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拥军:分享经济促进就业创业的全球观瞻与中国印象

来源:信息化研究部   时间:2016-11-24

  十八大以来,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就业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为此,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实施就业优先战略,要求“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着力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鼓励以创业带就业”。从全球经济增长与就业形势来看,尽管经济仍然处于深度调整阶段,但分享经济的蓬勃发展创造了大量灵活就业岗位,为保持就业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分享经济促就业创业的全球观瞻
  1、分享经济是全球经济复苏图谱中异常活跃的热点
  分享经济在全球范围的兴起,与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大规模应用息息相关,正是互联网创造的虚拟空间为陌生的人们分享盈余资源提供了可能。从1999年成立的Napster,到2007年兴起的Airbnb、2009年的uber,分享经济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复苏图谱中异常活跃的热点。第一,分享经济从欧美不断向亚太、非洲等地区的上百个国家扩张,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发展分享经济的机遇窗口。正如分享经济的倡导者瑞恩?格丽(Ryan Gourley)所言:“分享经济从一个城市开始,逐步扩展到一个地区,进而渗透到整个国家,最后形成一个分享的世界”。如Airbnb截至2015年底已经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覆盖34000多个城市,拥有200多万个房源,超过6000万房客从中受益,市场估值255亿美元。第二,分享经济的崛起催生了大量“独角兽”企业,为新经济发展壮大提供了强劲动力。如分享汽车的滴滴出行、Uber、Lyft、Olacabs,分享房屋的Airbnb、途家网、小猪短租,分享办公空间的WeWork,提供金融P2P服务的Funding Circle、Social Finance,生活类服务的Delivery Hero、HelloFresh以及众包服务的Freelancer、猪八戒、一品威客等。第三,全球分享经济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形成稳定的竞争格局,各国仍然处于分享经济发展的同一起跑线上。目前看,只有在个别领域,少数起步较早的企业获得了一定的先发优势,初步形成相当用户规模和较高市场占有率,开始建立起成形的盈利模式。但对于更多的领域和初创企业而言,还处在探索过程中,尚未形成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地区发展的角度看,美国是分享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但欧洲、亚洲各国的平台企业也在迅速崛起。
  2、分享经济正在孕育自由灵活的全球就业创业形态
  纵观全球就业创业发展史,随着工业化的推进与泰罗制的兴起,以大企业大工会、流水线作业成为就业特点,个人像机器一样在大规模车间从事高度紧张的流水线作业,个人创新创业的潜能无法得到充分发挥,而分享经济的发展正在孕育形成着自由灵活的全球就业创业新形态。第一,分享经济提升就业岗位的创造能力,净增加了大量灵活就业岗位。纽约大学教授(Sundararajan)研究发现,分享经济发展在短期内增加了自由职业者和个体户的数量。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到2025年各种在线人才平台有望贡献约2%的世界生产总值,并将创造7200万个就业岗位。第二,分享经济提升就业岗位的匹配能力,缓解了社会结构性失业问题。随着自由职业的兴起与互联网的发展,许多人开始不再将自己束缚于某个公司或者机构,而更愿意“为自己工作”,将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作为资源加入分享经济平台。在美国5300万的自由职业者中,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网络平台参与分享经济活动。分享经济让未来劳动者的供应像“水龙头的流水”(Workers on Tap)一样方便、可操控,让拥有弹性工作时间的个人获得灵活就业机会。
  3、分享经济对创新全球就业创业制度形成倒逼效应
  分享经济的发展创造了大量自由灵活的就业岗位,满足了自由职业者、兼职客等个体劳动者的就业需求,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使得一些传统的工作岗位消失,因此在全球范围内对分享经济的热情支持与激烈抵制同时存在,对创新就业创业制度提出了客观要求。第一,分享经济对传统就业机会的冲击引发诸多社会矛盾,亟需从包容发展与社会公平的角度协调处理好新型就业与传统就业的关系。近年来, uber在很多国家与地区得到迅猛发展,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带来的巨大挑战,引发了出租车司机的罢工与抗议,成为非常突出的社会问题。第二,分享经济产生了庞大的与传统雇佣关系不同的就业人员,亟需探索完善对他们的社会保障、劳动权益保护等。2015年英国GMB工会对uber提出质疑并认为:Uber借助自雇司机的运营模式,回避了作为企业应当给员工提供基本福利保障的法定义务;如果法律最终判定Uber的运行模式是非法的,那它就需要向自己雇佣的员工支付国家最低工资、实施法定假日工资,并安排员工休息时间。第三,分享经济要充分释放就业创业潜能,仍然面临合法化困境,亟需在市场监管、法律法规等方面予以调整。2014年美国有17个城市议会和4个州通过了合法化专车的城市条例,到2015年8月合法化专车的城市与州合计就扩大到54个。以加利福尼亚州为例,加利福尼亚州公共事业委员会承认网约车服务的合法性,把网约车界定为新型约租车,把互联网约车平台统称为“交通网络公司” ,并提出了新的监管要求:交通网络公司(TNC)要开展营业,须向州公共事业委员会申请许可;接入TNC的私家车主无须申请任何行政许可;为保护乘客和公众安全,公共事业委员会要求TNC对接入平台的私家车及其司机实施严格的安全核查(包括年龄、刑事背景、驾龄等),并对车辆和司机的责任保险提出要求。
