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经济学悖论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高辉清   时间:2017-12-21

当今世界是一个“黑天鹅”乱飞的世界,乔治·索罗斯甚至把它称为“乱世”。他在向朋友们致以假日问候时曾经给出的祝福是:“这不是寻常时期,愿你在乱世中脱颖而出。”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这个“最大”所指的期限不仅是2016年,而且涵盖1991年圣诞节(那一天苏联宣布解体)以后1/4个世纪。作为非忠实的共和党人,特朗普通过类似借壳上市的方式不仅成为成为了该党总体候选人,而且还在本党大佬一片嘘声中获得了最终的胜选,这件事本身就让人大跌眼镜。更何况,作为一个即将掌握世界上最大权力和对世界产生最大影响的人,特朗普却屡屡以市井式百无禁忌,打破了诸多国际政治范式,就像一头大象突然闯入了瓷器店,让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碎了一地,以至于产生了类似晕眩的不真实感!又犹如中国的A股市场来了野蛮人,显著威胁了市场既有的游戏规则。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特朗普冲击波”正强势迎面而来,而中国正首当其冲!

但是,我们都知道任何事情必符合客观规律,特朗普也不例外。虽然后者非常自负,认为自己是“干什么都会成功”的人,但由于其经济学内在存在的明显悖论,初步预计在热闹二、三年之后就该寿终正寝了。相比之下,嘴炮反倒是特朗普挑战世人心理底线、考验市场神经的最有效武器。

一、什么是特朗普经济学

当今世人都知道在“经济学”前面冠有人名,并不表明该人是一位经济学家。他可能是一位演员或政客出身,但绝对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只是因为他在人群中有几点与众不同:一是成了政府首脑,二是发表了一个吸人眼球的经济施政纲要,从而就获得此殊荣。

特朗普经济学的框架

特朗普还没有正式上台,但归功于他永不停息的嘴炮,使得特朗普经济学提前问世了。在葛底斯堡,特朗普发布了他的入主白宫“百日计划”。这个名为“我与广大美国选民的契约”讲话中,他提出在就职的第一天,政府会立即开始执行6条措施来清除华府的腐败和特殊利益勾结,执行以下7条措施来保护美国工人,采取5项措施来恢复安保和保障宪法,会和国会一起采取一个更广泛的立法措施,并确保后者在其上任100天内通过国会表决。

由这个百日计划并结合其他场合下的言论可以看出,特朗普经济学给出了一套全新的思维和理论,是对里根以来西方新自由主义的一次全面修正和局部的颠覆。有人命名其为“具有美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理论。

特朗普经济学可以概括如下:一个中心,两大原则,四项措施。其中的中心思想就是要重振美国雄风。

特朗普经济学要点

一个中心:振兴美国,就像他的竞选口号那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两大原则:坚持美国优先,反对贸易全球化和自由化。

四项措施:实现再工业化,大幅减税,加大基建投资,促进就业。

2、特朗普经济学的由来

1)美国优先的成因

在特朗普看来,美国虽然表面上依然风光,但实质国力下降,老百姓几乎没有享受到发展的实惠。特朗普甚至宣称,美国有5000万人在挨饿,有5000万人一贫如洗。按他的话说,美国还有接近三成的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相比之下,几十年来中国得到了最大的好处,不仅让几亿人口脱离了贫困,而且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国和最大贸易国,国际地位也大幅上升,整个“非洲都被他们夺走了”,从发展的角度看中国才是第一世界国家。

分析其成因,特朗普认为,美国没有把精力用于全心全意搞经济建设,而是在全球推行民主二十年,付出了巨大代价,不仅没有得到什么回报,得罪了普京,得罪了欧盟,得罪了中国,更得罪了各路恐怖分子。美国“商人不敢去中东和非洲做生意,在巴西奥运会不敢打国旗,在中东石油产区只要承认自己是美国人,直接是作死的行为”。与此同时,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美国政府没有注意保护自身经济,资本、产业和就业快速外迁,国内实体经济的空心化,美国竞争力明显削弱。美国虽然还控制高科技的制高点,但在国际贸易中已经输给了中国。通过成功的贸易,“中国美元,比美国还多,这就是我们的下场”。

