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红:未来已来,2015启示录

来源:信息化研究部   时间:2016-01-19

  张新红: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

  本文是作者为信息社会50人论坛年度报告《未来已来:“互联网+”的重构与创新》一书所写序言。

  同2013年的《边缘革命2.0》和2014年的《信息经济》一样,《未来已来》集中反映了信息社会50人论坛及其成员关于信息社会的最新思考。全书除序言外共收录了31篇文章,分布在“理论创新”、“互联网+”、“制度与文化变迁”、“信息社会发展报告”等几个篇章。与往年不一样的地方也很明显:一是作者范围突破了论坛成员的限制,特意收录了一些专家在论坛学术活动中的演讲,既是主题需要,也体现了论坛学术研讨的开放性;二是文章选题表面上看有些零散,但核心思想比较聚焦,都在试图回答两个问题:未来怎么看?未来怎么办?
  通读了本书所有文章后发现,给它起名叫《未来已来:互联网+的重构与创新》,至少表达了以下几层意思:一是信息社会已经来了,实践、理论的创新都已经有了很好的表现;二是中国选择“互联网+”作为新时期推进信息化的核心策略,在对经济社会产生重要影响的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信息社会发展的未来走向;三是当未来期然或不期然来临的时候,势必会对现实产生影响,有些还很可能是冲击力、破坏力非常大的影响,很多人、企业、组织可能一时难以适应。当然,本书似乎也在告诉我们,未来其实并不神秘,它就在身边,就在当下。这里试着谈一下本书的几大看点。
  1.未来并不神秘
  是谁最早认识到了未来已来?这个问题也许没有答案,但彼得﹒德鲁克至少应该算是其中之一。大概是在1960年,他有一本书名字就叫《已经发生的未来》(Landmarks of Tomorrow),被称为是“未来主义”代表之作。后来他还写了《不连续的时代》(1969)、《看不见的革命》(1976)、《新现实》(1990)、《后资本主义社会》(1993)等,自称都是为了“展现已经发生的未来”。但德鲁克似乎并不喜欢未来学家的称号,甚至对未来学“有点讨厌”。1995年他在《已经发生的未来》再版序言中声明:“我并不相信预见或预言,在我看来那是自欺欺人。”在别的场合他也曾表示:“我不做预测,我只是望向窗外,看看那已经发生的未来。”他认为比较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早期诊断”。
  无独有偶,阿尔文·托夫勒也不喜欢别人称他为“未来学家”。大多数被称为未来学家的大师可能都一样,他们并不是天生的先知先觉者,只是比常人更细心、更用心、更随心一些罢了。因为细心,他们比一般人看到的更多些;因为用心,他们比一般人看到的更真些;因为随心,他们比一般人看到的更远些。
  中国不缺乏想象力土壤,但没能产生出自己的“未来学家”或“未来学家群体”,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四年前信息社会50人论坛的成立让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对于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而言,研究信息社会就是在研究未来。本书集成了数十篇论文,部分反映了论坛成员和有关专家对信息社会的最新观察、思考与洞见。
  2.未来就在2015
  从人类社会大的发展阶段看,未来就是信息社会,对于这一点现在已基本没有原则上的争议。对于信息社会的基本特征、表现特征、发展规律及其在经济、社会、科技、文化等方面的具体成像描述和影响分析,目前还没有真正让大多数人信服的系统理论支撑。但信息社会的实践已经非常丰富,中国的表现更是精彩纷呈。可以说,读懂中国、读懂2015,对了解信息社会未来走向很有帮助。
  一般来讲,认识未来主要是把握好四大看点:一是看技术,就是关注技术走向及其可能带来的影响;二是看痛点,就是找准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分析可能的技术解决方案和实现路径;三是看政策,就是分析新的政策可能带来的后续影响;四是看迹象,就是发现带有成长性、趋势性的现象苗头。
  可以说,上述四大看点在2015年的中国都有很好的体现。以政策为例,2015年国家信息化相关政策出台的密集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以国务院名义出台的文件就有十多份,涉及到云计算、大数据、智慧城市、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物流业、电子商务、农村信息化等诸多领域。至于各部门及地方政府出台的信息化相关政策就更多了。
