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转型与日本失去的20(30?)年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耿德伟   时间:2017-04-01

日本内阁府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四季度日本GDP按年率下降了1.4%。实际上,自2012年底安倍政府上台并积极推行“安倍经济学”以来,日本经济表现总体乏善可陈——20132015的三年时间里,日本经济年均仅增长了0.6%;而“安倍经济学”所要实现的另一个重要目标,也即努力使通胀率提高到2%,目前看也与现实情况有较大距离,201512月日本CPI仅同比上升0.2%

声势浩大的“安倍经济学”现实成效如此惨淡,这与近期日本官方公布的另一组数据有莫大关系。226日,日本总务省公布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5年日本总人口较2010年时减少了94.7万人,降幅达0.7%。由于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39%,如果不能大幅提高生育水平,到2048年时日本人口总量就将下降到1亿人以下。在人口不断减少的同时,日本人口老龄化问题则在不断加剧,2014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达26%,是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预计到2048年该比例将达36%

从理论的角度看,经济增长主要源于资本、劳动力的增长以及技术水平的提高,而人口转型与这三者都有十分紧密的联系。笔者认为,在人口不断减少,老龄化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日本经济发展缺少基础。未来,如果不能逆转不利的人口局面,“安倍经济学”虽然能够在短期内提振经济发展速度,但很难改变长期发展趋势,日本经济可能陷入更长时期的停滞。

首先,在资本积累方面,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养老成本激增,产出中用于消费的部分将不断提高,而用于储蓄的部分则将不断下降。从下图1可以看出,这也正是日本储蓄率与总抚养比之间关系的真实写照。图1表明,1970年代以来,日本的储蓄率与总抚养比的走势呈现出一种近乎完美的镜像关系,两者之间的相关系数达到-0.741990年以来日本失去的20多年时间里,日本的总抚养比由0.43上升至0.63,而储蓄率则相应地由34%下降至21%。在投资主要依赖国内储蓄的情况下,这必然意味着资本积累水平下降。

1 1970年以来日本储蓄率与总抚养比的走势

 

其次,随着人口总量下降以及老龄化水平的提高,日本的劳动力供给也已连续多年下降。日本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日本劳动力数量在1998年左右达到6793万人的峰值,此后就总体处于持续下滑态势。截至2015年,日本劳动力数量已经降至6598万人,较峰值时减少了近200万人。虽然通过挖掘人口特别是女性的就业潜力,近年来日本劳动力总量出现了企稳甚至回升势头,但考虑到女性就业率已经达到64%的较高水平,在人口生育率没有大幅提高或实施加大移民引进力度等重大举措的情况下,笔者认为日本将无法彻底扭转劳动力供给下滑的局面。

第三,在技术进步方面,日本虽然目前仍是全球主要创新大国,但要看到其技术进步速度与美国等领先国家的差距已经逐步拉大。权威的佩恩表数据(PWT8.1)显示,按照购买力平价衡量,1991年日本的全要素生产率相当于美国的89%,但到2011年则降至71%。由于随着人口年龄的老化,人的创新创业意识和能力总体趋于下降,人口结构不断老化在导致日本技术进步放缓中同样起到了一定作用。下图2的散点图也表明,日本的全要素生产率与总抚养比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

总而言之,以上的分析表明,通过储蓄(投资)、劳动力供给以及技术进步速度等渠道,人口转型是导致19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持续低迷的最重要影响因素之一。未来,不利的人口局面也仍将继续限制日本潜力的发挥。目前,我国也正处于深刻的人口转型过程中,人口老龄化问题和少子化问题日益突出,如何深入挖掘现有人口潜力,减轻不利的人口局面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负面影响,同样是我国需要积极面对的重要课题。而在这方面,日本将给我国提供有益的前车之鉴。

2 日本的总抚养比与全要素生产率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