  二、分享经济促就业创业的中国印象
  伴随着国外分享经济浪潮的发展,国内众多领域的分享型企业开始大量涌现,如滴滴出行、红岭创投、人人贷、途家网、小猪短租、饿了么、猪八戒网、名医主刀、在行等,星火燎原的分享经济为经济下行压力下保持就业形势基本稳定起到了先手棋的作用。
  1、分享经济为全社会就业池注入源源活水
  以分享经济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蓬勃发展,对新常态下社会就业产生了巨大影响,不仅创造了大量新型就业机会,同时也对传统行业带来了明显冲击。第一,分享经济为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与稳定就业压力做出了突出贡献。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研究,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其中交易额18100亿元,融资额1460亿元),主要集中在金融、生活服务、交通出行、生产能力、知识技能、房屋短租等六大领域。分享经济领域参与提供服务者约5000万人左右(其中平台型企业员工数约500万人),约占劳动人口总数的5.5%。预计未来五年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将为劳动者提供更大规模的就业机会。第二,互联网经济为全社会就业池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活水。根据麦肯锡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的iGDP(互联网经济占GDP比重)指数达到4.4%,超过美国、德国、法国,已经处于全球领先水平。互联网经济正在重塑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服务业显著提升就业弹性系数,一些常规性工作将转移到“云”上,有些职业会悄悄改变、有些职业会悄悄消失,根据麦肯锡对4800家中小企业的调研显示,随着中小企业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每失去1个岗位,就会创造出2.6个新的工作机会。总体来看,互联网经济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远远超过传统产业部门。
  2、分享经济推动了灵活的平台型就业兴起
  分享经济的发展让参与者比较自由地进入或退出社会生产过程,减轻了个人对组织的依赖程度,为自由职业者和兼职群体的成长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从滴滴出行、猪八戒、人人快递等众包平台,到各种生活领域的O2O到家服务平台,都培育了规模巨大的自由就业机会与兼职就业群体。第一,分享经济让全新的平台型就业得到快速发展,各类网络平台让人才或者提供人力资源的个体户直接服务市场需求。截至2015年底,接入滴滴出行平台的专兼职司机数已超过1400万人,为2.5亿人提供服务。成立于2015年5月的京东众包,半年多时间内就发展注册快递员超过50万人,其中参与过快递业务的就有20万人。到2015年底,猪八戒网注册用户数达1300万人。第二,分享经济改变了传统的雇佣式与流水线就业模式,让有一技之长的“手艺人”将获得“解放”。 一个服装设计师,可以通过平台接洽消费订单,直接按照客户的要求设计服装,联系厂家生产、直接配送客户;一个大厨,可以通过平台为顾客提供到家做饭的个性化服务,可以根据客人的口味私人订制,让食客用更低的成本享受私密的就餐空间。同样,摄影师、美甲师、美容师、画家、健身教练、甚至教师、律师、医生们也可以自立门户,通过各种不断涌现的分享经济平台,借助移动互联网从而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
  3、分享经济推动了新兴的创业式就业发展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加快创新应用,分享经济带来的“创业式就业”热潮也得到快速发展。第一,分享经济带来的创业门槛大大降低(基础设施支持、市场推广成本、销售渠道、融资渠道等),在基础设施上,公有云服务的出现提供了极具延展性和灵活性的基础设施支持。对于初创团队来讲,云计算即付即用模式,避免一次性的大投入,在很大程度上节省了创业成本;在市场推广方面,移动社交媒体的出现为初创企业提供了一个低成本的推广方式,各种互联网平台的出现为初创企业聚集了流量,节省了创业早期在销售渠道建设上的投入;在融资渠道上,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业态的出现为小微企业提供了低门槛的融资渠道。第二,分享经济平台成为天然的创业孵化空间,正在推动创业式就业的到来。如猪八戒网帮助大量个人设计师成长为工作室、小型公司乃至中型公司,使猪八戒网成为了天然的创新创客平台和文化创意产业孵化基地。2014年6月猪八戒网虚拟产业园正式开园,为入驻企业提供工商、税务、银行等一站式注册服务以及相关扶持,截至2015年,直接在虚拟园区注册公司的超过300家,形成了有名的“威客村”,虚拟园区已成功孵化入驻企业1500余家。根据《中国90后移动互联网创业者调查》统计,移动互联网成为90后创业的首选,其中社交、购物、视频为主要创业方向。在网商创业领域,在各大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的创业就业总体规模大约1000万人。
  分享经济的发展为国内外就业形势稳定、就业结构优化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分享经济促进就业创业的巨大潜力还远未得到充分释放。随着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深度融合,分享经济将迎来进一步发展的大风口,从年轻人到中老年人,从城市居民到农村居民,从中低收入群体到高收入群体,人人皆可参与共享经济;从无形产品到有形产品,从消费产品到生产要素,从国内资源到国外资源,物物皆可纳入分享经济的范畴。分享经济将进一步渗透到传统的交通出行、房屋住宿、生活服务、教育培训、医疗卫生、生产制造等领域,从而为就业创业提供更大的舞台。面对分享经济促进就业创业的浪潮,更需要顺势而为、包容发展,进一步完善分享经济的市场监管、法律法规、劳动保障、扶持政策、统计体系等,为推动分享经济的新型就业创业营造良好的环境。

原文发表于《群言》杂志2016年第9期

作者:胡拥军,博士、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副研究员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