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设为首页
  • 工作邮箱
微信公众号
分享
[字体: ]
分享到:
分享
媒体专家关注上海自贸区新版负面清单
来源:办公室   时间:2014-07-24

 

2014年修订版上海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于71日凌晨公布。与老版本相比,新版“负面清单”实现大幅“瘦身”,特别管理措施由原先的190条调整为139条,调整率达26.8%。现将媒体专家意见汇总如下:

一、舆论总体评价积极

(一)认为新版负面清单是中国自主开放的一次重大探索将对中国开放格局带来深刻影响。

“新华网”报道,专家认为,自贸区负面清单作为中国自主开放的一次重大探索,是东道国的政策承诺,采用本国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法符合国际通行规则《上海证券报》报道,人们将负面清单和自贸区扩大开放看成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负面清单“瘦身”,为自贸区进一步开放打开了空间。一位业内专家指出,从更高层面上来看,这也是一种国家战略。上海自贸区是中国对外开放的试验田,从目前经济结构看,制造业还是中国经济的主体产业,如今上海加强高端制造业开放,对全国具有示范意义。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教授表示,立足可复制、可推广的基础上,自贸区负面清单政策对全国来说都是一个信号。自贸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将对中国开放格局带来深刻影响。戴海波表示作为负面清单模式在国内的首个探索,上海自贸区的负面清单更多肩负着全国外资管理体制改革与进一步开放的“先行者”的重担。

(二)认为新版负面清单着眼与改革开放全局,与我国实现产业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发展的战略契合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此次上海自贸区扩大开放路线图发现,服务业和制造业开放的力度已经相对均衡,而类似采矿业这样不完全吻合自贸区产业定位的行业开放,反映出自贸区的试验对于改革开放全局的着眼。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博士认为,与2013版相比,2014版“负面清单”与我国实现产业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发展的战略契合,主题就是“制造业升级换代,服务业进一步对外开放”。

也有观点认为新版负面清单没有超出预期,金融等关键性领域开放并未体现。《经济参考报》报道,也有一些关键性领域的开放在此次负面清单的修订中并未体现,比如,在汽车业中,虽然取消了对投资汽车电子装置制造与研发:汽车电子总线网络技术、电动助力转向系统电子控制器须合资的限制,但依然保留了“投资汽车整车、专用汽车、农用运输车生产须合资,中方股份比例不得低于50%”等规定。每经网”报道称 2014版负面清单与2013版区别不是特别大,只是取消了对外资小贷企业和投资租赁担保型企业的限制。从金融业角度来讲,开放力度非常小。上海自贸区内一家咨询公司的姚姓总经理比欧式,总体感觉这次2014版的负面清单是按部就班往前推进,没有预期之外的东西。可能在贸易项下的东西应该是比较稳健的推行,但在资本项下的东西会推进得较快。易贸资讯区域宏观专家马泓指出,本次削减结果低于预期,显示出政府在自贸区政策开放的态度上还是比较谨慎的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王健表示,世界上无论任何国家都不能做到完全无限制开放,在涉及国计民生、能源安全等领域各国都有限制,上海自贸区在一些领域的开放度已经很高了。

二、分析新版负面清单具体内容变化

(一)新版负面清单实现了大幅“瘦身”,调整率达到26.8%

《每日经济新闻》、《经济日报》《上海证券报》等媒体综合报道,2013年比较,2014版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由原来的190条调整为139条,减少了51条,调整率达到26.8%实现了大幅“瘦身”。其中,因扩大开放而实质性取消14条,因内外资均有限制而取消14条,因分类调整而减少23条。2013版相比,新版“负面清单”提高了开放度,增加透明度,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其中特别管理措施由原来的190条调整为139条,调整率达到26.8%

(二)新版负面清单开放度进一步提高,开放率达17.4%

《第一财经日报》等报道,修订后的“负面清单”特别管理措施数量调整为139条,减少了51条。其中,因扩大开放而实质性取消14条,因内外资均有限制而取消14条,因分类调整而减少23条。从开放的角度来看,实质性取消14条,实质性放宽19条,进一步开放的比率达到17.4%香港《文汇报》报道2014版负面清单从原来的190项特别措施,变成了139项,减少了51条。这51条中,因扩大开放而实质性取消14条,因内外资均有限制而取消14条,因分类调整而减少23条。从开放的角度来看,2014版负面清单实质性取消14条,实质性放宽19条,进一步开放的比率达到17.4%每经网”报道,2014版负面清单给予外商更多参与基础建设、自贸区土地开发等的权利。

(三)新版负面清单更加清晰透明、更接近国际规则

《上海证券报》报道,2013年负面清单相比,2014年负面清单的透明度进一步增加。《经济参考》报道,新版负面清单的透明度也进一步增加。2013年负面清单中无具体限制条件的55条管理措施大幅缩减为25条,并明确了部分无具体限制条件管理措施的条件。例如,明确了外资直销的条件;明确了投资基础电信业务的条件,即外资比例不得超过49%等。此外,新版负面清单与国际通行规则进一步衔接,根据国际通行规则,对2013年负面清单中14条对内外资均有限制或禁止要求的管理措施,不再列入负面清单。《中华工商时报》报道负面清单不是越短越好,透明度也是考核一张清单是否实用的重要标志。进一步增加透明度,是本次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修订的另一个核心原则。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自贸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戴海波戴海波表示,在旧版清单的基础上,新版负面清单对无具体限制条件的管理措施,尽可能明确限制条件或者取消该项限制措施。尽量规避了模糊的表述。易贸资讯区域宏观专家马泓指出,在“量”和“质”的选择上,2014版负面清单改进了原先比较笼统的措施,更具可操作性,最后可归纳为16个部门、54个领域、139条特别管理措施,让人一目了然。上海财经大学上海自贸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波表示,从此次整个负面清单的修订来看,整体的方向是通过对负面清单进一步的规范与国际标准接轨,同时去除冗余的管理条例,进一步打开对外资和民资的进入壁垒。从规范性上来说,2014版负面清单的确从法律上比较清晰,是未来负面清单的发展方向。

