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原因分析

来源:经济预测部   作者:肖宏伟   时间:2016-05-12

电力是经济运行的“神经”和“血脉”,也是反映经济走势的重要“风向标”和“晴雨表”。经济发展,电力先行,全社会用电量被誉为经济发展的先行指标,其增幅的变化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宏观经济走向。受抑于外部环境和内生条件的变化,我国经济增速步入换挡期,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用电增速明显下降,电力消费亦进入新常态。因此,有必要对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原因进行剖析,进而科学释读用电量和判断经济走势。

一、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放缓趋势明显

目前,我国经济增长已进入一个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型调整的新周期,正处于增长速度进入换挡期,结构调整面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的关键阶段。2012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处于8%以下的水平,2014年经济增长速度低于7.5%2015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40667亿元,同比增长7.0%,创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同季最低增速(2009年一季度增速为6.5%),经济增速进一步回落,我国经济增长正在进入一个7%左右的“新常态”。与此同时,受经济增速稳中趋缓和气温等因素影响,2012年以来,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处于10%以下的水平,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至3.8%,同比回落3.8个百分点,电力消费需求增速创1998年(2.8%)以来新低。2015年一季度全国全社会用电量129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8%,其中,3月全社会用电量4448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2%,与去年同期相比回落10个百分点,创20096月以来新低。从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来看,不同的经济运行阶段,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存在较大差异。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重工业下滑速度较快,尤其是高耗能的重工业下滑更快,2014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降为0.52015年一季度进一步降为0.1。在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内出现比较大的背离。

二、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原因分析

1.产业结构调整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重要因素。不同产业生产等量GDP所需电力消费存在显著差异,以2014年为例,单位GDP电耗为867.8千瓦时/万元,其中,第一产业单位GDP电耗为170.4千瓦时/万元,第二产业单位GDP电耗为1497.8千瓦时/万元,其中工业单位GDP电耗为1751.4千瓦时/万元;第三产业单位GDP电耗为217.1千瓦时/万元。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稳步推进,2015年一季度全国全社会用电量129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4.6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用电量171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9%;第二产业用电量9079亿千瓦时,同比下降0.6%,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为-51.7%;第三产业用电量17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0%,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0.3个百分点,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为108.3%

2.工业行业内部结构调整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关键因素。虽然重工业是耗能大户,用电量约占全社会的60%,但其增加值比重却远低于这一数字。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0%左右,其增加值却只占GDP10%,增加值占比明显低于用电量占比,表明高耗能行业对经济的拉动程度远低于对用电量的拉动程度。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当下,工业行业内部结构波动较大,重工业和高耗能行业生产及用电下降较快,而轻工业生产和用电放缓速度相对较慢,导致用电量增长与经济增长变化幅度不同步。2015年一季度,全国工业用电量同比下降0.7%,增速比上年同期低5.9个百分点。其中,轻、重工业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1.8%和下降1.1%,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低3.26.4个百分点。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同比下降1.3%,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5.5个百分点,化工、建材、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行业用电量增速均同比回落,比上年同期分别回落0.115.18.51.1个百分点。同时,轻工业中的医药制造业增长10.8%,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2.0%,远高于工业增加值6.1%的平均增速。

3.电耗下降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又一因素。随着节能降耗工作的深入开展,节能技术被广泛运用,带动单位GDP能耗和电耗稳步下降,导致用电量对经济增长的反映程度减弱,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又一因素。2014年单位GDP能耗下降4.8%,单位GDP电耗下降3.4%2015年节能降耗继续取得新进展,一季度单位GDP能耗下降5.6%,单位GDP电耗下降5.8%。同时,能源领域节能效果非常显著,供电煤耗和线路损失率持续下降。2014年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机组供电标准煤耗318/千瓦时,同比下降3%,线路损失率6.34%,同比下降0.4%2015年一季度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机组供电标准煤耗308/千瓦时,同比下降7.4%,线路损失率4.66%,同比下降0.6%

4.高耗能产品“去库存化”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突出因素。粗钢、焦炭、烧碱、玻璃、水泥等高耗能产品具有典型的基础性和资源性特征,当经济高速增长时,特别是投资扩张,带动高耗能产品需求快速增长,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后,随着经济转型的推进,经济运行由以往的高速增长变化为中高速增长,高能耗产品需求相应下降。目前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高耗能产品处于“去库存化”状态,企业在消化库存期间并不需要消耗电力,但支撑了经济增长。因此,新常态下短期内高耗能产品“去库存化”导致了用电量与经济增长出现背离现象。以钢铁行业为例,今年以来,钢铁业产成品库存指数持续下跌,从去年底的56.2%下降到3月末的50.7%1-3月同比分别下降1.25%5.77%3.06%,同时,一季度粗钢产品产量同比下降1.7%,表明社会消费的高耗能产品相当一部分来自库存,而非当期生产。

5.近期气温变化是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偶然因素。用电量通常受必然因素和偶然因素相互叠加影响,除了经济增速放缓这个必然因素之外,气温这个偶然因素对用电量的影响较大。2014年中国平均气温较常年偏高0.5摄氏度,为1880年以来最温暖一年,同时夏季极端持续高温天气较2013年同期明显偏少,贡献全年全社会用电增速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2015年一季度平均气温相对较高,3月份全国平均气温为5.8度,相比去年同期提升1.7度,气温偏暖有利于节约用电。

6.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是经济运行中的周期性现象。长期来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的变化趋势具有较强的一致性和联动性,但在经济运行转折阶段,会出现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的周期性现象。美国、日本、韩国等主要国家历史上均出现过短期背离的现象,如美国2001年电力消费下降3.6%,而GDP增长0.8%;日本2003年电力消费下降1.3%,而GDP增长1.8%;韩国1980年电力消费增长5.4%GDP则下降1.5%。我国历史上也出现过短期背离的现象,如2009年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减少4.02%,而GDP同比增长6.1%

三、新常态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走势预测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用电量也相应进入新的周期,目前正处于用电量增速换挡期、电力消费结构优化期、电力体制改革攻坚期“三期”叠加的关键期。当前我国经济处在新旧动力转接的关键阶段,一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回落明显,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乏力,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创2001年以来新低,消费增长稳中有降,出口形势不容乐观,经济增长存在下行压力。虽然经济增长速度回落,但结构调整稳步推进,转型升级步伐势头良好,新主体、新产业、新业态、新产品、新动力正在加快孕育,经济向中高端加快迈进,预计2015GDP增长7.0%左右。受经济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调整持续推进、节能环保压力加大、节能技术应用、节能科技创新、能源政策调整等多重因素影响,用电量与经济增长短期背离还将出现,非线性关系将更加突出,用电量增速将进入一个由中速增长向中低速增长的新周期,综合考虑影响全社会用电量的影响因素及其变化规律,预计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5.75万亿千瓦时,增长4.0%,较2014年提升0.2个百分点。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