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煤炭行业脱困的对策建议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李继峰   时间:2016-01-22

2015年以来,煤炭价格继续呈现下跌态势,4月初动力煤价格(秦皇岛现货5500大卡)已经跌至417/吨。煤炭价格连续三年持续下降,较2012年的高点累计降幅超过了50%,煤炭企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整个行业亏损面超过90%。尽管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控制产量、压缩产能、减轻煤炭企业负担的措施,煤炭协会也号召企业减产但是从目前来看,效果并不显著。本文认为当前煤炭行业深陷困境的根本原因除了产能严重过剩之外,作为矿业行业的自身特点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因此脱困办法不能简单的依靠行政手段控制产量,也不能是简单的减税来降低企业负担。我们认为煤炭行业脱困不能急于求成,需要实施三步走“脱困战略”:第一步,参考国际矿业的商业模式,强力整合现有散乱的供应格局,采取混合所有制,以国有资本为主,吸收民营资本组建2-3家大型煤炭开采集团,形成根据需求合理释放产能的良性供应格局;第二步,建立完善的煤炭开采、采后处理以及环境治理方面的行业标准体系,确保煤炭资源的合理开发与环境治理;第三步,建立完善的税收体系,理顺企业、国家和地方三者的利益分配。

一、当前煤炭企业难以脱困,不能忽视其行业运行特征的影响

煤炭开采业与下游制造业存在较为明显的经济性差异,在行业运行上,存在以下两方面主要特征:一是产品同质化。在市场机制中,只有差异化的产品才有较强的竞争力,但是作为自然资源开采业,煤炭品质主要取决于所占有的资源品位,与生产技术等关系不大。基于这样的行业特点,企业增强产品竞争力的做法只能是降低生产成本。这也是为什么小煤窑、没有社会负担的私营企业比国有企业、地方企业更具有竞争优势的根本原因。二是生产投入以前期资本投入为主。作为经济系统上游产业,从生产投入结构看,初始资本投入是煤炭行业的主要成本构成,约占总成本的四分之一。因此只要形成产能,企业的开采活动受到其他投入的供应约束相对较小,可灵活调整产量,甚至是超产能生产。调研显示,国内井下采煤可根据需要超过核定产能25%,露天矿可超50%

煤炭的行业特征,与完全竞争的供应格局和产能过剩的实际状况三方面因素叠加,直接导致了煤炭行业陷入泥潭、难以自拔。由于目前国内煤炭行业中既有国有超大型煤炭集团,也存在大量的中小型企业,市场供应充分竞争。除了神华、中煤等大型央企在市场价格上有一定影响力外,绝大多数企业都是价格接受者。基于煤炭产品的同质性和容易超产能生产的特点,这些企业增加盈利的唯一方式就是尽可能地压低成本、增加产量,扩大市场份额;同时,产能过剩也必然进一步加剧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令市场价格持续走低。但是即使如此,只要企业有还贷压力、只要边际生产成本(可变成本)控制的比市场价格低,企业就一定会继续增产。即使神华等央企率先减产,所腾出的市场份额也会被其他企业侵占,而无助于整个行业的脱困。

二、参考国际国内经验,当前煤炭行业脱困的出路在于改变当前完全竞争的供应格局

由于煤炭行业的产品和运行特性,构建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并不利于整个市场的有序发展,反而会导致企业面临的市场压力过大,而千方百计地压低成本,忽视在环保、生产安全、采后治理等方面的投入;同时企业超产能生产也会使得单位产出所动用的储量过大,造成隐形的资源浪费。这些都显著不利于煤炭行业未来的长期健康发展。同时,由于前期煤炭行业投资累计释放的产能已经足够支撑未来的需求峰值,因此煤炭领域的投资应该从扩大产能向优化供应格局,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转变。

参考国际上石油、天然气、铁矿石甚至是煤炭等的供应格局,我们认为作为自然资源开采行业,我国煤炭行业应该抓住当前低价时机,形成国有企业的垄断供应格局。

国际上有类似的成功案例,其一就是1986年国际油价暴跌50%,使非OPEC国家的石油生产受到重创,1986年美国主要产油区俄克拉荷马州和德州的原油产出分别下降了8.3%7.1%。此后,美国及欧洲石油公司转变了原来与OPEC竞争的策略,开始与OPEC国家石油公司进行合作,构建利益共同体,逐步形成了垄断供应局面。此后近30年时间里,随着全球经济持续稳定增长,这一垄断格局表现相当稳定,即使伊拉克战争、911事件、亚洲金融危机、美国次贷危机等影响供应和需求的重大突发事件也没能从根本上动摇这一格局。在垄断竞争的市场规则下,限产保价策略得到长期有效的实施,油价因此始终保持在较高水平。

一方面参考国际石油供应格局,基于垄断供应的定价原则,可以完全改变当前国内煤炭企业的盈利模式,有助于煤炭产量控制在合理水平,同时帮助价格逐步回升;另一方面国家可加强对煤炭行业的管理,确保企业在环境保护、资源节约、生产安全方面的持续有效投入,全面提升煤炭行业的生产管理水平。

三、煤炭行业脱困的具体建议

当前来看,整合煤炭行业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但同时也面临着一定挑战。推行煤炭行业企业重组整合,在下定决心的同时,更要制定充分的配套措施,确保顺利过渡。具体而言,煤炭行业脱困不能急于求成,需要实施三步走“脱困战略”:

第一步,参考国际矿业的商业模式,强力整合现有散乱的供应格局。我们建议采取混合所有制,以国有资本为主,吸收民营资本,按照现代企业治理模式,组建2-3家大型煤炭开采集团,全面负责全国煤炭的开采洗选工作,按照市场规则进行定价,形成根据需求合理释放产能的良性供应格局;

第二步,依托大型煤炭集团,逐步建立完善的煤炭开采、采后处理以及环境治理方面的行业标准体系,确保煤炭资源的合理开发与环境治理工作;

第三步,建立完善的税收体系,理顺企业、国家和地方三者的利益分配。

综合而言,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高达66%,即使再过10年也不会低于50%。虽然“富煤”的资源禀赋使我们并不担心未来的供应能力,但维护煤炭行业健康稳定发展,避免供应和市场价格大起大落,保持整个产业链的平衡对于保障经济平稳运行具有重要意义,也是维护国家中长期能源安全的基础。因此,我们应抓住当前煤炭需求低迷、煤价价格持续低位的时机,加快推进煤炭资源的强力整合,在生产环节实现“国进民退”,在资本环节实现“国民共赢”,促进煤炭行业未来的合理有序发展。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