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红:发展分享经济需要协同治理,“政府-平台企业-社会组织”共同参与(上)

来源:信息化研究部   时间:2016-04-28

导读
  近期,“分享经济”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继“互联网+”、大数据之后也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市场的“宠儿”。这是否预示着分享经济时代的到来?
  自2015年11月,五中全会公报和“十三五”规划建议中首次提出发展分享经济后,2016年3月中央政府工作报告又两次在重要位置强调发展分享经济,可见,政府对发展分享经济的重视。政府为何对分享经济如此重视?什么是分享经济?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着重提出发展分享经济?目前我国分享经济的现状是什么?分享经济在发展过程中有什么“成长的烦恼”?在发展过程中有什么问题需要提前规避?未来如何发展分享经济?等等。带着这些问题,《中国信息界》记者独家采访了《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起草者之一,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张新红。希望他独到的见解,能为读者答疑解惑,为分享经济发展指明方向。

什么是分享经济?
《中国信息界》:近期,各界都在“热议”分享经济,有人认为分享经济是免费经济,有人认为分享经济是像分享经济学一样从收入分配角度研究的新经济学,还有人认为分享经济是对传统经济的一种颠覆,那么,到底什么是分享经济?分享经济与之前提的共享经济有什么不同?
张新红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伴随信息技术及其创新应用进入迸发期,分享经济快速成长,2014年以来呈现出井喷式发展态势,据我们统计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60亿元。分享经济发展很快,但争议也很大,社会上对分享经济的认识有很多误区。
  我们在写《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之前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发现人们对分享经济的认识还存在一些明显的误区。其中,有4大误区较为普遍。一是分享经济是免费经济;二是分享经济是对传统行业的颠覆;三是分享经济不安全;四是分享经济会造成新的社会不公平。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因为分享经济发展历程不长,理论研究严重不足,实践也还处于探索期。
  对于有叫分享经济有叫共享经济的,我个人认为,在理论层面上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叫法不一样。现在都讲分享经济不提共享经济,可能是为了与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中的“共享”有所区分。五中全会中提到的“共享”理念讲的是发展成果能让所有人享受到,更多的是讲包容性。而分享经济讲的是信息时代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之上的一种新经济形态。从定义上看,分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分享闲置的资源,提高资源利用率,满足多样化需求,并从中获得回报的经济活动总和。
  分享经济作为互联网时代全新的经济形态,与传统经济模式相比,具有三个内涵、六个特征。
  三个基本内涵:一是分享经济是信息革命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出现的新型经济形态;二是分享经济是连接供需的最优化资源配置方式。面对资源短缺与闲置浪费共存的难题,分享经济借助互联网能够迅速整合各类分散的闲置资源,准确发现多样化需求,实现供需双方快速匹配,并大幅降低交易成本;三是分享经济是适应信息社会发展的新理念。分享经济集中体现了新的消费观和发展观。
  六大特征:
  一是技术特征是以互联网为基础。基于互联网平台使海量的供给方与需求方得以迅速建立联系。离开互联网,现代意义上的分享经济将不复存在;
  二是主体特征是大众参与。足够多的供方和足够多的需方共同参与是分享经济得以发展的前提条件。分享经济属于典型的双边市场,在分享经济中,参与者往往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个体潜能与价值得到最大发挥;
  三是客体特征是闲置资源,即资源要素的快速流动与高效配置。现实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但闲置与浪费也普遍存在,如空闲的车座、房间、设备、时间等。分享经济就是要将这些海量的、分散的各类资源通过网络整合起来,让其发挥最大效用,满足日益增长的多样化需求,实现“稀缺中的富足”;
  四是行为特征是权属关系的新变化。一般而言,分享经济主要通过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采用以租代买、以租代售等方式让渡产品或服务的部分使用权,实现资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从实践发展看,分享经济将渗透更多的领域,股权众筹等业态的出现已经涉及到所有权的分享;
  五是效果特征是用户体验最佳。在信息技术的作用下,分享经济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能够以快速、便捷、低成本、多样化的方式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用户评价能够得到及时、公开、透明的反馈,会对其他消费者的选择产生直接影响;
  六是文化特征是“不求拥有,但求所用”。分享经济较好地满足了人性中固有的社会化交往、分享和自我实现的需求,也顺应了当前人类环保意识。