(四)新版负面清单体现服务业、高端制造业同时发力,且开放力度相对均衡

一是服务业成为自贸区发展的重点。香港《文汇报》报道,在服务业开放领域,新增14条开放措施,包括航运服务领域6条、商贸服务领域3条、专业服务领域4条、社会服务领域1条。这些开放措施既符合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方向,也突出了航运、贸易等自贸试验区的主导产业。上海证券报》报道,此次的开放政策也彰显了这种产业发展思路。所取消的14条管理措施中,服务业领域有7条举措,包括:取消对进出口商品认证公司的限制;取消对认证机构外方投资者的资质要求;取消投资国际海运货物装卸、国际海运集装箱站和堆场业务的股比限制;取消投资航空运输销售代理业务的股比限制等。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顾军表示,服务业是自贸试验区发展的重点,因此,此次31条开放措施中近一半集中在服务业领域。更具体来看,其中涉及到航运服务领域6条,商贸服务领域3条,专业服务领域4条,社会服务领域措施1条。

二是高端制造业更注重产品研发设计。香港《文汇报》报道,14条开放措施中,有5条注重于产品的研发、设计,包括允许外商以独资形式从事豪华邮轮、游艇的设计;允许外商以独资的形式投资于高速铁路、铁路客运专线、城际铁路及城市轨道交通配套的乘客服务设施和设备的研发、设计与制造等。《上海证券报》报道,次制造业也是自贸区对外开放的重头戏。在上述31项开放新政策中,制造业领域也包括了14条新政策,在数量上与服务业看齐;此外还包括采矿业领域2条,建筑业领域1条。制造业开放政策中,又更注重于产品的研发、设计,如:允许外商以独资的形式从事汽车电子总线网络技术、电动助力转向系统电子控制器的制造与研发;允许外商以独资形式从事豪华邮轮、游艇、船舶舱室机械的设计等。此外,还包括绿茶加工、造纸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等,拟进一步对外资开放。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副院长孙元欣教授表示,对于企业而言,这些政策都是实实在在的优惠,必将带动更多制造业领域的外资企业入驻自贸区。

三是服务业、高端制造业开放力度相对均衡。《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新版负面清单在提高开放度方面有许多亮点。自贸区实质性取消了14条管理措施,放宽了19条管理措施,共33条管理措施。在这些取消的14条管理措施中,并未完全集中在服务业领域,而是平均用力,属于服务业领域和制造业等其他领域进一步开放的管理措施各7条,涉及采矿业、海洋工程装备等多个领域。实质性放宽的19条管理措施,涉及制造业领域9条,房地产领域1条,基础设施领域1条,商贸服务领域4条,航运服务领域2条,专业服务领域1条,社会服务领域1条。《第一财经日报》报道,2013年自贸区的23项开放措施完全集中在服务业领域不同,今年的开放则是相对平均用力。31条开放措施中,服务业领域14条、制造业领域14条,采矿业领域2条,建筑业领域1条。其中涉及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铁路、船舶、航空航天业、房地产等多个行业,并未完全集中在服务业领域。

三、进一步改革建议

(一)审慎扩大金融等领域开放空间

《经济参考报》报道,有业内人士认为,新版负面清单仍有进一步开放的空间。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丁剑平表示,2014版的负面清单对于资本项目的开放程度还不够,应该进一步减少对金融领域的限制,此外,与民生相关的医疗、教育等领域不应该再给外资设门槛。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表示,目前我国金融电信、交通运输等管理性强的服务业在外资总量中占比仍然很低,这并不是外资不愿意投资,而是市场准入限制进不来,这些领域都存在进一步开放的空间。尤其是汽车等一般制造业领域,开放水平高于服务业,一些限制已无存在必要,比如对股权比例、高管等方面的限制都应该放开。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王健表示,汽车等已经形成全球产业链的制造业行业,不应该再进行限制,放开之后对中国经济也不会有太大冲击。

(二)在实践中不断调整和完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白明表示,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的方向是对的,这次调整幅度也不算小,可能是各界对清单的预期有所不同。有些领域现在开放可能确实弊大于利,容易出现问题,但是过一段时间等我们国内竞争力提升以后,情况可能就会有所改变。因此,负面清单的调整将会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联合国贸发会议经济事务官员梁国勇认为自贸区是全面改革方案的一个局部试点,不可能全面开放,而是渐进地开放,时间表则取决于宏观决策。戴海波表示,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建立也需要在实践中不断调整和完善。下一步,将按照新形势发展要求和自贸区建设需要,适时修订负面清单,不断完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对于外界特别关注的利率市场化,自贸易区暂时还没有具体方案。利率市场化方案是我们改革的重点方向,外币利率市场化经过试验以后,已经在上海推广。人民币贷款已经放开。现在关键是人民币小额的存款利率何时放开。

(二)加快内部转型升级,形成与开放相配套的体制

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周姓合伙人表示,因为有可能全国推开,所以自贸区对外资开放领域更具有象征意义。但是除了对外资开放,更重要的则是内部转型升级,政府转变职能,并形成与开放相配套的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