正因为如此,特朗普认为,美国再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必须坚持以下四个“必须”:必须改弦易辙,必须拒绝再把资源浪费于对外输出民主,必须反对全球经贸一体化,必须一心一意搞好自身建设。

2)总体框架的形成

基于上述考虑,特朗普发誓绝对不支持奥巴马的TPP,并“要让民主党的奥巴马和希拉里变成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笨蛋”,同时将政府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内建设方面。

振兴美国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振兴美国制造业,改变近20年来由于制造业外迁导致中产阶级境况相对恶化的困境,回报在几无可能情况下将其送上总统宝座的那些选民。而振兴制造业的关键又是促使全世界的资金和制造业企业流向美国。

在这方面,特朗普采取了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法,一方面大幅度降低企业所得税,主张将最高联邦企业所得税率由目前的35%降至15%,以降低企业在美国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计划大幅提高进口关税,让境外投资企业产品难以进入美国市场,并打算对美国企业境外利润一次性征收10%的税。与此同时,特朗普认为,美国的基础设施远远落后于中国,所以要搞罗斯福新政以来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样一来,不仅能够进一步改善企业经营环境,而且能够直接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增长,而就业的问题自然也迎刃而解了。

二、特朗普经济学存在着哪些内在矛盾

1、特朗普经济学最大的一个冲突应该就是减税与增支并举

特朗普当选后,一方面要大规模翻新重建美国的基础设施,意味着将进行大规模财政投入;另一方面为吸引企业迁往美国,又计划大幅度减税,必然导致政府的财政收入显著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财政投入的钱来自哪儿?很显然,只能加大国债发行规模。

然而,美国政府还有发债空间吗?据统计,美国国债总额在20169月已超过195000亿美元。美国财政部估计,到特朗普今年上台履职时,美国国债将达到20万亿美元,而今年美国预计的GDP总量还不到20万亿美元(事实上还不到19万亿美元)。目前,美国政府每年为其债务支付利息率大约为2.5%,与GDP的增长率水平相当。这就意味着,近几年来美国国民创造的社会财富增量基本上都被国债投资者拿走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大规模发行国债必然导致全年的新增财富无法支付国债利息的窘境。财政赤字相应地会更加严重,为了实现当年财政收支平衡,必然需要进一步加大发债规模,进而又进一步加剧财政赤字,从而形成无法解脱的恶性循环。

当然,在这样的形势下,特朗普依然可以选择大规模发国债,其后果就有两个:一是解决了短期困难,加大了未来的风险。美国历史上比较重大的几次经济危机,都是通过“债务加杠杆把当前的问题推延到了未来”的方式来“解决”的,从而导致债务危机成为了美国永远摆脱不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成为美国时常爆发的经济危机的重要诱因。二是在财政状况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不断扩大国债发行量,势必动摇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信心,从而会导致人们抛售美债,推高美债收益率,增加美国发债成本。数据显示,自20165月至201610月,外国主要债权人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由6.28万亿美元跌至6.04万亿美元,其中官方持有量从4.0374万亿降至3.8415万亿,均创1年来的新低。相应地,美国国债收益率达到两年来的新高,这也许表明美国财政部获得充足的、廉价的融资的日子,也许已走到了尽头。

