国石油制品已经实现净出口

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能源生产、消费和进出口的规模结构都发生了显著变化。特别是近些年来在能源独立战略指引下,国内非常规油气和可再生能源得到迅速发展,美国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降低,不过目前美国能源仍处于净出口状态,距离实现能源独立还有一定差距。截至2016年底,美国一次能源净进口2.9亿吨标准油,已经比2011年下降了1.7亿吨标准油。其中,石油净进口2.712亿吨,比2011年下降1.655亿吨;天然气净进口293亿立方米,比2011年下降266亿立方米。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石油净进口中,原油仍需净进口4.131亿吨,但是美国的石油制品(比如成品油)已经实现净出口1.42亿吨,净出口量比2011年增加了1.347亿吨。

二、美国能源出口变化对世界能源格局的影响

作为世界能源储量和供给大国,美国增加油气出口将对世界能源格局产生显著影响。世界油气生产中心可能加快西移脚步,逐渐形成供应多极化,并呈现明显的结构性流向。同时,全球天然气市场整合速度将在美国LNG贸易快速发展的推动下进一步加快。能源格局的调整将直接影响国际地缘政治局势,而且全球不同能源领域内的投资趋势将产生分化。

(一)加快世界油气生产西移步伐

美国作为能源超级大国,能源对外依存度逐步降低的趋势非常明显。随着美国原油出口禁令解除以及页岩油开发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全球原油市场格局加速调整,并且全球原油流向将出现明显的品质分层:轻质原油大量流向亚太和欧洲地区炼厂,而重质原油则集中流向北美地区。BP能源展望预计美国将在2030年成为石油净出口国。

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发布的《2017年度能源展望》预计,美国天然气产量将在2020年达到8127亿立方米,2030年达到9316亿立方米,2040年达到9996亿立方米。其中,美国页岩气产量将从2012年的2832亿立方米增长到2040年的5663亿立方米。由此可见,美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的快速发展不仅将降低美国国内的能源价格,而且将会逐步挤占世界其他产油国的市场份额,给中东地区、俄罗斯等石油输出国带来竞争压力。

(二)推进形成全球统一天然气市场

在页岩气革命的推动下,美国天然气产量大幅提升,正在从天然气净进口国向天然气净出口国转变。EIA 预计,未来美国LNG 净出口量将保持快速增长,2020年达到近700 亿立方米,是2016 年的19 倍;2030 年达到1400 亿立方米。随着LNG 出口的快速增长,LNG 将取代管道天然气,成为美国输出天然气的主要形式。液化天然气贸易的灵活性正在打破原来以管道天然气为主的依靠长期合同垄断的贸易方式,将全球天然气市场联系在一起,有助于缩小欧洲、北美和亚洲三大天然气市场的价格差异。

(三)国际能源地缘政治更趋复杂

美国能源出口对国际社会最重要的意义不仅是影响全球油气供给格局,而且将对国际地缘政治形势产生重要影响。美国本土生产大量轻质原油,所以美国原油进口需求将偏向重质化,对非洲、中东等地的轻质原油需求进一步减弱,甚至不排除零进口的可能性。同时,减少对中东能源依赖、进一步实现美国能源独立的政策取向趋于将美国政府带离世界能源政治版图的核心——中东地区,减少维护这一地区稳定的资源投入,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到美国自身发展上,预计中东、北非复杂局势将常态化。而随着能源出口不断增加以及美国油气资源的低成本化特征,美国将拥有更多制衡国际地缘政治的力量,对俄罗斯、中国等传统竞争方形成新的制衡力量。

(四)全球油气基础设施投资走势分化

欧佩克为了保有市场影响力、增强与美国页岩油的竞争力,将可能在未来十年进入产能的新一轮投资期,石油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迎来新空间。而随着北美能源贸易圈重要性不断提升、贸易规模不断扩大,美国与近邻国家的石油管道等基础设施将迎来新投资期。不过对于天然气市场来说,美国天然气出口的快速增加推动贸易方式转变,LNG运输方式将部分替代管道运输方式,这对天然气领域投资将产生一定影响。

三、美国能源出口对我国的影响分析

在世界能源格局加快调整的背景下,美国能源增加出口将对中美油气贸易发展提供新机遇,有利于缩小长期存在的中美贸易逆差。同时,美国能源减少对外依赖将直接影响其对中东、北非局势的介入程度,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将趋于复杂化。对于国内能源公司来说,生产、经营将面临新挑战。

(一)有利于推动美中油气贸易发展,缩小贸易逆差

当前,中美贸易规模巨大但不平衡性突出。我国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国和美国对外投资的主要目的地;同时,美国也跃升为我国最大的对外投资目的地,双方经贸投资合作日益紧密。我国对美贸易一直存在较大顺差,2015年顺差额高达3657亿美元、创历史纪录,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贸易摩擦。对我国来说,对美商品出口占总出口额的18%以及GDP4%左右。出口种类不仅集中在玩具、家具、纺织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电子机械等资本密集型产业出口也在大幅增加,出口量呈赶超劳动密集型产业趋势。所以如果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不仅给我国外部需求造成一定冲击,人民币汇率也将承受明显压力。对我国来说,目前大约50%的进口原油来自中东,大约30%的进口原油来自非洲。美国解除石油出口禁令和页岩气生产快速发展,将推动美国油气能源的出口,为美中油气贸易发展提供机会,有利于丰富我国石油进口来源,有利于缩小中美贸易顺差、缓解美中贸易摩擦。

