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背景下的京津冀区域能源协同发展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肖宏伟   时间:2016-10-08

京津冀位于东北亚中国地区环渤海心脏地带,是继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之后的第三大经济增长极。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是国家三大区域发展战略之一。能源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性要素,经济、能源与环境的协调发展,是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前提。未来十年是我国全面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关键时期,京津冀能源协同发展对于推进能源革命先行示范和保障京津冀能源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京津冀能源发展现状

1.能源消费占全国比重高,消费结构矛盾突出。2013年,京津冀能源消费44270万吨标煤,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0.36%,是我国能源消费重心之一。分品种来看,煤炭消费38961万吨,占全国煤炭消费总量的9.01%;石油消费4512万吨,占全国石油消费总量的8.85%;天然气消费187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1.31%;电力消费4954亿千瓦小时,占全国电力消费总量的9.21%。分地区来看,河北是京津冀地区的主要能源消费地,2013年河北能源消费29664万吨标煤,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6.94%,占京津冀地区能源消费总量的67.01%;天津能源消费7882万吨标煤,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84%,占京津冀地区能源消费总量的17.80%;北京能源消费6724万吨标煤,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57%,占京津冀地区能源消费总量的15.19%。分品种分地区来看,河北煤炭消费31663万吨,占全国煤炭消费总量的7.33%,占京津冀地区煤炭消费总量的81.27%,煤炭消费比重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石油消费较为均匀,京津冀各地区分别占三分之一左右;北京天然气消费99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6.00%,占京津冀地区天然气消费总量的53.00%,清洁能源比重高;河北产业结构以能源、原材料等重化工业为主,受其影响,河北电力消费3251亿千瓦小时,占全国电力消费总量的6.05%,占京津冀地区电力消费总量的65.62%

2.能源自给率低,能源供应主要依靠外地调入。2013年,京津冀煤炭一次能源生产量8239.07万吨,远远不能满足38961万吨的消费需求,其中天津100%需要外地调入;石油一次能源生产量3635.54万吨,自给率约80.57%,其中北京100%需要外地调入,天津从外省(区、市)调入3653.08万吨;天然气一次能源生产量34.33亿立方米,81.64%需要从外部调入,其中北京100%需要从外省(区、市)调入,天津、河北均需从外地调入30亿立方米;一次电力生产量187.08亿千瓦小时,自给率仅3.78%,其中北京需从外省(区、市)调入579.82亿千瓦小时,河北需从外省(区、市)调入743.88亿千瓦小时。

3.节能减排基础差异大,能效水平两极分化。“十二五”以来,京津冀地区以10%的能源消费,仅创造了10%的国内生产总值,能效水平相对长三角、珠三角地区还有较大差距。2013年,京津冀地区万元GDP能耗为0.7062吨标准煤,略低于全国万元GDP能耗0.7090吨标准煤的平均水平,而同期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万元GDP能耗分别为0.49600.4559吨标准煤,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0.0%35.7%。从京津冀区内三省市能效水平来看,北京、天津万元GDP能耗分别低于全国平均水平52.1%23.0%,而河北万元GDP能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7.1%,同期长三角区内的上海、江苏、浙江万元GDP能耗分别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6.7%31.1%30.4%,其能效水平基本趋同。

二、京津冀能源协同发展面临的形势

1.能源需求稳定增长,能源保障要求趋高。从经济发展阶段来看,北京已进入后工业化发展阶段,天津的工业化也基本完成,河北还处于工业化中期,今后一个时期,京津冀地区将率先进入后工业化发展阶段,工业用能下降,相应的用能需求主要集中在建筑、交通、生活等领域。国际经验表明,能源需求在工业化前中期高速增长,工业化后期仍保持稳定增长,但弹性系数小于1,后工业化阶段能源需求增速下降,能源需求逐步趋于稳定。京津冀地区与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比肩而立,是新常态下拉动我国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能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血液”,京津冀协同发展对能源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煤炭减量替代,其它品种能源将作为补充。《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管理暂行办法》提出,到2017年,北京市煤炭消费量将比2012年减少1300万吨,天津市将减少1000万吨,河北省将减少4000万吨,山东省将减少2000万吨;《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提出,到2020年,京津冀鲁四省市煤炭消费要比2012年净削减1亿吨,长三角、珠三角煤炭消费总量要求实现负增长。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稳步推进,能源消费还将合理增加,煤炭刚性削减将会导致能源缺口,保供的压力增加,亟需通过其它品种能源来补充,新形势下天然气将是弥补削减煤炭消费造成能源缺口的主要替代能源,其它能源形式是有益补充。