2、强势美元的政策效应与多数政策都产生不同程度的冲突

特朗普决定学习中国前几年的做法——大搞铁公基建设,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对基础原材料需求大幅增加,相应地也将替代前几年的中国成为世界原材料价格的主要拉动者。当然,其影响的幅度相对中国可能有所不如,当年中国在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之后,两年内通胀率由负的1.7%大幅反弹至6.4%。美国搞类似的刺激政策,通胀率上升幅度应该不会那么大,但其上升趋势应当非常明显。再加上,特朗普反移民带来的劳动力成本上升,本来犹豫不决的美联储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让美元进入加息通道。基于各自的经济发展现状,其他国家货币政策基本上处于宽松或稳中趋松的状态,美国央行的加息可谓是“一枝独秀”。美国央行“一枝独秀”地加息,必然带来美元“一枝独秀”地走强。在特朗普胜选的刺激下,美元指数仅仅在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就飙升将近7%

强势美元并未正式列入特朗普经济学框架之内,但却是特朗普经济学实施后将带来的必然效果,市场对此给予了提前反映。遗憾的是,作为特朗普经济学最显著、最直接的政策效应,强势美元却会对特朗普几乎所有的经济政策带来负面冲击。

首先,强势美元会对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带来不利影响。我们都知道绝大多数基础设施建设都属于公益项目,很难从中获得直接回报。其中高速公路建设理论上可以通过设立公路收费站的方式获得较好的收益,但由于其中要建立相关设施、要雇人,还会造成汽车堵塞和增加社会流通成本,因而这种方式在美国极少采用。因而,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要的庞大资金主要只能来自政府发债,而银行利率的上升必然带来债券发行成本的上升,美国政府财政负担就必然相应加重。

其次,强势美元对再工业化也会带来负面影响。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现代工业产业链条都较长,而许多产业链在美国已经消失多年,而强势美元使得外部工业资金进入美国时,价值相比过去明显缩水,会相应影响外资企业投资能力,从而延长产业链重建时间;二是强势美元必然削弱美国境内生产产品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在得到美国政府保护下的美国境内市场的同时,也意味着可能失去了其他国家的市场。再加上在特朗普推行国内市场保护政策之后,其他国家针锋相对地进行反制,美国商品进入其他国家的难度就会进一步加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进入美国境内投资之前必然需要进行左右权衡,计算投资美国的得失。三是强势美元带来的一个最明显的效果必然是大量资金涌入美国资本市场和房地产,而不是实体经济,在虚拟经济不断高涨的情形下,美国境内资金出现“脱实就虚”的可能性非常大,美国制造业的融资环境并不一定比过去变得更宽松。

最后,强势美元对美国就业带来不利影响。正如上述,强势美元必然影响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再工业化,从而对就业带来不利影响。其他不利还包括以下几点:一是强势美元会使得美国商品在国际市场竞争力下降,减少其出口数量,相应减少外向型企业的就业人数;同时,强势美元会使得美国进口国外产品变得便宜,将冲击贸易保护主义的壁垒,对国内企业产生不利影响。二是强势美元在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的加持下,必然使得美国人工成本显著上升,为了对冲其不利影响同时适应为了制造业的发展趋势,制造业企业会越来越多地广泛应用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发展智能制造,这样一来可能出现的结果:新创造的就业机会不会很多,未来反而可能还会减少。

三、特朗普经济学难以取得预期效果

1、从政经验的欠缺与过度的自信是特朗普经济学不接地气的根本原因

谈起经济学,特朗普显然比里根、比安倍要更有底气。作为一个“有很多的钱”的企业家,特朗普至少很像是一个成功的微观经济实践专家。他说,我善于做生意,知道怎么跟工会谈判,知道怎么跟律师打交道,知道怎么把事情高效率、省钱地办成。也许正是因为这些自信,特朗普在制订经济政策时显然没有注意到一个事实:国家经济政策是属于宏观经济领域的事情,虽然立足于微观经济,但却要高于微观经济。作为一个微观经济实践者,他所面临的宏观环境是外生的和相对明确的,主要只需要考虑投资的成本与收益问题;而作为宏观经济政策的制定者,他所面临的宏观环境则是相对不确定的。因其自身就是宏观环境的重要影响者,他所考虑的主要问题不再是企业成本收益,而是宏观政策与社会现实的匹配、宏观政策目标与手段的匹配、宏观政策之间的匹配等待。很显然,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角色,彼此之间的共性相比演员与律师之间也并不一定更多。正因为如此,在各国政坛企业家成为总统的机会并不比从事其他职业的人要来得更大。

