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红 高太山:分享经济迎来“机会窗口”

来源:信息化研究部   作者:张新红 高太山   时间:2016-06-16

  分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闲置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对于我国而言,发展分享经济适应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的新要求,对实现创新驱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网络强国等具有重要意义。从现实情况看,转型发展的迫切需求、网民大国红利、节俭的传统文化以及企业的成功实践,使分享经济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机会窗口”。

  分享经济潜力巨大

  从发展现状和演进态势看,当前我国分享经济发展呈现以下特点:
  第一,产业初具规模,未来潜力巨大。当前国内分享经济发展迅速,平台企业快速成长。国家信息中心完成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主要集中在交通出行、房屋短租、金融、生活服务、知识技能、生产能力等6大领域。分享经济领域参与提供服务者约5000万人左右,约占劳动人口总数的5.5%。保守估计,参与分享经济活动总人数已经超过5亿人。
  预计未来5年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未来10年中国分享经济领域有望出现5至10家巨无霸平台型企业。
  第二,分享领域迅速拓展,平台数量持续上升。近年来,国内分享领域不断拓展,从在线创意设计、营销策划到餐饮住宿、物流快递、交通出行、生活服务等,分享经济已经渗透到几乎所有的领域。
  平台企业的数量也在不断上升,一些领域在短短数年间就涌现出上百家分享型企业,并迅速形成一批初具规模、各具特色、有一定竞争力的代表性企业。如,在交通出行领域有滴滴出行等,在房屋住宿领域出现了小猪短租等,在众包领域有猪八戒网等。
  第三,交通出行发展较快,示范引领作用凸显。作为“互联网+交通”下的新业态,交通出行领域分享经济的发展约起步于2010年,经过6年多时间的发展,平台企业经历了早期的创业热潮、寡头竞争、战略整合等发展阶段。当前市场竞争再次陷入胶着状态,未来的竞争格局尚不明朗。
  交通出行只是人们日常生活、生产的一个领域,未来分享经济涉足的领域更广、渗透程度更深,对传统产业带来的影响更大。由于平台企业成长的相似性,作为分享经济的“领头羊”,使得交通领域的发展历程、成长路径、竞争战略以及行业政策制定对我国分享经济的发展都将起到一定的示范引领和风向标作用。
  第四,本土企业创新崛起,积极开拓国际市场。网络化的特质加上中国独特的优势,大大加快了分享经济企业从模仿到创新、从跟随到引领、从本土到全球的进程。
  从商业模式或涉及的领域看,中国早期分享经济平台多数都是从模仿国外的平台开始。但成功的分享经济平台并不简单照搬照抄,而是在模仿的基础上进行了本土化创新。此外,市场竞争压力不断加大也在倒逼企业走创新取胜的道路,有些创新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还有一些企业开始凭借成功的商业模式创新,积极拓展国际市场。

  成长中的烦恼

  所有新生事物都会遭遇“成长的烦恼”,分享经济也不例外。对于我国而言,发展分享经济也会遇到一些特殊的矛盾和问题。
  一是分享实践发展加快,监管体系亟待重构。当前占主导地位的经济社会管理制度是建立在工业经济和工业化大生产基础上的,强调层级管理、区域与条块分割等管理方式,注重事前审批和准入。基于网络的分享经济具有典型的网络化、跨区域、跨行业等特征,快速发展的实践使得许多制度变得越来越不适应。
  当前许多新业态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有些创新实践则面临不合理的制度要求等。分享经济的发展对现有的政策、制度、法律等提出了新的挑战。
  二是创新引发利益调整,统筹协调难度加大。分享经济发展大大降低了诸多行业的进入门槛,分享型企业拥有显著的成本优势、创造无限供给的能力、趋近于零的边际成本,使传统企业面临巨大竞争压力。在具有排他性的垄断市场中,分享型企业的进入及其快速扩张的发展态势冲击着原有的商业逻辑和经济秩序,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来自既得利益者的质疑和阻挠。
  分享经济可能引发深层次的社会分工与组织变革,涉及的领域之广、人员之多前所未有,协调难度明显加大。
  三是产业发展尚不成熟,许多问题有待解决。分享经济模式下产品与服务的供给方通常是大量不确定的个人或组织,尤其是当前诸多领域的分享经济都处于探索阶段和发展初期,其服务和产品的安全性、标准化、质量保障体系、用户数据保护等方面仍存在不足和隐患。
  多数企业并未找到有效的商业模式,同质化竞争普遍。多数领域的分享经济模式无法纳入正常监管体系,导致不公平竞争、税收、劳资关系等许多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四是观念认识不到位,原有法规不适应。迄今为止,人们对于分享经济的理解还只是实证分析和现象观察,系统科学的理论研究还比较缺乏。
  现有的很多法规也是在多年以前制定的,有很多细则已无法适应信息时代的实践发展。这些法规既不能解决行业准入门槛、从业人员社保、税收监管、信息安全以及信用体系建设等共性问题,也无法解决行业差异化带来的具体问题,如在短租领域会遇到卫生、消防缺乏统一标准问题,在送餐行业会遇到服务标准化和员工培训问题,在家政服务行业会遇到特殊的劳务关系及劳动保护问题等。

  相关建议

  分享经济作为一种新的资源配置方式,对既有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秩序带来的冲击在所难免,其自身在发展过程中也必然会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认真对待并逐步解决。
  一是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对待分享经济。创新性的商业实践通常都是领先于制度与法律进程,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强迫新生事物符合旧的制度框架,需要给创新留有试错的空间。面对分享经济发展带来的挑战,相关部门需要准确判断和顺应经济社会发展大势,通过制度层面的积极调整予以回应和因势利导。同时,对于已经明显阻碍分享经济创新发展的政策和制度应积极主动地进行修改完善。
  二是研究制定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一揽子政策,为各行业领域分享经济发展提供宏观指导和政策支持。跳出传统的行业垂直管理和属地化管理思维,形成适应分享经济发展的协同管理和服务合力。
  三是探索建立社会协同治理的新型监管体系。分享经济的全面发展既对政府治理创新产生了显著的倒逼效应,也为构建多方参与的协同治理模式提供了经验积累、技术与数据支撑。协同治理既是分享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其必然结果,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用户都将发挥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是加强分享经济相关理论与政策研究。鼓励和推进分享经济理论研究,探索分享经济发展的内在规律、趋势及其经济社会影响。调整和完善国民经济统计、核算体系和方法,准确反映分享经济对增长与就业的影响。研究解决当前分享经济发展中面临的政策不适应、信息安全保障、监管体系建设、法律法规及标准规范等问题,提前谋划和布局面向未来的制度改革与设计。跟进研究和借鉴欧美等先行国家的有益经验。

作者:

张新红: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

高太山:博士,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信息社会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本文发表于《经济日报》2016年6月16日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