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期间我国电力工业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朱敏   时间:2016-12-23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速的逐步放缓,能源需求也明显下降,特别是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仅增长3.8%,创下近十年新低,这引发了许多人对我国“十三五”期间电力工业发展状况的担忧。我们认为,从国际经验及我国现实国情看,这种担忧是不必要的。尽管“十三五”期间我国电力工业难以延续以前多年来二位数的快速增长态势,增速将有所放缓,然而,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现实需要、城镇化的持续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以及我国丰富的资源储备均将支撑未来我国电力需求较快增长,但各类电源结构将出现显著分化。

一、近年来我国电力工业增速明显放缓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逐渐步入新常态,GDP增速明显下滑,而电力消费与宏观经济关联性极高,其增速相应呈现换挡态势。在经济新常态下,电力、煤炭、油气等能源产品需求放缓;以往能源产品短缺,上项目、扩规模是过去30年的常态,现阶段电力、煤炭均出现过剩。在经历过去30年大干快上之后,2014年底国内发电装机容量已达13.6亿千瓦,位居世界第一。但出现发电小时数下降、用电增速放缓,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仅增长3.8%,创下近十年新低。

2014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4286小时,同比减少235小时,是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除水电外,火电、太阳能、光伏发电小时数均下降。种种迹象表明,国内电力产能过剩的格局已经出现。尤其是火电装机过剩更为明显,2014年新增装机增长13.3%,远大于电力消费增长。2014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9.2亿千瓦,设备平均利用小时4706小时,同比减少314小时,是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分区域看,吉林、上海、湖南、四川、云南和西藏等6个省份低于4000小时。与上年相比,共有24个省份火电利用小时同比下降,贵州、西藏下降超过1000小时。从电源工程投资看,2005年以来火电投资持续减少,2014年火电投资952亿元,不及2007年的一半。2013年、2014年火电投资占电源投资均在26%左右,较2006年下滑44个百分点,几乎拦腰砍断。

二、从国际经验看,我国电力工业仍有保持较快增长的基础和条件

电力工业是一个与宏观经济走势高度相关的行业,尤其是在工业化快速发展阶段。回顾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根据有关经济、电力历史数据资料分析,受不同的工业化道路、城镇化进程、产业结构、发展水平、用能习惯等因素影响,各个国家电力增速有高低、快慢的差别。但总体来看,在与我国”十三五”期间相类似的发展阶段中,各国电力增速和电力弹性系数总体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上。美国、日本、韩国是发达国家中的“老、中、青”典型,其发展历程具有较强的代表性。从人均用电水平的视角来看,2014年我国人均用电量已突破4000千瓦时,相当于1961年的美国、1973年日本和1996年的韩国。美国1961-1966GDP年均增速为5.8%,用电年均增速约为7.5%,单位GDP电耗为0.23-0.25千瓦时/美元并保持微增,电力弹性系数为1.3。日本1973-1978GDP年均增速为3.1%,用电年均增速约为3.6%,单位电耗为0.18-0.19千瓦时/美元并保持微增,电力弹性系数为1.2。韩国1996-2000年的GDP年均增速为3.8%,用电年均增速约为8.9%,单位电耗逐年增加,由0.33提高到0.43千瓦时/美元,电力弹性系数为2.3

按照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要求,202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要实现在2010年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3万亿美元,人均GDP要由2014年的6400美元提高到10000美元左右,2014-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将保持在7%左右。根据国家城镇化发展规划,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由2014年的54.8%提高到2020年的60%左右,平均一年增加约一个百分点。我国政府已经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一系列战略举措支持经济转型升级,随着这些战略的加快实施以及城镇化的继续推进,借鉴发达国家的经验数据,综合测算表明,“十三五”期间电力增速将较过去两位数的增长有所下降,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速增长,我们将以低于1的弹性系数、适中的电力增长速度支撑我国经济较快增长。从目前至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全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速5.5%-6.5%,电力弹性系数介于0.8-1区间内,2020年达到7.6-8万亿千瓦时,人均用电量达到5500-5700千瓦时。2020年之后,我们将站在全面小康的新起点上向实现“中等发达”的长期目标稳步迈进。