(二)我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形势更趋复杂

目前,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5%,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超过30%,并且还存在继续走高的趋势。同时,我国原油进口60%以上来自于局势动荡的中东和北非,特别是来自中东地区的原油进口已经超过进口总量的40%。而且,原油运输需经过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等运输要塞,特别是进口原油运输的80%需经马六甲海峡,形成了制约我国能源安全的“马六甲困局”。美国能源减少对欧佩克能源依赖、进一步实现能源独立将不仅对中东地区稳定蒙上新的阴影,而且对欧佩克未来发展的影响造成更多不确定性,从而使得我国油气进口的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化。不过,从另一角度来看,美国弱化中东战略地位的做法可能给中国带来进一步发挥国际影响力、提高能源市场话语权、增强地缘政治维护能力的新机遇。

(三)给国内能源公司发展提出了新挑战

第一,世界能源格局调整将影响国内能源公司的业务发展。未来国际油气供应中心将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欧佩克、俄罗斯等传统供应方将不得不让出部分市场份额。这种油气供应格局调整将给国内能源公司的对外合作提出新挑战。

第二,油气定价权转移使国内能源公司面临价格波动风险。国际油气市场的定价权将随着供应格局的调整而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影响国际油价、气价的因素将从传统的欧佩克等组织逐步转变为多元供给方共同角力,世界政治经济对油气市场价格的影响将从主要看中东局势逐渐转向地域多元化。这对国内能源公司来说,油气价格走势判断将面临更大困难,从而对生产、经营安排提出了更大挑战。

第三,地缘政治波动可能增加国内能源公司海外经营风险。随着美国能源减少对外依赖、日趋独立,我国未来面临的能源地缘形势更趋复杂,与此同时,国内能源公司将面临更多的海外经营风险。

四、进口美国石油的可行性分析

对我国来说,美国的低硫轻质原油能够更有效地产出汽油、航空用油等具有高附加值的石油产品,能够弥补中东、北非重质原油在炼制过程中的市场空缺。并且在传统的沙特、俄罗斯能源贸易外,仍有较大市场空间留给美国原油进口贸易。

(一)美国石油品种符合国内需求

当前,我国自产的原油绝大多数是低硫重质原油。从沙特进口较多的油种以沙中原油和沙重原油为主,其特点是高硫中质原油,有利于产出优质乙烯原料-石脑油,适用于硫加工适应性强、需要提供乙烯料、或者需要提供渣油加氢原料的炼厂,这些炼厂多集中于中石化和中石油。从俄罗斯进口较多的油种是ESPO原油,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减压渣油性质好,产量大。从安哥拉进口较多的油种是卡宾达原油、罕戈原油和帕兹夫罗原油等。以罕戈原油为例,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适用于需要催化掺渣料或者需要补充部分芳烃原料的炼厂。

与这些进口油种偏重质油相比,美国以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为代表的油种多为低硫轻质原油。从实践来看,越重(密度越大)的原油在提炼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强度更高,提炼过程和所需设备工艺更加复杂,炼油生产出来的精炼产品密度越大,所含多碳偏固态产品比例就越高,比如说沥青。而越轻(密度越小)的原油提炼产生的精炼产品密度更轻,产品往往是高价值的汽油和柴油。甚至有一些超轻油不需要过多的提炼过程,经过简单的蒸馏就可以生产出精炼产品。所以,美国出口的石油品种在我国国内具有较大需求空间。

(二)进口美国石油仍有市场空间

在实际原油采购过程中,通常有长期协议和现货采购两种方式。目前,跟俄罗斯达成的原油采购长期协议明确从201111日起至20301231日止,中方每年进口1500万吨俄产原油,到2018年达到3000万吨/年。目前,与中东地区的原油采购需在上年谈定当年全年的油种和数量,其中沙特通过长期供应合同把我国国有石油公司当作骨干客户,2016年出口中国原油5055.2万吨。从进口的市场空间看,2016年,我国国内原油产量1.99亿吨,进口原油3.81亿吨,全年原油产量与进口量之比约为1:2。所以说,在传统原油贸易伙伴国之外,仍有较大市场空间留给美国原油进口贸易。值得注意的是,在放开原油进口权以后,地方炼厂在寻求更灵活的原油供应国以适应自身更为灵活的经营策略,进口美国原油成为可选之一。

五、政策建议

面对美国能源出口增加、全球能源格局调整的发展新趋势,我国应从加强原油储备、弱化能源安全风险、做好进口美国原油安排等方面做好应对安排。

(一)进一步做好原油储备工作

继续加大投入力度,加快推进原油国家战略储备设施建设,同时增加企业商业储备设施建设力度,增强原油商业储存能力,降低国际能源市场波动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二)加强“一带一路”能源合作

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领域合作,丰富我国能源进口来源,应对复杂能源地缘形势;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核电、风电、水电、太阳能发电的发展需求,增强双方能源合作深度,进一步降低我国能源安全风险。

(三)推动国内能源公司加强与美国能源企业合作

在推进国内能源公司与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美洲和亚太五大油气合作区开发建设的同时,应重点加强中美两国能源公司开展广泛的油气开发和贸易合作。同时,积极从美国进口油气产品,既丰富国内能源公司的油气进口渠道,降低主要依靠中东地区进口的风险,同时也为平衡美中贸易逆差、缓解贸易摩擦做出贡献。

(四)做好进口美国原油相关安排

针对美国原油运输到华路程远的特点,积极推动国内能源公司租赁运输沿线地区性价比高的石油储存设施,提前做好中途储油中枢建设。同时,根据经济性测算,在运输线路中途选择合适地点进行油品就近混合,进一步节省运输成本。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