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设为首页
  • 工作邮箱
微信公众号
分享
[字体: ]
分享到:
分享
澳大利亚经济形势分析及中澳经贸合作建议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赵硕刚 张晓兰   时间:2018-03-28

一、澳经济基本特点与形势分析

澳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自然资源丰富,是世界重要的农牧产品和矿产资源生产国和出口国。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澳通过一系列有效的经济结构调整和改革,经济持续较快增长,截至2015年澳已实现了长达24年的连续增长记录。当前,澳已形成了以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2015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到75%,同时,矿业、制造业、农牧业也是澳重要的经济部门,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为22.7%,第一产业为2.3%2016年以来,澳经济仍未摆脱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的国内私人投资和大宗商品出口下降影响,加之澳大选后政治因素给经济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GDP增速逐季递减,但整体在发达国家中仍保持了较快的增长水平。

1、经济逐季减速,失业率保持稳定

2016年上半年,受益于低利率带来的良好支撑,澳家庭消费支出大幅增长,缓解了大宗商品价格前期下跌对于该国经济支柱采矿业造成的负面影响。同时,澳元兑美元汇率保持在2008年以来的低位和大宗商品价格回升推动澳出口增长,净出口对澳经济拉动作用增强,前两个季度澳GDP季调后分别环比增长1.1%0.5%。进入下半年,受消费增速放缓,投资下降、进口增加影响,三季度澳经济出现自2011年初以来的首次萎缩,GDP环比下降0.5%。尽管去年澳经济增长有所波动,但就业市场总体稳定,2016年以来澳失业率稳定处于5.7-5.8%之间,9月一度下降至5.67%,为20134月以来的最低点,12月小幅回升至5.72%

2、物价涨幅有所上升,汇率止贬企稳

去年以来,受国际原油价格反弹及澳元汇率止跌企稳的影响,澳通胀率在持续下降后有所回升,但仍维持温和通胀水平,CPI同比涨幅由2016年一季度的1.3%降至二季度的1%后,三季度回升至1.3%,仍低于澳央行设定的2%-3%的目标区间。同时,尽管澳联储为刺激经济在2016年两次降息,基准利率目前已降至1.5%的历史低点,但由于去年全球“黑天鹅”事件不断,美元因美联储加息受阻偏弱,而且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反弹,中国经济也保持平稳增长,澳元兑美元汇率在去年年初跌至0.7以下后企稳反弹,目前维持在0.70-0.76的区间内波动。

3、出口增长保持平稳、贸易逆差收窄

作为全球重要的农牧产品和矿产资源出口国,澳对国际贸易依赖较大。受服务贸易快速增长、大宗商品出口数量增加以及前期澳元贬值的带动,去年澳出口总体保持平稳增长,前三个季度不变价季调后的出口环比增速分别为2.6%2.1%0.3%,基本保持在2013年来的平均水平。同时,澳对外贸易继续保持逆差,但逆差额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季调后前三季度澳货物和服务贸易总额4915.28亿澳元,逆差207.34亿澳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1.46亿澳元。净出口对GDP也呈环比正拉动,三个季度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为0.780.250.64个百分点。

尽管澳经济在去年三季度出现萎缩,但预计四季度将反弹,2017年澳经济增速将保持平稳,一方面,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升以及我经济保持平稳转型有利于澳出口,矿业投资在持续下降后也有望有所改善,从而有助于缓解近年来因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和我经济增长放缓对澳经济的负面冲击。另一方面,当前澳经济已经更多依赖国内消费和服务业增长,房地产财富增长、低现金利率和能源价格、就业增长和家庭储蓄率下降将共同为澳营造积极的消费环境。与此同时,澳以房地产、商业服务业、金融业、旅游业为代表的服务业也将保持较快发展,其创造的大批劳动岗位已经成功弥补了矿业衰退造成的岗位流失。经合组织(OECD)预计2016年澳经济将增长2.7%2017年增长2.6%。澳联邦政府在2016-17财年联邦预算中,预计2016财年澳经济增速为2.5%2017财年有望回升至3%

二、中澳双边关系及经贸投资合作的总体判断

中澳两国自1972年建交以来,双边关系总体发展平稳,尤其是经贸领域两国关系发展迅速。201512月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生效后,两国于2016年初实施了第二次降税,关税削减幅度进一步扩大,中澳双边经贸关系也站上新的台阶。据我海关统计,2016年中澳进出口总额达1078.2亿美元,其中我对澳出口371.6亿美元,自澳进口706.6亿美元,澳实现贸易顺差达到335亿美元,较上年扩大42亿美元。同时,自贸协定的落实也为两国相互投资创造了更多机遇。去年前三季度,我吸收澳直接投资1.88亿美元,对澳直接投资同比增长73.3%,澳在我对外投资目的地排名上升至第六位。去年澳外资审查部门批准的1亿澳元以上的中资项目超过10个,拟投资额超过60亿澳元。未来澳对我出口和吸引中国投资仍然还有相当大的潜力,两国经贸关系发展仍有很大空间。

