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将在风险中前行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高辉清   时间:2017-01-20

今天,全世界经济都在风险中前行,但相对而言中国风险可能更多些。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发出警告,今后五年中国将面临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社会和来自自然界的五大风险。这些风险往往不是孤立出现,而很可能相互交织形成“风险综合体”,“若发生重大风险又扛不住,国家安全就可能面临重大威胁。”中国的机会不多,“窗口期不是无休止的,问题不会等我们,机遇更不会等我们”。刚刚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则指出:“综合分析各方面情况,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困难更多更大、挑战更为严峻,我们要做打硬仗的充分准备。”这些来自官方权威论断,与一直以来“风险与机遇并存,但机遇大于风险”的习惯说法相比,有了明显不同。这一方面固然表明了党中央对风险的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风险确实在变得更为严重。

一、世界可能进入“失去的十年”

2012年,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曾经指出“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措施,情况都会恶化。现在看起来,经济长期低迷好像还是一个乐观的前景”。这一预言正在得到越来越清晰的论证,因为世界经济并没有象一些人认为的那样进入了缓慢修复阶段,相反可能正在滑入全方位衰退轨道。

1、政府传统救市政策进入失效期

在需求管理占主导地位的今天,各国政府救市的核武器有两个:一是财政政策,二是货币政策。次贷危机爆发之后,根据这两个政策的运用情况,整个经济危机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各国政府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双管齐下,用上各种手段去救市。以美国为例,美联储多次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以消除人们的恐慌心理。同时,美国财政部也获得授权购买最高达7000亿美元的不良房屋抵押贷款资产,并且给予汽车三巨头150亿的援助。在这一时期,由于中国4万亿政策的出台迅速稳定了经济跌势,中国经济及从中国经济中受益的其他新兴国家在危机中对世界经济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第二阶段,在积极财政政策实施一段时期以后,各国政府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政府的负债率迅速上升,由企业转移过来的债务已经成为政府难以承担之重。于是,财政政策就从救市选项中退出了,剩下货币政策在唱独角戏。这一时期,美国出现了页岩气革命助推了再工业化发展,再加上通过各种手段把危机的代价大量地转移给了其他国家,美国经济因此成为了世界经济危机中的稳定锚。

现在世界经济正在进入危机第三个阶段,以日本负利率政策引发股市暴跌作为一个重要信号,标志着各国货币政策开始进入明显失效阶段。与前两个阶段不同的是,在这一阶段,不仅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双双失效,而且可能再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持续数年放慢,美国经济现在也被许多机构预断将在二年内进入危机,其他经济大国则大多进入停滞或衰退阶段,再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稳定局面了。实际上,这种状态我们并不陌生,因为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基本上一直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并因此获得了“失去的十年”和“失去的三十年”的评价。今天,整个全世界可能都将进入一个“失去的年代”。

2、西方股市由牛转熊

与中国经济非常不同的一个地方是,西方经济对股市具有一定的依赖性。次贷危机之后,世界经济始终在危机泥潭中挣扎,但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刺激之下,许多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的股市却在缺乏基本面支持的情况出现了长牛走势,日本和欧洲多国股指都升至历史最高点附近,美国的股指则屡创历史新高。不过,这种非理性繁荣的股市牛势看来已经耗尽。

股市中有一句行话:“横起来多长,竖起来多高”。这句话反过来说,同样正确。经过数年的上涨,西方国家股市从理论上讲下跌空间将难以想象。对西方国家来说,普通居民家庭财富主要表现为金融资产,股市的下跌必然带来居民消费能力的下降,进而导致以居民消费为主要驱动力的国民经济增速放慢。因而,未来一段时期内,西方国家可能出现股市下行与经济低迷并存,同时出现彼此影响、相互恶化的不利局面。

3、国际市场大宗商品特别是原油价格持续下跌

为了捍卫长期以来自己在国际地缘政治中的优势地位,并将美国页岩气革命扑灭在萌芽状态,石油输出国组织近几年来不顾一切地大打价格战,让世界经济雪上加霜。2008711,由于中东局势持续紧张导致市场担心全球原油供应不足,纽约油价盘中曾经创出每桶147.27美元历史最高纪录,然而今年则跌破了30美元。与此同时,大宗商品价格连续多年下跌,下跌幅度虽然不如石油,但也非常可观。石油价格持续的下跌让美国页岩气产业遭受了严重打击,大量气井被关闭,许多企业被迫停产转产,美国近几年来刚刚出现的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因此开始失去了它的光彩。

