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的意义及措施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张晓兰   时间:2018-01-26

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是当今世界大国之间的合作典范。无论是在国际事务中,还是在双边关系领域,两国的根本利益都存在广泛的共同点。20166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世界经济论坛上宣布,将到北京商量有关“大欧亚伙伴关系”的重大提议。2016625日,中俄两国发表《联合声明》,主张在开放、透明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包括可能吸纳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和东盟成员国等的加入。这是继2015年中俄确定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之后,两国关系的又一次重要突破,进一步提升了中俄经贸合作的水平和高度。未来,两国应丰富双边关系合作内涵,扩大双边贸易、提高技术合作水平、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共同推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

一、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具有重要的影响

实质性推动“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对于世界格局的重构、欧亚大陆整合,以及中国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等均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一)加速世界经贸格局的重构

当前世界经济格局进入调整期,全球区域一体化进入新的发展阶段,TPPTTIP、“一带一路”倡议、“大欧亚伙伴关系”等的提出与推进,表明各经济体均谋求通过跨区域的大型战略伙伴关系协定来拓展自己的发展空间,从而在全球经济格局中占据有利地位。俄罗斯提出俄中共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初衷是利用其在欧亚大陆独特的地缘政治与经济地位,通过开展更为广泛的区域合作拓展外部市场,为自身及世界经济的发展创造更大的空间。一旦俄中(或中俄)顺利建立起“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将对世界经济格局产生以下影响:一是以“一带一路”与“大欧亚伙伴关系”为依托的欧亚经济板块将成为复苏依旧艰难的世界经济的新增长极,中亚加东北亚的大区域和跨区域战略格局将形成;二是中俄战略互惠关系更加平衡,两国经贸大幅增长的潜力将得到释放;三是“大欧亚伙伴关系”将谋求与上合组织及东盟等区域组织的深度合作,快速成为具有影响力的一极;四是通过密切经济合作,尤其是加强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形成新型的国际经济力量,平衡发达经济体的影响力。

(二)增强中国对外开放的多样化和主动性

目前包括中国在内,全球经济都在努力推行自贸区战略,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对推动中国与相关国家的自贸区战略谈判、构建高水平的自贸区网络具有积极影响。随着“大欧亚伙伴关系”贸易和投资规模的扩大,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的不断完善,中国与“大欧亚伙伴关系”中的一些国家自贸区谈判步伐将加快。例如,中国与巴基斯坦自贸区谈判已进入第二阶段,中国与印度也完成了区域贸易安排联合研究,很快将进入谈判期。随着“大欧亚伙伴关系”战略合作不断深入,相互依存度和相互依赖度加深,“一带一路”战略与“大欧亚伙伴关系”范围内的各种谈判机制将应运而生。

(三)巩固和发展中俄经贸合作成果

随着中俄两国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战略对接,中俄经济合作进入纵深发展的新阶段,不仅在传统能源领域合作进一步密切,金融、高铁、基础设施建设、农业、跨境电商等各领域合作亮点频频。在俄罗斯经济逐渐回暖,卢布汇率趋向稳定的利好因素下,俄双边贸易2016年上半年止跌回升,达到317.2亿美元,同比增长1.8%。未来,借助“大欧亚伙伴关系”可进一步扩大中俄经贸合作规模、提升质量,对实现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也将成为中俄两国作出区域经贸合作示范的关键。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有助于扩大中俄两国经贸合作规模、提升合作层次。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大欧亚伙伴关系”涉及的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相对落后,随着互联互通建设和区域一体化进程加快,中国面向俄罗斯的交通物流等基础设施出口将拉动建设机械、机电产品、建材产品等对俄出口。此外,中俄两国的战略对接需要找到一个契合点或是抓手,深化远东地区的中俄双边或转口日韩等国的多种合作,拉动中俄经贸由双边向多边扩大,助力两国经贸总额进一步攀升。利用俄罗斯在远东设立超前发展区和海参崴自由港新政,开辟北极航线的愿景也将拉动一般贸易商品和大宗商品的出口及转口。预计“大欧亚伙伴关系”如期启动至少将拉动中俄贸易额增加100亿美元,加之上合组织、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叠加效应,未来两国贸易额将进一步提升,将为中俄贸易额实现在2020年超过2000亿美元既定目标作出贡献。

二、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的条件日趋成熟

要成为全球级别的区域经济圈,至少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有基本上可以支撑经济圈形成与发展的基础资源和市场空间;第二,有相对完整的制造业体系;第三,有相对独立的金融体系。当然,还要有相应的政治、文化、安全条件保障等。这种区域化体系的发展,与处在瓦解之中的美式全球化体系一起,正在成为世界体系演变的新趋势。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既体现了中俄关系的新高度,也契合了全球化的新主流。

(一)俄政府对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的态度十分积极,我出于战略考虑也将积极回应并以我为主,善加引导

中国和俄罗斯最大的战略共同点是反对全球霸权,追求各国的地位平等。俄罗斯提出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初衷是利用其在欧亚大陆独特的地缘政治与经济地位,通过开展更为广泛的区域合作拓展外部市场,为自身的经济发展创造更大空间。但该提议不止局限于经济层面,具有更深层次的地缘政治意义,即通过密切经济合作,尤其是加强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形成新型的国际经济力量,平衡发达经济体的影响力。目前,中俄两国均有加强合作的战略意向,普京总统十分重视中俄战略合作,主张在灵活的一体化结构框架内加大协作,而我国出于战略考虑也将积极回应并以我为主,善加引导。

