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 亟需针对“四大特征”破解“三大问题”
  时间:2022-06-16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迁延反复使得我国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更加严峻,对我国“稳就业”工作带来巨大挑战。当前高校毕业生就业主要呈现预期与签约薪酬同比显著下降、体制内就业偏好显著增强、“灵活就业”与“慢就业”大幅上升、就业市场“挤压效应”不断强化等四大特征。四大特征背后反映出三大问题,是长期结构性矛盾叠加短期疫情冲击的双重结果。因此解决问题需剖析病因、对症下药,坚持短期就业促进政策和中长期结构性改革并重,协同发力解决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题。

一、疫情冲击下大学生就业呈现四大特征

(一)就业预期明显下降

多重不利因素叠加导致应届生就业预期下降。2022年我国高校应届毕业生1076万名,同比增加约167万人,高校毕业生规模和增量创历史新高。叠加经济结构转型、国际政治风险上升、疫情迁延反复等多重内外部冲击,应届生就业压力明显增大。

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 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2022年55% 的毕业生降低了就业期望,毕业生的平均期望月薪6295元,同比下降约6%。其中,4000元以下期望月薪占比12.8%,同比增加3.9%;6000元以上期望月薪占比44.6%,同比下降6.2%。在已签约的应届毕业生中,平均签约月薪6507元,同比下降12%。其中,签约月薪达到10000元以上的占比为10.7%,同比下降8.5%;3000元以下月薪的毕业生占比6%,同比增加1.5

(二)体制内就业偏好显著增强

经济环境不确定性增强导致更多毕业生以公务员、事业单位、国企等体制内单位作为首要就业选择。2021年国考过审人数212.3万人,同比增长51.3%,平均岗位竞争比上升至68:1,部分热门岗位甚至达到20000:1。2017年-2021年,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从310万人上升至1100万人,增长254.8%,许多毕业生选择落榜后待业备考。智联招聘数据显示,应届生国企就业偏好位居榜首,占比 44.4%,较2020年上升8.4%。选择民企就业意愿占比为17.4%,比2020年下降了7.7%。

(三)“灵活就业”与“慢就业”大幅上升

受雇就业比例明显下降,灵活就业、慢就业明显增多。北京大学发布的“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调查”显示,2021年毕业生单位就业比例为32.1%,比2019年降低了5.3个百分点。智联招聘数据显示,2022 届高校毕业生中50.4% 选择单位就业,比2021届下降 6%。“灵活就业”和“慢就业”的比例分别上升了10.9%和9.7%。据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的数据显示,2020年和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均已超过16%。

(四)就业市场“挤压效应”进一步强化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 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感受到求职竞争非常激烈”的应届生比例达到 61%,比去年同期上升 6%。“学位竞赛”和”名校挤压”的现象更严重,双一流院校本科毕业生选择进一步深造以巩固竞争优势谋得“金饭碗”,而普通本科生只能通过“挤压”大专生来“抢饭碗”。麦可思研究院发布《2021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显示,“双一流”院校毕业生国内读研比例(32.5%)远超地方本科院校(13.2%)。专科生选择自由职业、慢就业、创业等灵活就业的比例分别为26.8%和18.9%,显著高于其他类型院校(15%左右)。这不仅会导致普通本科生、大专生的就业困难,还会导致高层次人才的“大材小用”。由图1所示,劳动力学历超过工作所需的比例在2014-2018年有明显上升趋势,2018年已达到26.42%。 


图1:我国分年度劳动力教育错配情况

(注:课题组利用北京大学家庭追踪调查数据CFPS2014-2018,根据劳动力对自身学历水平及其评估工作所需学历水平的填报结果计算。若劳动力评估其工作所需的学历水平高于其当前最高学历,则视为教育错配。)


二、四大特征背后的三大问题根源

(一)就业市场供需矛盾进一步加剧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多发和国际地缘政治局势演变导致风险挑战增多,我国经济发展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凸显。受到停工停产、停商停市及居民消费意愿下降、订单不足等影响,市场主体困难显著加大,用工需求明显萎缩。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今年4月,31个大城市调查失业率由上月的6.0%上升至6.7%,16-24岁人口失业率由上月的16.0%上升至18.2%,“稳就业”面临突出挑战。据拉勾招聘《2022疫情期间上海人才趋势报告》显示,2022年3-4月上海职位量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5%、-56%。就业市场岗位的需求缩减叠加高校毕业生的就业供给创历史新高,致使毕业生群体就业压力进一步加剧。

(二)新冠疫情显著降低劳动力市场配置效率

疫情防控影响劳动力市场供需主体匹配效率,拉长就业时间。截至4月中,全国超过20个城市或地区正在采取全域静态管理。封控管理期间,校园宣传和现场招聘活动难以正常开展。虽然部分高校能够通过“云招聘”的形式进行供需对接,但由于疫情影响毕业生区域流动,一方面毕业生实习活动受到影响,造成岗位认知不足、就业匹配度下降;另一方面云招聘的面试效率低于现场面试,企业更难选择合适的岗位人选。

(三)劳动力专业错配问题突出

劳动力市场供求“冷热不均”,毕业生“求职难”与制造业“招工难”并存,说明劳动力专业供给结构与劳动力行业需求结构错配问题依然突出。近年来我国大力发展智能制造、大数据、生物医药、新能源等领域,显著带动理工类人才需求。同时,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金融行业对低端金融人才需求放缓的背景下,部分普本高校仍扩招、增设过多经管类专业。这使得我国毕业生就业难、部分行业的招工难问题进一步加剧,劳动力市场结构性矛盾进一步加剧。

三、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的政策建议

一是优化高校人才培养模式。基于产业结构和劳动力市场就业形势,进一步优化高校专业设置和培养方式。首先,要加强对高校专业设置、招生规模的系统全面考量和长远科学预测,紧跟经济发展潮流,贴近产业发展实际需要进行专业课程设置,完善落后专业分流淘汰机制。其次,要注重培养大学生的就业能力,通过职业指导、职业培训、增加见习机会等,提升其求职能力、职场适应力、成长力和胜任力。

二是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以促进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为宗旨,加快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校企合作协同育人,向企业输送合格技工;推进企业新型学徒制培训,提升在职职工技能水平;完善服务企业技能等级评价,健全和完善技能人才发展通道。既要培养新知识、新技术、新技能的高技能人才和技能领军人才,也要大力弘扬劳动精神、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提升社会对于职业教育的认可度。

三是全力稳定开拓就业岗位。大力拓宽市场性岗位,鼓励企业更多招用应届高校毕业生,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适度奖励补贴;加强重点领域、重点行业与高校的对接,充分发动校友(任职)企业力量。用足用好政策性岗位,积极推进实施基层就业项目,支持大学生参军入伍,稳定扩大国有企业及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招录。充实社会性管理服务岗位,增强未成年人保护、社区养老服务、残疾人福利、城乡社区治理、城乡环境整治等工作力量。

四是加强就业市场服务。一方面,加强就业供需匹配与引导调剂,建立健全线上线下结合的人才市场、招聘市场、零工市场渠道建设,引导毕业生流向景气度高、需求度高的行业。另一方面,提升“云招聘”规模与质量,加强高校、人社、企业的数据对接,搭建供需精准的就业平台,实现就业需求线上报、就业岗位线上找、就业政策线上办,提供毕业生直播带岗推荐、求职岗位精准推送、远程网络面试、云上实习等系列服务,最大限度满足招工企业和求职人员的需求。

(作者:关乐宁、牛碧珵,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