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返拉美的影响及我国对策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程伟力   时间:2017-08-21

一、美国近期对拉美地区的表现

一是恢复与古巴的外交关系,计划解除对古巴的禁运制裁。2015年美古两国在时隔54年后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并重开大使馆,20163月奥巴马访问古巴,并表示解除对古巴的禁运制裁。美国主动改善同古巴的关系是美国重返拉美的标志。

二是修复与巴西的关系。巴西是拉美最大国家,最近中巴关系不断降温,美国重返拉美必须要改善与巴西的关系。20163月,美国与美国举行联合反恐演习保障奥运安全,这一举动不仅仅是保障奥运安全,更关键的是向拉美国家暗示,美国是拉美国家安全的保护伞。

三是继续制裁委内瑞拉,从而达到让亲美反对派上台的目的。20153月初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命令,以委内瑞拉国内紧张为由,将委定位美国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的威胁,宣布对委实行紧急状态,并扩大对委制裁。201633号,奥巴马下令延长对委制裁一年。目前,委内瑞拉经济受国际油价下跌拖累深陷危机难以自拔。政治上,反对派借机反扑,在此种背景下,美国延长对委制裁,必定会对委内瑞拉国内政治形势造成影响,委政府在抗议美国延长制裁的声明中明确指出,美方的行径是明目张胆支持反对派颠覆现在的马杜罗政权,从而达到让亲美反对派上台的目的。

四是可能在拉拢阿根廷。今年3月,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判定,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位于阿根廷领海内。在联合国的声明中包含了附加说明,即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归属仍然存在争议。尽管如此,对阿根廷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一步。对于这样的重大决议,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是很难通过的。

二、美国重返拉美的战略意图

我们认为,美国重返拉美主要的目的在于遏制中国在拉美的发展,同时也有国内政治的需要。

美国对中国与拉美国家发展关系存在如下担心:

一是担心自己在拉美的势力范围会受到影响。2015910日,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举行听证会,讨论中国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发展问题,认为中国正通过与西半球的许国国家建立外交、经济和军事联系,在该地区编制一个错综复杂的联系网络,美国不能继续忽视中国在西半球的存在,必须同西半球进行深入持续的接触。早在10年前,美国众议员丹·伯顿在20059月美国国会举行的一次关于中拉关系的听证会上说:“……我认为我们应该谨慎地把中国的崛起视为与我们在拉美的目标背道而驰,因此我们应该遏制它。”从具体情况来看,尼加拉瓜大运河一度使美国政界形成比较强烈的担忧情绪。目前,随着“两洋铁路”项目的问世,美国出现又一波担忧情绪。

二是担心中国与拉美的军事交往会损害西半球的安全。美国国务院主管西半球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查尔斯·夏皮罗在20059月美国国会举行的一次关于中拉关系的听证会上说:“由于中国向拉美出口军火,美国担心中国出口到拉美的武器会被转移到影响西半球和平与安全的非法武装力量。”负责拉美地区安全事务的美国南部军区司令克拉多克在20063月美国国会举行的一次关于中拉关系的听证会上说,一些拉美国家的军事将领曾多次向他表示,美国的《美军保护法》使美国无法满足拉美国家的要求,这为中国军队进入拉美提供了机遇。

三是担心中国支持拉美的左派力量。左派力量“东山再起”是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拉美政治舞台上出现的一种新现象。拉美左派高举反美大旗,实施经济民族主义政策,对外资实行国有化。因此,美国不希望拉美左派在中国的支持下得到更快的发展。20064月美国国务院主管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香农在访华时说:“有些美国人对中国在几十年前支持拉美的游击队、共产党或左翼组织记忆犹新。有些美国人怀疑中国与拉美左翼政权发展关系的目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考虑。”

从美国国内看,2016年恰逢美国大选年,奥巴马选在离任之前促成古巴之行或有双重考量: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外交遗产;另一方面着眼于美国大选,给自己所属的民主党加分。

三、美国重返拉美对中拉合作的影响

我们认为,不论是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美国重返拉美对中拉合作的负面影响都是不可低估的。不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来自美国的竞争也可以提高我国企业走出去水平。

一是美国分化了我国在拉美的传统友好国家。古巴和委内瑞拉都是我国传统的友好国家,从近期来看,一些重大合作项目可能推迟;从长期来看,如果成立了亲美政府,我国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可避免的受到严重冲击。

二是美国发展模式更被拉美国家认同,具有较强的软实力。美国杜克大学全球民意中心2013年对24个拉美国家的民调结果显示,25.1%的人认为中国对拉美影响较大,50.3%的认为美国影响较大;19.9%的认为中国发展模式最后,33.6%的认为美国发展模式最好。与美国同非洲的关系不同,无论从地缘上还是历史渊源上,拉美国家与美国存在密切的联系,一旦美国重新重视拉美,美国的影响将是不可低估的。

三是不论在近期还是长期,美国因素都将增加了拉美国家和中国政府与企业谈判的筹码,显然不利用我国。

不过,奥巴马政府上台之后宣称将重新重视拉美地区,但随后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和政策,这也导致了拉美裔选民的不满。美国和拉美合作进展不大的主要原因在于两个经济体之间的互补性相对较弱,相反中拉经济互补性较强,这也是中拉关系发展的基石。调查显示,尽管中国是巴西的最大贸易伙伴,但51%的巴西人不喜欢中国人做生意的方式。美国重返拉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竞争对手,在竞争的压力下可以进一步提高我国企业的竞争力。

四、我应对思路和工作建议

1、加强中美在拉美事务方面的沟通交流。提高政策的透明度,避免误解、误判对方政策意图,强调我国在拉美主要是经济合作,并没有政治和军事方面的诉求,消除美方猜疑。

2、加强多方共同关切的领域的合作。当前美国和加拿大比较关心拉美移民、贩毒和反恐问题,我国可以与美加和拉美开展合作,在展现负责任大国形象的同时增强与发达国家的交流。

3、迎难而上,积极落实我国提出的合作倡议和计划。当前拉美经济形势欠佳,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等国问题突出,我国需要发扬雪中送炭精神,尽快落实我国提出的合作计划,将一些项目落地。

4、进一步加强中拉经济政策交流合作。众所周知,华盛顿共识并没有陷于债务危机的拉美国家。美国《时代》周刊高级编辑、美国著名投资银行高盛公司资深顾乔舒亚·库珀·雷默提出了北京共识,总结了中国的发展经验,但北京共识对中国经验的总结并不全面到位。尽管如此,我们认为,中国发展经验对拉美国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我国应该将建国以来乃至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寻求独立自主、繁荣富强的经验和教训与拉美国家分享。

5、进一步加强教育和人文交流。美国增强对拉美影响的重要工具是教育,典型的案例是拉美国家的“芝加哥弟子”。上世纪50年代,芝加哥大学经济系为智利培养了25名经济学硕士和博士,这些毕业生回到智利被委以重任,也是最初的“芝加哥弟子”。同时,芝加哥大学与智利天主教大学合作,改造了该校经济学教学大纲,1964年“芝加哥弟子”也控制了该系,并左右了政府经济政策。随后芝加哥大学和其他大学又为拉美国家培养了大量经济学和其他学科的亲美政治精英,从而导致拉美与美国的关系根深蒂固。美国当初的这一做法对我国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