3.大气污染联防联控,能源清洁化替代刻不容缓。京津冀水土相连,同在一片蓝天下,防治污染、改善生态环境是京津冀地区人们的共同愿望。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作为中国大气污染最为严重的区域,煤炭大规模利用,是区域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过高的重要原因之一。虽然北京、天津煤炭消费比重较低,但河北省消耗了以煤炭为主的大量能源,导致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问题愈加严峻,特别是以细颗粒物(PM2.5)为特征污染物的区域性大气环境问题日益突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指出,在治理大气污染的压力下,京津冀地区清洁能源的替代利用是降低污染的最佳选择。

4.区域发展不平衡,能源协同发展亟需创新驱动。受京津冀各地区经济发展、体制机制、科技创新等方面不平衡影响,区内三省市能效水平两极分化严重,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能效水平趋同对能源协同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和挑战,亟需科技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双轮驱动。京津冀地区作为全国科技研发创新基地,适应未来能源发展的智能电网、大容量储能、电动汽车、能源互联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等新能源新技术有待进一步突破,为能源高效可持续发展提供技术保障。同时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通过加快京津冀地区能源政策体系完善和相关体制机制改革来提升资源优化配置的空间巨大。

三、保障京津冀能源安全的战略举措

1.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推进能源一体化建设。一是做好京津冀能源发展规划与国家能源总体规划的纵向对接,将京津冀区域能源战略放在“十三五”能源总体规划中统筹考虑,统筹做好京津冀煤油气电与全国能源战略规划的衔接平衡。二是做好京津冀与长江经济带、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北六省区区域之间的横向衔接,与区外主要经济带或经济圈加强能源优势互补,优化时空布局,发挥京津冀在能源区域协同发展中的比较优势。三是做好区域内三地能源发展规划与京津冀总体规划的内部衔接,增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能源系统结构优化的横向协同,优化能源系统,推动差异发展和协同发展。

2.坚持节能减排绿色低碳导向,推进能源消费和供给革命。一是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煤炭消费量,根据京津冀三地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所处的阶段,科学合理确定能源消费总量,同时认真落实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大力削减煤炭消费量,确保2017年京津冀煤炭消费量比2012年减少6300万吨。二是加快实施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改造、成品油质量升级改造、工业节能、绿色建筑和绿色交通行动计划等重点节能减排工程步伐,从能源转型的角度改善京津冀空气质量。三是加强电网、油气管网等清洁能源供应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利用河北张家口市张北地区风能和太阳能丰富的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清洁能源。

3.增强创新发展能力,推进能源科技和体制机制革命。一是充分发挥北京科技创新和天津先进制造研发方面的优势,集中攻关超临界燃煤发电、高能量密度储能、新型储能材料等重大前沿技术。二是依托天津科技研发转化和创新成果产业化基地、河北新能源及储能前沿技术示范基地、京津冀清洁电力外送基地等主要基地,示范应用推广电动汽车、光热发电、特高压智能电网、大规模储能等技术。三是打破三地行政壁垒,在京津冀地区推行电力、天然气、石油等重点领域改革先行先试,充分发挥市场在区域内能源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为全国其他地区推行能源体制机制革命提供经验。

4.加强区外区内能源合作,提升京津冀能源安全保障能力。一是以“一带一路”战略为契机,加强与蒙古国在太阳能、风能和煤炭等方面的合作,推进输电通道等跨境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强与俄罗斯在天然气方面的合作,加快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确保2018年开始通过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向中国供气。二是加强与内蒙古、山西、山东等周边能源资源大省之间的合作,优化与区外省份的能源互联互通布局,尤其是亟需加快清洁能源输入通道建设。三是贯彻协同发展战略部署,根据京津冀各自的功能定位,推进三地能源一体化建设,集成优化京津冀能源系统,提升区域内能源系统运行效率。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