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我国能源发展形势及问题研究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尹伟华   时间:2017-05-24

能源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攸关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能源发展新常态特征也十分明显,如:能源需求增速放缓、能源结构优化调整、能源利用效率提升等。那么,如何正确认识我国能源发展的新常态特征以及存在的问题,对于我们更加合理地制定能源发展规划与产业政策,以及保障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新常态下我国能源发展形势

(一)能源消费得到有效控制,增速普遍放缓

2012-2015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由40.2亿吨标煤增加到43.0亿吨标煤,相应的年增速由3.9%下降到0.9%,增速回落了3.0个百分点。其中,煤炭消费量由41.2亿吨下降到39.6亿吨,相应的年增速由5.9%下降到-3.7%,增速回落了9.6个百分点;全社会用电量由49657亿千瓦时增加到55500亿千瓦时,相应的年增速由5.6%下降到0.5%,增速回落了5.1个百分点;石油消费量由4.8亿吨增加到5.5亿吨,年均增速为4.8%;天然气消费量由1497.0亿立方米增加到1930.0亿立方米,年均增速为6.6%。从能源消费构成来看,2015年煤炭消费占比64.0%,比2012年下降4.5个百分点;一次电力及其他能源消费占12%,比2012年提高2.3个百分点;石油消费占18.1%,比2012年提高1.1个百分点;天然气消费占5.9%,比2012年提高1.1个百分点。

(二)能源生产保持平稳增长,供应格局总体宽松

2012-2015年,我国能源生产保持了稳定增长态势,能源供应格局总体宽松。能源生产总量由35.1亿吨标煤增加到36.2亿吨标煤,年均增速达到1.6%。其中,原煤产量由2012年的39.5亿吨增加到2013年的39.7亿吨,而后下降到2015年的37.5亿吨;原油产量由20747.8万吨增加到21456.0万吨,年均增速达到1.4%;天然气产量由1106.1亿立方米增加到1346.0亿立方米,年均增速达到6.3%;全口径发电量由49875.5亿千瓦时增加到58106亿千瓦时,年均增速也高达5.4%。从一次能源生产构成来看,原煤产量占72.1%,比2012年下降4.1个百分点;原油产量占8.5%,与2012年持平;天然气产量占4.9%,比2012年提高0.8个百分点;一次电力及其他能源占14.5%,比2012年提高3.3个百分点。

(三)清洁能源发展加速,能源结构进一步优化

2012-2015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量由1.1万亿千瓦时增加到1.6万亿千瓦时,年均增速高达15.9%,其占总发电量比重也由21.9%增加到27.0%,提升了5.1个百分点。其中,水电、核电分别由8721.1亿千瓦时、973.9亿千瓦时增加到11264.2亿千瓦时、1707.9亿千瓦时,年均增速分别达到12.7%18.6%。同时,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也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其值由23.3亿千瓦增加到5.2亿千瓦,其占总发电装机容量比重也由28.5%提升到34.3%,提升了5.8个百分点。其中,水电、核电分别从2.5亿千瓦、1257万千瓦增加到3.2亿千瓦、2608万千瓦,增长了1.3倍和2.1倍。天然气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也由4.8%增加到5.9%,提高了1.1个百分点。特别地,2015年水电、风电、核电、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已高达17.9%,比2012年提高3.4个百分点。

(四)能源利用效率不断提高,节能降耗显著

2012-2015年,我国单位GDP能耗表现出逐年下降态势,其值由0.83吨标煤/万元下降到0.72吨标煤/万元,分别比上年降低了3.4%5.6%。特别是2015年,除了单位GDP能耗外,单位GDP电耗比上年降低6.0%,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比上年降低8.4%,工业企业吨粗铜综合能耗比上年下降0.79%,吨钢综合能耗比上年下降0.56%,单位烧碱综合能耗比上年下降1.41%,吨水泥综合能耗比上年下降0.49%,每千瓦时火力发电标准煤耗比上年下降0.95%。同时,能源加工转换效率也在明显提升。相对于2012年,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能源加工转换总效率提高2.0个百分点。其中,火力发电提高1.0个百分点,热电联产提高1.5个百分点,原煤洗选提高1.8个百分点,炼焦提高0.5个百分点,天然气液化提高2.6个百分点,煤制品加工提高2.1个百分点。

(五)能源进口结构不断优化,国际合作全面拓展

2015年我国能源进口6.7亿吨标准煤,比2012年增长9.3%,年均增长3%。其中,煤炭进口总量在2013年达到3.2亿吨之后明显下降,至2015年已经下降到2亿吨,下降37.8%;油、气保持了较快增长,2015年原油进口3.3亿吨,比2012年增长22.9%;天然气进口584亿立方米,比2012年增长48.8%。我国油气进口能力稳步提高,火电、水电、核电、新能源、电网、煤炭等领域国际合作全面拓展,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引领下,我国能源领域的国际合作不断取得新的突破,与国际能源组织的对话与合作不断加强。

二、新常态下我国能源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能源需求增长乏力,传统能源产能过剩风险较大