让人惊讶的是,经济受到油价冲击最严重的国家可能是石油生产国自身。据世界银行测算,原油价格每下降10%,石油出口国GDP增速将回落0.8-2.5个百分点,同时还导致其财政收入下降、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等不利影响。以俄罗斯为例,普京总统曾经说过一句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今天距离这20年的承诺期限还有短短的4年,俄罗斯的情况怎样了?据说,俄罗斯人又变回了穷人,而且穷得超乎你想象。有这样几个数据,2015年该国GDP增速为-3.7%,居民人均工资为3.3万卢布(约合2800元人民币),有统计以来上首次低于中国;通货膨胀率高达13%,其中酒的价格曾在3个月里涨25.3%,让嗜酒如命的俄罗斯人望酒兴叹。如今在经济最发达的莫斯科,普通市民的收入除了买柴米油盐,维持基本生计,都所剩无几。按照俄罗斯的贫困标准(月收入低于9662卢布,约合840元人民币),2015年大约2100万人陷入贫困,这一数字大约占国民总人口的15%。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RANEPA)预计,今年如果油价维持在30美元/桶,俄罗斯穷人占比将上升到50%

4、市场流动性开始消失

由于国际市场上石油主要是以美元标价,理论上美元价格与石油价格呈负相关关系,但是,前一段时间美元和油价却同时下跌。唯一能解释这一异常现象的成因是,国际市场的流动性正在快速消失,而市场流动性消失的一个重要成因则又是石油价格持续下跌。由于国际原油价格崩盘时间过长,中东、以及全球各大石油输出国出口收入大幅缩水,财政入不敷出。作为一个应对策略,这些国家开始将数万亿主权财富基金从全球股市等开始撤离,不断地抛售欧洲、美国、香港、日本等市场股票,回笼资金,以应对正在发酵的国内财政危机。由于这类基金近年来一直是欧美地区银行的大客户,其撤离行动也导致了欧美等地区资金的紧张,加速了市场流动性的萎缩。

二、国内经济面临多重压力和风险

1、外部环境带来多重压力

当年次贷危机的爆发宣告了我国经济发展模式从外需型向内需型的转变,也同时宣告我国高速经济起飞时期的结束。没有一个国家经济起飞可以靠自己来拉动,当我国十二五规划提出以内需为主的时候,基本上标志着我国从高速向中高速的转换。从那时起到今天,我国经济调整时期为时8年,恰好等同新中国历史最长的调整时长。然而,由于世界经济危机第三阶段的出现,这次我国经济调整时间必然还将延长,至少达到10年以上,从而刷新历史记录。

经济大危机摧毁了旧的发展格局,重构全球市场与政治的规则与秩序,是强豪们寻求未来更加有利位势的必然之举。政治家们就要转移视线,制造事端,走浑水摸鱼的路线,冷战、热战都是在这样背景下容易出现。当前,以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设置了更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和投资规则,与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战略为代表的新一轮国际贸易主导权争夺加剧。在中美博弈中,美国凭借其经济、政治和军事上的优势,总体上占据主动,我们不得不投入巨大的资源,来进行这场艰苦的国际发展空间保卫战,从而给我国经济健康发展带来新的困难。

2、中国产业竞争力明显削弱

长期以来,中国依靠几乎无限供应的廉价劳动力在中低端市场天下无敌,以至于世界制造业流行过一个段子:“你可以从事任何行业,但是不能从事中国人感兴趣的行业,否则再好的行业,2年都会变成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但是,进入新千年以来,随着刘易斯拐点的降临,劳动力供给由无限过剩逐步转向了相对不足,劳动力成本随之上升,仅2001-2011年间我国平均工资水平就上涨近4倍。现在我国的劳动力成本已经由改革开放前印度的一半变成了它的2倍,同时是越南、缅甸等国的3-5倍。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中低端产业的成本优势开始消失,大量订单向周边国家分流,从而使得我国传统产能过剩现象变得更为严重。