本来美国总统没有从政经验倒也不是一个事,但是如果与过度的自负搭配在一起了,就成了大事了。特朗普同志似乎并没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信心百倍推出了自己的经济学。值得注意的是,他的竞选团队中不像前几届总统竞选时都有著名经济学家为候选人把关,其出台经济学看起来没有经过宏观经济学家的专业认证,于是产生了一个后果:只要学过宏观经济学的同志,都能知道其政策框架之中存在着自我冲突!这些政策之间的自我冲突,意味着在实践中将难以顺利推进。

2、逆全球化主张必定难以持久

经济危机时期,贸易保护主义的回潮是一个普遍现象,奥巴马任期内在WTO框架下就对华发起12次贸易战。所以,贸易保护主义并不让人感到吃惊,但是特朗普反全球化的超大尺度让人感到非常吃惊!特朗普的反全球化是全方位的,他不仅要把美国散落在全球的资源全部收回到美国境内,还要把尽可能多的别国资源也赶到美国起,然后关起门来过美国人自己的“幸福日子”。由于美国战后一直在充当着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它的地缘政治策略会整个世界发展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如果真特朗普孤立主义政策得以有效实施,世界全球化进程必然遭受重大挫折。同时,美国回缩之后留下的诸多权力真空也会让世界变得更加紊乱无序,这一点让美国的盟国也感到惴惴不安。虽然全球化经受住了许多次危机的冲击,但人们公认,特朗普体现出的重商民粹主义的崛起可能是其几十年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有人悲哀地宣布:2017年将是去全球化元年!

然而,悲观者显然忘了一个道理,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具有自身的客观规律,在客观规律面前任何人只能适应它,而不能改变它,哪怕他是美国总统。全球化发展到今天,资本、资源、技术、人员在全球流动,大多数产业链条都广泛分布于世界各个角落,各国已经形成休戚与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在这种情形下,要想把这种血脉相融的广泛联系强行割裂开来,只会让整个世界经济包括美国经济在内遍体鳞伤,乃至于因失血而休克。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当今的世界再也不可能由美国一家说了算,奥巴马在TPP与“一带一路”对决中惨遭败绩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再加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加掩饰的、自私自利的发展战略,必然会受到各国以不同的方式加以反制。

从目前的情况,未来美国如果真的推进孤立主义,大多数国家不会跟进。相反,在美国留下的权力空白中,其他国家会自动进行补位,推动各种各样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以便抱团取暖,共同度过寒冬。如此一来,在美国“去全球化”的同时,世界将出现“去美国化”浪潮,美国不仅将失去对世界的主导权,而且还将被排斥在新型全球化的市场之外。一旦出现这种格局,美国将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特朗普就必须再次改弦易辙,回归全球化。

中国人常说,做好一件事需要具备三方面条件:“天时、地利、人和”。就笔者的理解,“天时”代表的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地利”指的是自身拥有的比较优势,“人和”则是外界的支持和帮助。以此衡量,特朗普经济学似乎一个有利条件都不具备。他反全球化的主张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有违天时;其再工业化政策实施时将遭遇的不利因素将远远多于有利因素,不具地利。更主要的是,在人和方面特朗普做得正好相反,国内外除了普京几乎所有的人都成了他攻击的对象,都在不同程度上被赶到了他的对立面,获得同盟军的概率很小。事实上,作为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政策立场的代言人,特朗普唯一的支持力量就是对其抱有巨大希望的美国广大中低阶层群众。然而,也许用不了几年,他们就会发现,特朗普并不能带来预期中的大量就业岗位,届时就将是特朗普经济学正式谢幕的时候!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