(二)区域经济一体化步伐加快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将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2008年美国宣布参与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文莱组成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谈判,并于2009年正式提出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开始全方位主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进程。20136月美国与欧盟宣布正式启动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截至20162月已经完成了12轮谈判,计划在2016年年底完成谈判。以北美自贸区(NFTA)为躯干,TPPTTIP两侧联动,美国鹰“一体两翼”的两洋战略将形成其独霸全球的政治布局和经济布局。与此同时,2013年美国联合欧盟、日本等21个国家和地区启动了多边服务业协议(PSA),尽管中国已经宣布加入谈判进程,但这一进程是服务业发达的国家主导的,服务业欠发达的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仍然处于弱势。虽然随着美国新一任总统正式就职,TPPTTIP等区域合作前景将可能受到影响,但是全球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大方向不会变,相关国家仍将以各类不同形式积极推进。

(三)“一带一路”战略与“大欧亚伙伴关系”可以实现互补

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旨在以经济走廊为依托,以交通基础设施为突破,以建设融资平台为抓手,以人文交流为纽带,率先实现亚洲互联互通,不经营势力范围,不谋求地区主导权,不设立机制,更不具有国际法主体性。通过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大领域齐头并进,激活本地区新的经济增长点,促进经济发展,实现社会经济繁荣、和平、和谐和稳定。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深化经济技术合作,最终在欧亚大陆形成共同经济空间。而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主导的以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关税同盟为基础的苏联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协调和统一经济政策,目标是统一经济空间,统一货币,建立共同能源市场,实现商品和服务、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所以,两者具有互补性,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合作共赢。

三、中国应渐进式推动构建“欧亚全面伙伴关系”

基于对大势的判断,也基于对中国力量的认知,中国国际战略的核心,就是要推进世界体系的多极化。因此,立足于区域,建设“泛亚区域共同体”,应该成为中国的大战略。建设“泛亚共同体”,顺应了世界大势,符合区域国家利益、符合中国发展道路的战略选择。但“泛亚区域”共同体的建设,不能操之过急,只能逐步推进。渐进,应该成为“一带一路”的基本方针。先要把“东盟+中国”的自贸区做好,再把与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南亚地区的、东北亚的、海湾国家以及与伊朗等国的合作搞好,从周边国家、次区域合作起步,逐步向大区域推进。

(一)中俄应“背靠背、手拉手”实现联合,尽快占领跨区域合作的战略高地

“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构想,可与“一带一路”构想形成良好的战略互补,由此形成一个欧亚大陆的共同体。中俄的战略合作,可极大地对冲中国面对美国组织的海洋国家盟国体系的压力,对冲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压力。对此,我国要提升中俄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不能仅停留在资源领域,更要向制造业发展,形成深度的产业链、价值链整合,还要在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上成为休戚与共的伙伴,真正形成命运共同体。从现有基础看,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可将互联互通、电力、农业、金融等领域的合作作为重点方向。从实质看,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是中俄关系在地区合作层面的延伸。中俄关系是建立在21世纪全球大环境的基础之上,并且已经成为利益共同体,而且正在向命运共同体方向发展。只要中俄联手,发展合作,从中亚、东北亚到南亚、东南亚的一个大经济圈、大安全区就成形了。

(二)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需从较易合作的领域突破,人文、旅游、环境等可以成为优先考虑的重点

目前来看,“大欧亚伙伴关系”只是一个雏形,还没有看到其具体内容,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并非易事。从现在“大欧亚伙伴关系”所涉及的国家和地区来看,主要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欧亚经济联盟成员,中国、蒙古国等东北亚国家,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和伊朗等中东国家。这些地区恰恰是贸易壁垒、资金活动、劳动力转移受限最多的区域。因此,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不会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需要从最容易合作的领域谋求突破:一是从人文交流角度夯实构建伙伴关系的民意和社会基础,为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制造一体化和归属感的舆论氛围;二是从旅游合作角度形成拉动各国经济增长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为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简化合作程序和放松监管提供示范;三是从文化合作的角度增进彼此认知和相互理解,形成“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多元文化和多元种族的融合发展共识;四是从环境保护合作角度确立可持续发展的多方目标,为“大欧亚伙伴关系”致力于解决多边可持续发展机制提供先行先试经验。此外,中俄两国可在已商讨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基础上加以拓展,从协调贸易与投资规则入手确立合作方向,加强互联互通,降低直至取消贸易与投资壁垒,促进更为广泛区域内的贸易与投资活动,带动区域及各国经济发展。

(三)“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是中俄战略对接的重点,具体推进中应力求按照国际通行规则和市场经济规律处理相关事宜

此次俄罗斯提出扩容版的“大欧亚伙伴关系”,相当于是将触角同时伸向了南亚地区和中东地区,也是将“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主要集中地区(中亚与俄罗斯的东西交界),涵盖了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中东伊朗等国的跨区域范畴。因此,“一带一路”倡议与“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有效对接,一是需要中俄两国彼此进一步认知两大战略在全球区域博弈中的战略属性和务实合作的特点,以利益最大化的共赢去推动相关合作的开展;二是两大战略要发挥彼此比较优势,依托资源供应国和消费国的良性互动,形成区域内的合作制度创新、要素整合、结构创新;三是两国智库机构要加强前瞻性、战略性和方向性项目的研判与研究,为两国政府决策提供质量较高、内容创新的智库成果,助推两大战略有效对接;四是将企业作为两大战略对接的主体,实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绝对作用,政府切实做好服务和搭好台。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