与此同时,次贷危机的爆发让发达国家意识到一个道理:“没有强大制造业作为基石的经济,就如同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由此,他们兴起了一股“再工业化”的发展浪潮。奥巴马政府第一任上台不久,就把“再工业化”作为美国整体经济复苏的重大战略逐步推出,先后推出“买美国货”、《制造业促进法案》、“五年出口翻番目标”以及“促进就业措施”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及战略部署,以扶持国内的制造业复苏,吸引美国制造业从国外回归。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再工业化”战略的实质并非是传统工业的简单回归,而是要推动美国制造业的脱胎换骨,催生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与此类似的是,德国推出了工业4.0战略。在德国政府颁布的《高技术战略2020》报告中,工业4.0作为十大未来项目之一,联邦政府将投入2亿欧元,用于奠定德国在关键技术上的国际领先地位,夯实德国作为技术经济强国的核心竞争力。发达国家这些战略的实施无疑将进一步提升世界高端产业的高度,使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后发国家在高端制造业领域竞争难度加大。

3、高房价窒息了经济内需

中国的房地产价格无疑是高得出奇了。前几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报告就显示,五大中国城市在世界最昂贵的房地产市场中名列前茅,甚至超过了东京、伦敦和纽约。美国《大西洋》杂志写道:世界上十大贵的让人难以承受的房地产市场中有七个都是中国的城市——北京、上海、深圳、香港、天津、广州和重庆。按照两个最常用标准,中国楼市泡沫都极为严重: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已经普遍在30倍左右,而房产的售价与月租价之比也普遍达到了500倍以上,甚至出现了超过800倍的。尽管如此,迄今为止,所有认为中国楼市将崩溃或大跌的预测都落空了,任何合理的分析在坚挺的中国房价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是一个经济预测大师,曾经准确地预测了2002年美国科技股泡沫和2007年美国楼市泡沫破灭,但在中国楼市面前却遭受了明显的打击。2009年和2011年他两次中国楼市泡沫的警告,最后都让人对他的预测魔力产生了怀疑。

房地产泡沫对中国经济的伤害无疑非常巨大。在中国失去外需、主要依赖内需来拉动经济的时候,高房价却对内需带来了巨大的抑制作用:一是严重抑制了居民消费需求。中国长期以来以高储蓄著称于世,但近些年来居民储蓄率却明显降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高房价对居民财富的掠夺。对不少人来说,为了买上一套住房,不仅耗尽了两代的积蓄,还要透支未来20年的消费能力。二是严重抑制了产业投资需求。目前,中国只有一个支柱产业,那就是房地产,只有房地产健康起来了,才能带动几十个相关产业的发展及其投资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高房价泡沫只要不消除,中国经济就不可能进入景气上升期。

更加要命的是,中国不仅具有高房价,而且还具有高库存,这种奇怪的矛盾现象在全世界都罕见。在高房价带来负面作用的同时,高库存同样对经济带来不利影响,主要体现在将延长房地产调整时间,从而推迟下一轮景气上升期的到来。

三、十三五时期将为经济增长最困难时期

2009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是经济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从那以后,每年都有官员、学者或专家表达过同样的观点。这实际上说明了一个现象:次贷危机以来,中国经济从来就没有最困难,只有更困难。

这一规律在今年很可能再次显现。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最新数据,2月份我国外贸数据持续下滑,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15.7%。其中,出口同比下降20.6%,按美元计同比降幅25.4%,创20095月以来最大降幅,同时也是史上第三大降幅。尽管这里面有春节和基数因素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世界经济真的在滑入危机第三阶段。从2月份我国出口区域看,我国对主要贸易伙伴出口全部加速下滑,各国、地区同比增速分别为:欧盟-15.4%、美国-15.7%、东盟-24.8%、日本-12.2%、香港-13.1%,较1月同比降幅分别扩大3.45.86.86.29.1个百分点。另外,最近已公布外贸数据的全球30个主要经济体出口均不同程度出现大幅下降。其中,美国、韩国、日本、加拿大、巴西、印度等主要经济体出口降幅为2位数以上。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跌至349点,为历史最低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普遍下调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至6年来最低。由此可见,在这个所谓的“危机第三阶段”,全世界再也找不到一个抵御风险的安全岛。

从国内看,我国宏观调控在“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总体要求下,主要的任务就是“三去一降和一补”,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根据这种任务设置,我们就可以知道,今年我国经济依然是处于景气下行期。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任务并非在今年之内就能顺利完成。此前,政府部门就已制定了相关规划,要用5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用35年的时间减少煤炭行业产能5亿吨左右。未来5年钢铁行业一共消减产能9-13%,煤炭行业去产能9%。换句话说,整个“十三五”时期基本上都是处于“去产能”的景气低迷时期。

当然,“最困难的时期就是离希望最近的时期”。预计,进入“十四五”之后,随着市场的出清、房地产泡沫的消失和供给侧改革红利的释放,我国新一轮景气上升期就该来临。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