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增速明显回落,GDP增速由2012年的7.7%下降到2015年的6.9%,这是1991年以来24年中经济增速的最低点。目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很难通过短期刺激来实现经济快速反弹,“经济发展新常态”预计会持续一段较长时期。在经济进入新常态大背景下,能源需求增速同样将呈现出明显的放缓特征。自2013年以来,能源消费增速进一步放缓,我国煤炭消费量、火电发电量已连续三年负增长,柴油消费量也连续两年负增长。如不注重把握市场趋势和规律,片面追求产能扩张,今后将造成越来越严重的产能过剩局面。

(二)能源投资普遍下滑,行业效益大幅下降

2012-2015年,我国能源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明显下滑,其值由10.6%下降到4.1%,增速回落了6.5个百分点。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固定资产投资由5286亿元下降到4008亿元,相应的年增速由7.7%下降到-14.4%,增速回落了22.1个百分点;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固定资产投资由2854亿元增加到3425亿元,相应的年增速由6.1%下降到-5.7%,增速回落了11.8个百分点。特别地,近年来受国际能源价格下跌的影响,能源行业效益也在大幅下降。2015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为24994.9亿元和440.8亿元,比上年下降了14.8%65.0%;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为7774.6亿元和804.8亿元,比上年下降了32.6%74.5%

(三)“三弃”现象严重,可再生能源消纳问题加剧

我国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面临的并网消纳问题日益严重。在水电方面,2015年全国弃水电量约200亿千瓦时,主要集中在四川和云南两省,四川在各大外送通道满送的情况下,2015年丰水期统调水电仍弃水114.2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7.3亿千瓦时,增幅17.7%。在风电方面,2015年我国弃风电量达到339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15%,同比提高7个百分点。其中,东北和西北地区弃风现象严重,新疆、吉林、甘肃、内蒙古四省弃风电量占到了全国弃风电量的80%,弃风率分别为39%32%31%18%。在光伏发电方面,2015年我国弃光电量约50亿千瓦时,集中在甘肃和新疆,两省弃光电量占到全国弃光电量的83%,弃光率分别为31%32%

(四)发电装机超前增长,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下降

2012-2015年,我国发电装机容量严重超前增长,增速大幅高于发电量增速,致使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不断地下降。我国全年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由24572小时下降到3969小时,且为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下降了603小时。其中,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由4965小时下降到4329小时,下降了636小时;核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由7838小时下降到7350小时,下降了488小时;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由1890小时下降到1728小时,下降了162小时;水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由3555小时上升到3621小时,但2015年却比上年降低了48小时。

三、新常态下我国能源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发挥能源投资对稳增长的关键作用

开工一批建设周期长、投资规模大的重大能源项目,这既是稳增长、提高能源保障能力的重要举措,更是调整能源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的有效抓手。要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重点项目建设。在做好生态保护和移民安置的基础上,有序开工合理的水电项目。加强风能、太阳能发电基地和配套电力送出工程建设。发展远距离大容量输电技术,规划一批采用特高压和常规技术的“西电东送”输电通道,优化资源配置,促进降耗增效。积极推进电动车等清洁能源汽车产业化,加快高效清洁燃煤机组的核准进度,对达不到节能减排标准的现役机组坚决实施升级改造,促进煤炭集中高效利用代替粗放使用,保护大气环境。

(二)多措并举,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

在电力供应过剩且“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严重的地区,严格控制各类电源开工规模,以集中消化现有电力供应能力,避免“三弃”问题恶化加快。统筹可再生能源与电网建设,同步规划可再生能源开发和配套电网工程,确保现有过剩电力得到更大范围消纳、新增电力及时送出。加快推动煤电机组进行灵活性改造提升调峰能力,加快抽水蓄能等调峰电源建设,通过电力市场推行峰谷电价,落实辅助服务补偿机制,提高各类电源调峰积极性。加快电网智能化改造,鼓励储能技术参与辅助服务,提高电力系统对分布式能源的消纳能力。切实推行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落实相关地区、部门和单位在可再生能源消纳中的责任和义务。

(三)以一带一路为契机,全方位开展能源国际合作

深入实施“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和中巴经济走廊能源合作,进一步完善能源装备出口服务机制。依托工程建设推动能源装备出口,积极推进核电“走出去”,扩大火电机组、水电机组等常规大型成套设备出口,拓展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装备出口,鼓励炼化装备、运营、设计企业“抱团出海”。巩固重点国家和资源地区油气产能合作,积极参与国际油气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油气管网互联互通。推进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务实推动中俄西线天然气合作项目。加强与资源国炼化合作,多元保障石油资源进口。加快建设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加强东北亚、上海合作组织能源合作,推动建立区域能源市场,推动核电等中国能源标准国际化。

(四)深化能源体制改革

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在制定负面清单基础上,鼓励和引导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推动能源投资主体多元化。推进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价格改革,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天然气井口价格及销售价格、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由市场形成,输配电价和油气管输价格由政府定价。重点推进电网、油气管网建设运营体制改革,明确电网和油气管网功能定位,逐步建立公平接入、供需导向、可靠灵活的电力和油气输送网络。加快电力体制改革步伐,推动供求双方直接交易,构建竞争性电力交易市场。健全能源法律法规,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健全能源监管体系。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