  这些政策及其行动计划的实施,无疑将对中国信息社会走向、进程产生深远影响,细心的读者可以从本书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3.未来之路并不平坦
  对于中国来讲,信息社会来得似乎有些太快太早了。我们的工业化任务还没有完成,还有很多的准备工作要做,还有太多的课要补。这就注定了在通往信息社会的道路上我们要面对更多的困难和挑战,未来之路并不平坦。
  中国正处在一个多重转型叠加的特殊时期,增长方式、发展模式、发展水平、经济形态、社会形态、治理体系等都处在加速转型的过程中。每一种转型都要面对利益的调整、制度的重构、模式的转化,理论、策略、方法手段甚至思维习惯都要相应改变。当多重转型并发时,新矛盾、新问题会集中出现,方方面面都会出现诸多的不适应,所以这个过程注定是非常的痛苦,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转型期阵痛。
  在这样的转型期内,中国要破解中等收入陷阱、人口红利消失、资源环境约束三大困境,还要面对经济增长冲动大而支撑能力不足、经济快速增长而社会事业滞后、工业生产关系与信息生产力不适应等多重矛盾,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大智慧,也需要理论的创新。2015年2月28日,由信息社会50人论坛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研讨会,主流经济学和信息经济学界的专家学者围绕“信息时代的经济学发展”展开了面对面的思想交锋和学术研讨。本书第一部分收录的十篇文章就反映了这次研讨会的主要成果。这次研讨会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也不可能在所有问题上形成共识,但对信息社会实践的关切、对经济学理论的反思难能可贵。时代变了,理论也需要在创新中发展。
  理论上的争议在所难免,实践上的冲突更让人揪心。近年来在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网络专车、网络电视、信息安全等领域出现了许多不和谐音符。可以预见,随着“互联网+”影响的深化,这种矛盾和冲突还会在更多领域体现出来,但大趋势不会改变。本书第二、第三部分的内容反应了专家们的理解和认知。
  4.未来值得期待
  2015年11月15日,习近平在G20峰会上讲话也回答了“未来怎么看”的问题:“世界经济发展到今天,上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所提供的动能已经接近尾声,传统经济体制和发展模式的潜能趋于消退。同时,发展不平衡问题远未解决,现有经济治理机制和架构的缺陷逐渐显现。” 同时也为“未来怎么办”指明了出路:“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创造历史性机遇,催生互联网+、分享经济、3D打印、智能制造等新理念、新业态,其中蕴含着巨大商机,正在创造巨大需求,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的潜力也是巨大的。”
  一年多来密集出台的一系列信息化政策表明,中国对信息化之路真的是想明白了、看清楚了,决心之大、信心之足、期望之高前所未有。尽管前进道路上不会一马平川,还会有沟沟坎坎,还会有阻力风险,还会有不和谐不愉快,但大方向、大格局、大趋势不会改变。
  本书最后一部分提供了关于全球和中国信息社会发展的测评报告,预计2018年全球将整体进入信息社会,中国也将在2020年基本完成工业化任务,整体进入信息社会第一阶段。
  2020,值得期待!
  结语
  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但不确定性也是一种美。由于不确定性的存在,大师们对未来的把握也并不总是完美的。德鲁克后来对其早期的未来之作感到“十分懊恼”,原因就是这些著作竟然漏掉了信息革命这样的重要进展。杰米里·里夫金也承认直到2009年才开始意识到互联网对能源的重要影响。凯文·凯利在其新书《必然》中坦言曾经不看好电子商务、谷歌的搜索业务和维基百科等。其实,绝大多数能够称得上伟大的产品、技术及思想,在出现之初都会有很多聪明人说出糊涂话的。如果您已经发现了本书中的一些“糊涂话”,那么恭喜您,未来会给您最好的回报。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