分享经济是新的经济增长点
《中国信息界》:今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十三五”规划与今年的中央政府工作报告都着重提出发展分享经济这是为什么?国家在这个时间节点提出发展分享经济有什么深意?
张新红
  关于分享经济的时间节点,从近期看有三个需要关注。一是2008年。2008年之后是分享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在这个时间节点,社会需求、消费理念以及信息技术等条件都相对成熟,比如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移动支付、基于位置的服务(LBS)等现代信息技术及其创新应用的快速发展,使分享经济成为可能;二是2014年。2014年到2015年这段时间里分享经济被越来越多人的认知,特别是资本市场对分享经济的青睐。这两年,分享经济创业企业成为全球资本市场的投资热点,根据Crowd Companies的统计,2014-2015年全球流向分享经济的投资额分别为85亿美元和142.06亿美元(合计227亿美元),两年内流入分享经济的风险资金规模增长了5倍多。在中国, 2015年滴滴出行已经公布的融资总额就已经超过229.45亿人民币,美团网、蚂蚁金服分别获得融资总额138.6和121亿人民币。由于资本市场的大力支撑,使分享经济进入了起飞前的加速期;第三就是去年五中全会。我认为,时隔4个月,今年两会又提分享经济是为了进一步强调、落实去年10月召开的五中全会的精神。
  国家在这个时期强调发展分享经济是很有深意的。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新常态,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资源环境约束趋紧,转型发展需求迫切,社会痛点较多,分享经济给中国带来了难得的重大机遇,对于贯彻落实新的发展理念、培育新经济增长点、以创新驱动推进供给侧改革、建设网络强国、构建信息时代国家新优势等都将产生深远影响。发展分享经济对中国的转型发展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特殊意义。
  首先,分享经济是新的经济增长点。目前,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进入新常态我们就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动力源,分享经济就是我们找到的非常重要的新经济增长点。近些年,分享经济的崛起催生了大量市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根据调研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截至2016年2月4日,全球价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私营公司有151家,而这些公司有很多都是3-5年内成长起来的。美国行动论坛的研究认为,2014年Uber、Lyft和Sidecar带来了5.19亿美元的经济增长。从中国的实践看,仅出行领域2015年成交额保守估计也超过500亿元人民币。我国在分享经济领域有着巨大的潜力,未来,分享经济是构建信息时代国家竞争新优势的重要先导力量。因此,在这个时间节点将分享经济作为新常态下新的经济增长点非常必要。
  其次,分享经济是是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最佳体现。
  第三,分享经济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从供给的角度讲,分享经济能够调动全社会最优质的资源参与制造业整个生产过程,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
第四,分享经济是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双创”、“四众”的最佳试验场。现阶段,分享经济最能体现信息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以及制度创新的要求。分享经济的发展孕育了一大批极具发展潜力的平台型企业,成为激发创新创业的驱动力量。“众创、众包、众扶、众筹”在很大程度上本身就是分享经济的重要体现。

我国分享经济已初具规模
《中国信息界》:目前,我国分享经济的发展现状如何?
张新红
  自2008年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我国分享经济经历了近5年的探索与发展,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近些年,分享领域迅速拓展、蔓延,从在线创意设计、营销策划到餐饮住宿、物流快递、资金借贷、交通出行、生活服务、医疗保健、知识技能、科研实验,从消费到生产,分享经济已经渗透到几乎所有的领域。随着分享平台数量的持续上升,一些领域在短短数年间就涌现出数百家分享型企业,并迅速形成一批初具规模、各具特色、有一定竞争力的代表性企业。根据速途研究院数据,2012年在线短租市场起步时市场规模仅有1.4亿元,2014年达到38亿元,2015年超过100亿元,环比增长163%;在医疗分享领域,名医主刀自2015年10月上线后的几个多月内就开展了数千台手术,业务量月均增速40%以上;在网贷领域,行业发展还处在高速增长期,领先企业仍然保持100%以上的增长。搜易贷成立于2014年9月,在2015年实现营收65亿元。京东产品众筹于2014年7月上线,截至2015年12月,京东产品众筹总筹资额已突破13亿元,其中百万级项目超200个,千万级项目已有20个。分享经济的发展速度远远超传统行业。
  在分享经济领域中最引人关注的交通出行发展较为突出。从2010年起,嘀嘀打车、快车、顺风车等很多交通出行分享平台相继成立,经过5年多时间的发展,市场规模凸显。据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接入滴滴出行平台的司机数已超过1400万人,注册用户数达2.5亿人。而2015年滴滴出行全平台(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试驾、企业版)订单总量达到14.3亿,这一数字相当于美国2015年所有出租车订单量的近两倍,也超越了已成立6年的Uber实现的累计10亿的订单数量。
  自此,交通出行奠定了分享经济领头羊的地位。由于平台企业成长的相似性,交通领域的发展历程、成长路径、竞争战略以及行业政策制定对整个中国分享经济行业都将起到一定的示范引领和风向标作用。
  “创新”是分享经济发展的源动力。我国分享经济平台企业虽然早期绝大多数都是从模仿国外的平台开始的。但成功的分享经济平台并不是简单地照搬照抄,而是进行了本土化创新,有的创新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比如,2015年5月,WiFi万能钥匙正式开辟海外市场,截至2016年2月,其已经在巴西、俄罗斯、墨西哥、印尼、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埃及、台湾、香港等近50个国家和地区的Google Play工具榜上排名第一,用户遍及223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少数能覆盖全球用户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应用之一。滴滴出行已着手与Lyft、Grabtaxi和Ola开展国际合作,产品将连通覆盖50%全球人口,为中国、美国、东南亚、印度用户提供无缝跨境出行服务。

(未完待续……)

本文选自《中国信息界》杂志第314期
原文标题:“独家专访|张新红:分享经济是社会发展的新方向”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