三、“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带来巨大的电力投资需求

除了内需之外,外需也是支撑“十三五”期间我国电力工业较快增长的重要因素。“一带一路”战略从构想步入实施阶段后,我国将加快形成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为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纾解过剩产能、充分利用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提供难得的机遇。“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是“一带一路”的合作重点之一。广大的新兴经济体将是未来经济发展主要的“增长极”,我们与新兴经济体的互动和共同发展将创造出巨大的空间。目前,全球有32个新兴经济体的人均装机低于中国,若使其人均装机达到中国水平,将有约16.5亿千瓦的装机建设空间,按照平均单位造价约8000/千瓦测算,投资需求约13万亿元,需求最大的印度装机建设空间达7.5亿千瓦,投资需求约6万亿元。

我国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带来的巨大战略机遇,通过“一带一路”向全球输出能源装备、技术和资本等。让能源互联互通成为“一带一路”建设发展的主引擎,这也有利于推动以能源技术、产品、装备为重点的“中国制造”开拓国际市场。电力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装备、技术和人才投入,我们可以充分发挥在电力装备制造、工程建设等方面的领先优势,同时借助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金融平台有效解决电力项目投融资难题,为促进新兴经济体电力基础设施的持续、快速发展,打造合作共赢的“中国+N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应利用我国西部资源优势和领先世界的技术优势,把西部建成新能源战略的重要基地,把可再生能源建设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导产业,制定新能源发展规划,靠创新驱动做好新能源装备技术创新与产业链打造。

四、从资源储备和发展潜力看,电力工业也具有较大发展空间

从资源储备和发展潜力来看,我国各类电源都具有较大发展空间,特别是可再生能源开发潜力相对较大。我国水电资源技术可开发容量约5.7亿千瓦、发电量2.6万亿千瓦时,陆上80米高度、风功率密度超过150/平方米的风能资源潜力约20万亿千瓦时,太阳能资源潜力超过85万亿千瓦时,仅这三者的资源潜力就超过300亿吨标准煤。我国煤炭资源丰富,保有储量1.38万亿吨,按未来煤炭产量及可供用于发电用煤量来估算,可支撑装机15亿千瓦以上。通过积极进口补充,远景天然气用于发电的资源量可支撑气电装机2亿千瓦以上。据有关机构测算风电、太阳能理论可支撑装机均可达到10亿千瓦以上。通过国内开发、海外开发、国际贸易等多渠道并举,未来核电开发有较为充足的资源保障。

在技术方面,目前水电开发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自主三代核电技术也基本成熟,平均发电成本低于煤电、气电。风电技术发展迅猛,2020年具备平价上网的条件。太阳能光伏发电和光热发电技术近年来在材料、电池、联合优化运行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按照当前的研发进展,2020年光伏发电成本将降至0.6/千瓦时水平,具备平价销售的条件。未来电源发展要综合考虑开发潜力、开发成本、市场消纳、技术进步、环境社会影响等因素。按照“优先利用非化石能源发电、按需发展化石能源发电”的总体原则,要积极发展水电,安全发展核电,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优化发展气电,清洁高效发展煤电。初步测算,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和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约为4:6,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较2014年提高约6个百分点。其中,水电(含抽水蓄能)装机达到3.9亿千瓦左右,新增9000万千瓦左右;核电装机达到约5800万千瓦,新增约3800万千瓦;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3亿千瓦左右,新增1.8亿千瓦左右;煤电、气电装机达到12.2亿千瓦左右,新增3.3亿千瓦左右;其他发电装机约3000万千瓦左右。展望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将进一步上升,非化石能源和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约为4.5:5.5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