尽管中澳在经济领域合作成果卓著,但长期以来,澳在政治、安全领域更加注重加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采取“经济上依赖中国、安全上依赖美国”的策略。去年澳大利亚在我南海问题上动作频频。2月澳大利亚发布新版《国防白皮书》,宣称大幅提升军费是为了应对本地区安全形势的变化,尤其是中国的军力发展,同时要加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

随着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澳美关系不确定性增加,这也为我发展对澳关系创造了更多机遇。首先,澳作为外向型经济国家,是全球开放贸易体系的支持者,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是澳在亚太地区参与的两大多边自贸协定谈判。由于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退出TPPTPP前景趋黯,无疑将提升澳对推进RCEP谈判早日取得实质性进展的积极性。其次,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在全球事务中多次要求日、韩、北约等盟国为美国分担负担,引发盟友对美国将降低对地区事务参与度的担忧。而且,与奥巴马政府时期实施的重返亚太战略相比,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并不明朗,仍处于形成阶段,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之一,美澳关系面临再定位和再调整。

未来一段时期内,尽管澳仍将整体在政治、军事领域支持美国,但美澳同盟关系将面临一定的磨合。同时,在澳经济面临转型压力的情况下,中国稳定发展将为澳带来巨大发展机遇,澳也会尽量避免触及中国的核心安全利益,从而有助于澳搭乘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因此,未来澳大利亚虽对我仍会秉持防范与借重同步进行的政策,但对我倚重的方面将加大,尤其是中澳经贸关系将随两国经济联系的加深以及共同的反贸易保护立场进一步密切,政治、安全领域也有望更多通过对话与合作增进了解和互信,使分歧和敏感问题得到妥善处理。

三、对中澳深化投资及务实合作的意见和建议

1、减少投资壁垒

我和澳在自然资源禀赋和要素条件上存在较大差异,天然的互补性决定了双边贸易进展顺利,但双边投资却面临一定阻力。从统计数据看,我对澳投资主要投向煤、铁矿石等资源类商品开发以及房地产、农业等领域。随着我对澳投资的快速增长,澳对我投资疑虑升温,澳外资审查委员会也加强了对我赴澳投资项目的审查力度,部分收购项目被澳以威胁“国家安全”的名义予以否决。为推动中澳双边投资,以推动我“一带一路”建设与澳“北部大开发”计划战略对接为契机,一方面与澳加强在投资政策、投资项目审查方面的政策和信息沟通,增进两国互信;另一方面积极宣介我国吸收外资政策,鼓励澳加大对我投资,并以我服务业领域的开放推动澳在资源和农业领域的开放。

2、加强农业合作

作为传统农牧业国家,澳的农业科研和生产水平位于世界前列。鉴于中澳两国在土地资源、人口数量及农牧业产品范围上的差异,两国在农业领域有很强的互补性和巨大的合作潜力。双方在乳业牲畜繁育、精细羊毛和牲畜管理、草地的管理与可持续发展等领域合作前景广阔。我应通过开展中澳农产品贸易打消澳政府内部对我投资的阻力,推动中澳经济进一步发展。同时,投资澳北部农业具有较大的市场潜力。澳北部地区地域辽阔,约57%的土地被用于放牧,有1700万左右公顷的土地可供耕种,适合多种农作物及园艺作物种植,具有发展农业的巨大潜力。随着我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绿色安全的高品质食品需求与日俱增,而国内受制于土地供给面积不足,无法充分保障奶制品、肉类、水果、葡萄酒等高端农产品供给。

3、拓宽能源合作

中澳能源领域合作是我能源安全和能源来源多元化的重要内容。澳北部地区拥有世界级的铁矿石、铀、铝矾土、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矿藏。澳35%的可采煤炭储量分布在澳北部地区,其中昆士兰博文盆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烟煤储藏量;超过70%的铁矿石、铅和锌资源也分布在澳北部地区。该地区还拥有丰富的天然气储量。澳北部地区还具有紧邻亚洲的特殊地理位置,这些对满足我的日益增长的矿产和能源需求具有重要的较大价值。利用澳北部开发的有利机遇,占据澳北部能源及其他关键资源,不仅可满足我经济发展需要,也可出口到邻近快速发展的东亚和南亚市场。

4、深化金融合作

服务业是澳的优势产业,特别是金融服务业实力较强,在金融监管、投资管理、基础设施融资和结构性金融产品设计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近年来,金融领域是中澳服务业合作中最为活跃的部分。未来应加强中澳金融业务,营造双方的合作亮点,并积极推动人民币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领域的使用。澳是资源出口大国,而我又是澳资源的主要进口国,如果在中澳贸易结算领域使用人民币,将使人民币在大宗商品贸易领域的地位大大提升。

5、加强多边自贸区建设合作

澳是全球重要的贸易国,澳政府整体对贸易自由化和自贸区建设持积极态度,亚太地区尤其中国是其主要的出口市场。作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与澳自贸协定的签署和落实也必将进一步加强两国间的经贸联系。由于TPP在美国退出后前景更为黯淡,澳对我倡导的RCEP倚重增强。为此,可借机加强与澳在经贸领域的合作,促其在RCEP、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等自贸区的建设过程中发挥更为的积极作用,并联合在重要的国际组织或场合抵制贸易保护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