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设为首页
  • 工作邮箱
微信公众号
分享
[字体: ]
分享到:
分享
发挥西部地区在扩大内需中的作用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邹士年   时间:2014-08-06

中国经济发展转型加快,扩大内需在拉动经济建设中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而广大西部地区正处在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的初中期阶段,城镇化率低于全国近10个百分点,社会投资和消费市场潜力巨大。而且西部地区也是我国区域协调发展的“短板”,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和难点。因此,西部地区必将可以作为我国扩大内需战略方针的主战场,在扩大内需、拉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一、当前环境下扩大内需战略的意义

1.扩大内需是党对我国经济发展形势的正确判断。“十二五”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是深化改革开放、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攻坚时期。而扩大内需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早在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就用“五个坚持”对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出明确部署,其中扩大内需被放在第一位。国家“十二五”规划更是令人瞩目地将“坚持扩大内需战略,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作为一个独立章节进行了具体论述,并提出了相对具体的政策措施和目标,力图使我国国内市场总体规模位居世界前列,这显示出我国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迈出实质步伐。党的十八大明确将“扩大内需”确立为“战略基点”。报告提出,要加快建立扩大消费需求长效机制,释放居民消费潜力,保持投资合理增长,扩大国内市场规模。

2.扩大内需是平衡长期以来国内外需求失衡的需要。在中国30多年的经济高增长中,过多地依赖于出口和投资,经济对外依存度达到了60%。而经历金融危机后的国际市场的空间在逐步地压缩,国内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攀升,出口导向战略已经越来越不适应我国经济发展的需要,要想继续保持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只能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坚持扩大内需,把扩大内需作为国家战略。

3.扩大内需是平衡长期以来投资与消费失衡的需要。相对于投资和出口的增长,长期以来我国的国内消费一直是一块短板,内需不足成为制约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障碍。我国的消费率近些年不但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也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和世界其它一些新兴经济体。消费率从2000年的62.3%逐年下滑到2011年的49.1%,而发达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大国、新兴国家的消费率一般在70%以上。因此,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已经成为我国投资边际收益递减下的必然选择。

4.扩大内需是保持我国经济平衡发展的需要。长期以来我国外需和内需、投资和消费的失衡给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过分依赖投资驱动导致我国很多行业产能相对过剩,重复建设严重,投资的边际报酬下降,经济波动较大。而过分依赖出口的发展方式使得我国在国际分工中处于低端,加剧国内资源和环境的约束,增加国际贸易冲突,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后对外部经济的依赖危险程度加剧,而且,随着国内劳动力等成本的上升,也使得我国出口竞争优势逐渐下降。只有立足于扩大内需,才能促进我国经济的平衡增长。而扩大内需的关键是扩大消费需求,只有最终的消费需求才是优化投资结构和带动产业升级的最终动力。

5.扩大内需是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扩大内需的关键是消费需求,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消费是内需增长的终极动力和可持续发展的枢纽。即使是投资,也只有符合消费需求,才能形成有市场前景的盈利项目、取得实际效益,消费行为和市场需求主导着投资取向和规模。我国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人口基数大,人均消费水平仍然比较低,城乡、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使得我国扩大内需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和巨大的潜力。而多层次的需求结构和巨大的需求规模,将促进产业发展和结构升级,从而有利于消费需求与投资需求相互促进、良性互动,使内需潜力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保持我国经济的平稳较快发展。

二、新形势下西部地区是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的重要区域

相比其他地区,西部地区扩大内需潜力更大,应当成为国家扩大内需战略的一个重点实施区域。

首先,西部地区的投资需求强烈。西部地区自然条件差,交通运输、邮政通讯等基础设施较落后,交通极为不便,虽然国家给予了巨大的财政支持,但西部发展的硬件条件依然远不如东、中部地区。而且西部地区由于地方财政窘迫,企业自身积累和证券融资严重不足,投向西部的信用资金也十分有限,吸引外资也明显不足,有限资本还出现大量外溢,导致西部投资不足。所以,西部地区的投资需求强烈,尤其是政府主导下的交通、通讯、生态等基础设施的投资。

其次,西部地区的消费需求潜力大。西部地区经济增速连续六年超过东部地区,西部12个省市2012年经济增速均实现两位数增长,远高于全国7.8%的平均水平。2012年,西部地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4.3%),其中西藏、重庆、四川、贵州、陕西、甘肃增速达到16%或以上。推动消费不断增长的是老百姓鼓起来的钱袋子,去年四川、陕西、云南、新疆等七个西部省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超过了12.6%的平均水平,有些省区增速甚至赶超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另外,近些年西部大开发的深入以及消费政策的实施导致西部消费率上升速度大大快于东中部地区。因此,越来越多的零售商开始看重中国西部消费者日益增长的消费能力,并积极在这一区域进行布局。

最后,环境变化为西部大开发和需求扩大创造条件。“十二五”时期,西部大开发处于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世界经济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全球区域经济一体化深入推进,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加快流动和重组,有利于西部地区加速融入国际分工,全面提升内陆开放型经济发展和沿边开发开放水平,从而带动区域经济与内需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