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我国将扩大去产能行业范围

来源:经济日报   时间:2017-01-27

当前,各地区各部门对于产能过剩的认识更加到位,对去产能的积极性、主动性也在提升。不过,在去产能“扩围”过程中,不能照搬照抄钢铁和煤炭行业的去产能经验,而是要更多依靠市场、法治的办法,推动过剩产能有序退出——

“今年去产能除了钢铁、煤炭之外还会扩围,有一些产能利用率低、过剩产能比较严重的领域也会纳入去产能范畴。”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不久前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透露。

这番表态也说明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我国去产能的决心不会动摇、力度不会减弱,在深度和广度方面也将实现新的突破。

行业扩围成定局

2016年是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开局之年。这一年,作为“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之一的去产能,已经初见成效。

“2016年,钢铁行业去产能目标是4500万吨,煤炭去产能目标是2.5亿吨,这些年度任务已经提前超额完成。”徐绍史说,钢铁去产能涉及18万职工,煤炭去产能涉及62万职工,到2016年年底已安排职工接近70万人。

随着去产能的推进,钢铁和煤炭行业的经营状况也在好转。去年前11个月,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由前年同期亏损529亿元转为盈利331亿元;煤炭企业的利润同比增长了1.1倍。

“煤炭关系到我国能源结构改善和应对气候变化及大气污染治理的承诺;钢铁则关系到中国经济重化倾向的战略转型,关系到中国打造经济发展新方位。中央从煤炭和钢铁两个行业切入,对于推动产业产能结构的合理优化有着重要意义。”国家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杨枝煌说。

尽管去产能“扩围”的具体行业尚未对外公布,但多位专家表示,水泥、平板玻璃、船舶、火电等行业都有可能成为去产能“扩围”的主要对象。这是因为,一方面,这些传统产业领域的产能过剩较为明显,产能利用率明显偏低;另一方面,这些行业在过去一年来已经在主动减量、优化存量、引导增量,具备加速推进去产能的基础。

“2016年,我们以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作为去产能的重点,这并不是说别的行业不存在产能过剩。”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表示,我国在平板玻璃、水泥、造船等传统产业领域的产能利用率极低,这些行业的产能过剩对经济的影响虽然不如基础性行业严重,但依然是影响中国经济实现全面复苏的大障碍。

“去产能行业‘扩围’,这是践行五大发展理念的重要体现。”杨枝煌表示,推动传统过剩产能出清,可以为创新发展腾出空间,也能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可以改变某种产业比例偏重的现象,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和协调发展。

地方自觉性增强

“去产能是区域经济复苏的重要手段之一,加快去产能特别是淘汰落后产能,是地方经济实现转型升级的关键。”刘元春说,越来越多的地方意识到,当地一些小型钢铁厂、水泥厂、造船厂已严重亏损,需要投入大量财政补贴,这些产能已经成为地方经济发展的“负能量”。如果不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未来政府将不堪重负。因此,许多地方抓住了中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机遇,加快去产能的步伐。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说,随着我国经济从工业化中期迈向后工业化时代,经济增速也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阶段,国内市场对工业产品的需求在放缓。从外部环境看,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我国工业品出口出现负增长,“中国制造”的比较优势在逐渐丧失,国际分工格局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也导致了国内一些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加剧,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到了必须加快结构调整和向中高端转型的时刻。

“许多地方政府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调整会带来阵痛,但拖的时间越久,产能过剩的问题就会更加积重难返。”牛犁说。

记者了解到,在近期各地召开的“两会”上,多个省份继续把去产能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例如,河北省提出今年要确保打赢“6643”收官战。山西省提出今年重点抓好煤炭去产能,关闭退出煤炭产能2000万吨左右,退出钢铁产能170万吨。

经验不能照搬照抄

2016年,在推动钢铁和煤炭去产能的过程中,政府、市场、企业做了大量实践探索。

徐绍史表示,政府从制度供给入手来深化改革,探索建立了一些市场机制,比如中长期合同制度、储备产能制度、增减挂钩减量置换指标交易制度、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制度等。“从市场来看,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发挥更加充分,供需动态平衡,价格振荡波动,交易方式多元,市场的适应消化能力在增强。从企业来说,企业的效益改善和转型升级的意义也是非常重大的。”徐绍史说。

刘元春认为,推动其他行业去产能,要避免去产能流于形式,使去产能简单地变成去产量。“要避免过度行政干预,多采取市场化的方式,不断完善监管方式。同时进一步完善制度性保障,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和优胜劣汰。”刘元春说。

“在推动其他行业去产能过程中,不能对煤炭和钢铁的去产能经验进行照搬照抄,而是要处理好去产能和短期产量的关系,避免因为去产能导致短期供不应求,进而带来价格暴涨。”牛犁建议,要积极探索市场化、法制化的手段,不断完善节能环保、产业政策、质量标准,使更多不符合政策标准的产能有序退出市场。

“要把握好精准去产能的原则,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姑息纵容。”杨枝煌认为,要确实摸清各行业的过剩状况,使去产能做到心中有数、有的放矢。同时,要对不同产品区别对待,例如电解铝中有很多铝产品,钢铁行业中有很多特种钢仍然是紧缺产品。对于这些产品领域,必须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和市场竞争力。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