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产业数字化发展五个着力点与三大效应 ——解读《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年》
来源:信产部   时间:2020-07-14

近日,国家信息中心、京东数科联合发布《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年》。基于对当前国内外经济社会发展动态、数字科技发展特点等的综合研判,报告对产业数字化概念内涵做出新界定,对产业数字化现实意义进行新解读,对产业数字化现状特点形成新理解,在此基础上明确产业数字化发展定位、基本思路和主要着力点。

一、产业数字化概念内涵的新理解

产业数字化进程加速有着独特背景,在数字科技加速迭代及国家战略措施升级等因素的共同推动下,产业数字化发展势头迅猛步入新阶段、迎来新机遇,同时也面临新挑战。当前,信息化、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交织演进,网联、物联、数联、智联迭代发展,全球正在加速进入以“万物互联、泛在智能”为特点的数字新时代,人类正在迈入一个以数字化生产力为主要特征的全新历史阶段。网络强国、大数据、数字经济、智慧社会发展等国家战略的提出,为产业数字化发展营造了良好发展环境。产业数字化是在新一代数字科技支撑和引领下,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价值释放为核心,以数据赋能为主线,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要素数字化升级、转型和再造的过程。具有六个方面典型特征:一是以数字科技变革生产工具;二是以数据资源为关键生产要素;三是以数字内容重构产品结构;四是以信息网络为市场配置纽带;五是以服务平台为产业生态载体;六是以数字善治为发展机制条件,通过产业数字化全面推动数字时代产业体系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和高质量发展。区别于以往从经济单一维度对产业数字化的理解,对产业数字化的理解需要兼顾社会与市场两个维度,以更加全面的视角理解其内涵本质。从社会维度看,产业数字化是建立在生产工具与生产要素变革基础上的一种社会行为;从市场维度看,产业数字化是以信息网络为市场配置纽带、以服务平台为产业生态载体的资源优化过程。数字善治是社会及市场两个维度有机融合的具体体现,其既是产业数字化发展的机制条件,也是驱动产业数字化发展的重要动力机制。

二、发挥产业数字化的三大效应

产业数字化转型是一项以“融合、创新、共赢”为关键的耐力赛,无论是身处赛场作为参赛选手的相关企业还是作为赛场处作为比赛推动者、规则制定者的政府,在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均应高度重视“市场效应”,有效发挥“灯塔效应”,切实增强“共振效应”。一是全面提升产业数字化“市场效应”。产业数字化蕴含潜藏巨大商业价值,是连接传统产业与新型产业、推动传统企业与科技企业融合共生的重要纽带,围绕着产业数字化正在形成一个庞大市场体系,涉及为数量众多的垂直细分产业价值链条。产业数字化市场体系一头连接着复杂多变的供给市场,另一头连接着规模庞大的需求市场。如何盘活数据要素资源,吸引更多企业参与到产业数字化进程中,并形成更加显著市场效应,将是未来产业数字化转型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一方面,产业数字化市场供给服务能力不断增强。供给主体数量不断增加,服务能力持续提升,数量不断增加的互联网巨头企业及重点行业领域中骨干企业成为产业数字化市场供给服务能力的主要来源,这些企业通过技术服务、平台建设等方式拓宽产业数字化业务范围、增强业务供给服务能力。另一方面,产业数字化市场需求日益迫切。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67%的全球1000强企业和50%的中国1000强企业都将数字化转型作为企业的战略核心,企业数字化转型意愿强烈。与此同时,工业、农业等传统行业及养老、家政等新兴行业均有着向数字化、智能化、高效化转型的迫切需求。强烈的转型意愿必然带来巨大的产业数字化市场需求,进而形成潜力无限的市场空间。二是有效发挥产业数字化“灯塔效应”。产业数字化的发展离不开传统行业龙头企业及互联网科技领军企业发挥自身优势成为产业数字化转型领头羊,在行业发展中有着较强引领示范作用。重点龙头领军企业建立“行业灯塔”引领行业数字化转型,其通过搭建科技平台推动自身数字化发展外,还将各自关于数字化实践的经验赋能中小企业,形成对上下游相关主体的支撑。三是切实增强产业数字化“共振效应”。产业数字化是不同行业领域不同企业共同参与、共同分享、共同治理、共同维护的一个新产业生态圈,并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共振效应”。企业、政府、行业组织等多方力量共同协作的共生、互生和再生的利益共同体,催生新的商业模式,营造适合产业数字化转型的良好生态环境。从行业领域共振来看,某个行业领域产业数字化会传递到与之相关行业领域形成共振,通过加速产业链上下游要素资源数字化及有效整合实现良性互动。

三、推动产业数字化发展的五大着力点

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周期性长、复杂程度高,不同行业领域及企业类型在产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不会转、不能转、不敢转、不善转、不愿转”等多种问题。为提升企业发展意愿、增强行业转型成功率、凸显整体发展成效,应从“数据要素驱动、科技平台支撑、品牌价值赋能、生态融合共生和政府精准施策”等五个方面推动我国产业数字化发展。

一是着力发挥数据要素核心动力作用。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科技迅猛发展及在众多行业领域中的深度渗透应用催生海量数据并演化成为一种新生产要素。数据作为构建数字生产力、推动数字经济的新型生产要素基本定位进一步明确。数据成为国家竞相争夺数字经济全球新一轮产业竞争的制高点和改变国际竞争格局的新变量。精准触达客户需求、催生全新商业模式是数据要素驱动产业数字化发展的集中体现。

二是着力发挥科技平台重要支撑作用。平台模式是数字化转型和落地的主要实现方式,科技平台是平台模式落地实施的基本载体,一方面,数字科技企业或传统行业领先企业通过打造互联网平台、物联网平台等各类科技平台,率先成为平台构建者及产业数字化转型领头羊,基于科技平台为中小企业“上云、用数、赋智”提供核心支撑;另一方面,科技平台依托科技平台整合上下游产业资源,为中小企业调用共享数字资源提供更多选择的同时也催生出了平台托管、按需调用、技术加盟等新商业模式。

三是着力突出品牌价值赋能附加作用。将品牌价值与产业数字化结合到一起,突出品牌价值线上线下迁移整合对于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重要意义。如以京东、腾讯等为代表的互联网科技领军企业,其正由过去产业数字化的“工具箱”、“助力者”向现如今的“资源池”、“引领者”转变,并演变为产业数字化的“利润中心”。这些互联网企业经过多年行业深耕已经成长市场知名度高的新一代品牌企业。

四是着力打造产业发展融合共生生态。纵观国内外各行业领域产业数字化成功转型的典型案例可以发现,“融合+创新”一体化推进思路是其共同之处。新一代数字科技广泛渗透、消费习惯急剧变化、新商业模型快速迭代使得传统产业发展面临的压力不言而喻。线下企业数字化转型主动意愿的增强和线上企业打破发展瓶颈的制约成为产业数字化发展的新动力。

五是着力发挥政府精准施策放大效力。当产业数字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制度缺失、行业规范等成为制约数字化转型主要瓶颈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政府积极介入在政策等方面给予必要引导。政府在产业数字化发展政策引导上突出“精准化”,在政策措施制定及服务方面由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为有效破解当前产业数字化发展中面临的转型能力不足、转型改造成本高、数字化人才储备不足等难题提供新思路、新支撑。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