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凤霞:互联网+医疗:智慧健康助理

来源:信息化研究部   作者:于凤霞   时间:2015-06-10

  医疗健康问题牵涉国计民生,尤其是在老龄化问题日益凸显的大背景下,医疗健康问题日益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和政府工作的重点所在。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进行了多年,尽管有所进展但成效不尽人意。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曾说过,要“用中国式方法解决世界性难题”,坚定不移地推进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全面提高公众的医疗健康水平。而在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医疗则成为“互联网+”战略的内涵之一。

  “口袋里的医院”
  “互联网+医疗”的模式意味着“口袋里的医院”将成为现实。
  目前全国已有近100家医院上线微信全流程就诊,超过1200家医院支持微信挂号,服务累计超过300万患者,为患者节省超过600万小时,大大提升了就医效率,节约了公共资源。例如,把广州60家医院装进微信的“广州健康通”公众号2014年11月正式启用。这使得市民不仅可以了解广州市各大医院预约挂号信息,而且还可以通过微信预约挂号,实现“随时随地触手可及”的预约挂号服务,这也解决了看病“三长一短”(挂号排队时间长、看病等待时间长、结算排队时间长、医生看病时间短)的问题。
  支付宝早在2014年初就开始推进“未来医院”计划。患者可以直接在支付宝中完成预约挂号、候诊叫号、缴费取药、查看检查报告、与医生互动、评价医院等流程。目前,全国已有25个省市37家医院进驻支付宝“未来医院”。此外,支付宝正计划打通商保,将电子病历、电子处方实时自动传给保险公司,以实现快速赔付。
  上海儿童医院则推出了微信挂号服务来解决医疗服务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提高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家长只要添加上海儿童医院微信并绑定孩子的就诊卡,就可以在任何地方,通过微信完成“在线挂号、预约服务、报告查询、候诊排序”等服务,从而大幅度缩短候诊时间,实现出门前挂好号,算好时间到医院即可诊治的快速就医服务。而到了医院之后,全新的三维导诊图还可以引导家长根据医院三维实景图快速定位并找到相应候诊或诊疗区域。 

图1  中国上海儿童医院“微信挂号服务”界面

  在北京,2014年2月,北京中医医院微信平台“挂号预约登记”功能试运行,7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开通微信挂号服务。随后,中日友好医院也开通微信挂号。北京中医医院、同仁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朝阳医院等8加医院陆续在微信平台上推出预约服务。
  2015年,“北京114预约挂号”平台再次开启微信公众号挂号新模式。目前该公众号支持全市146家医院进行挂号,其中三级医院68家,二级医院78家。据该公众号指南显示,公众号上各家医院的放号时间有所不同,具体以各家医院预约须知为准。但公众号预约为24小时开放,用户可随时自行操作预约。与网站挂号相同,用户将在手机上接收预约成功短信及唯一的8位数字识别码,用于随时查询和取消预约信息。该公众平台不收取预约挂号费,各家医院仅收取与医生职称相对应的挂号费(或医事服务费)。

  互联网医疗市场之争
  尽管之前不少互联网企业纷纷进入医疗健康领域,但伴随着“互联网+医疗”模式的普及,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的竞争才刚刚开始。不同于其他行业,医疗这个领域比较特殊,第一需高度监管,第二需要非常明确的解决需求的方式,而且非常专业,所以更需要跟线下的医疗机构进行紧密合作。目前BAT联合传统医疗企业或有希望打造大型医疗健康平台,制定新的行业规则,而中小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团队在各自的细分领域为用户提供服务。据易观智库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为19.8亿元,同比增长50.0%,预计2017年将达到200.9亿元,4年复合增长率高达78.5%。移动医疗未来两年将高速发展。
  2013年“百度健康”悄然上线,这是百度打造的一款全新的医疗就诊问询平台,旨在为成千上万的患者提供找医院、咨询医生、预约就诊、诊后反馈的一整套寻医问药解决方案,是百度未来的一大方向,致力让网民快速高效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
  2015年1月百度与全军规模最大的综合医院301医院达成战略合作,探索建立医疗领域的O2O新型服务模式及创新运营模式。2月,百度战略投资医护网。医护网是面向社会大众提供专业就诊服务的门户网站,医护网在挂号、导医导诊和转诊等业务上已经深度合作了300家三甲医院,约占全国三甲医院数28%,并与5万多医生展开了深度合作,新业务微导诊也快速覆盖了500家三甲医院。
  当医疗数据积累足够大之后,这些数据的应用场景就极具想象力,包括疫情监测、疾病防控、临床研究、医疗诊断决策、医疗资源调度、家庭远程医疗等方方面面。
2014年1月,阿里以1.7亿美元入主医药企业中信21世纪,被视为医药电商行业的一次地震。阿里不仅借以拿到了全国第一块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资格证的试点牌照,而且还拿到了后者手里中国仅有的“药品监管码”体系----该体系可以实现扫描任何一药品的条形码和监管码,就可以知道该药品的真伪、使用说明、生产批次以及流通信息。这意味着阿里不仅获得网上销售处方药的许可证,还有了中信21世纪苦心经营起来的国内最大医药数据库。
2015年1月,阿里与广州白云山医药进行医药和医疗健康方面的战略合作。根据框架协议,不仅共同探索及开发药品“线上到线下”或“O2O”营销模式,还将共同开发“未来医院”、探索开发新业务,以及探索新运作模式以促进医院处方的社会化流转。阿里还与卫宁软件就云医院建设、电子处方共享等领域展开合作。

  益佰制药:携手掌上药店布局县域农村互联网医疗
  医疗领域的布局一直在大城市颇有优势,中小城市、尤其是县城农村由于人才地域限制,医疗卫生条件一直较差。因此互联网医疗对县城农村的布局一直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2015年1月底,益佰药业公告签订《掌上药店“千县万店电商工程”战略合作协议》,宣布正式进入药品零售O2O市场,这是处方药企业借助网络平台提高自身知名度,建立品牌、深化渠道的一次积极探索。根据协议,益佰制药与掌上药店携手推出“千县万店”电商工程,双方将结合各自在药店终端覆盖量和移动互联网的优势实现互补:益佰制药帮助掌上药店推广县级市药店会员,掌上药店相应在APP和合作药店中增强益佰制药旗下品种的推广力度。
  益佰制药表示,公司将利用自身优势为掌上药店开拓其覆盖的终端门店及诊所,通过自身的专业能力和服务为最终客户创造更多价值而为自身获取更多商业利益;掌上药店方面将通过合作增加线下终端的覆盖面及提升掌上药店O2O的规模效应,让合作伙伴帮助更可控、更高效地完成自身的业绩目标。根据分工,益佰制药负责商务谈判、售前支持、终端信息收集整理、上传系统审核、客户关系维护及掌上药店相关信息沟通培训;掌上药店方面负责执行与交付、相关客户服务。益佰制药总裁郎洪平表示,一方面在未来处方药OTC化的趋势背景下,处方药在移动终端会有很强的表现,公司可通过此次合作改构现有营销模式来适应移动医疗的变化;另一方面,目前公司收集的销售数据存在不全面、时效性差等缺点,通过移动终端便可以非常快捷地采集数据,具体品种在各个地区、不同人群的销售情况也一目了然。

  远程医疗:医疗资源共享的福音
  远程医疗是依托现代信息技术,构建网络化信息平台,联通不同地区的医疗机构与患者,进行跨机构、跨地域医疗诊治与医学专业交流等医疗活动。它由远程医疗服务、业务监管和运维服务三大体系构成。
  目前,开源的远程医疗平台已经开始在欧美发达国家流行。例如,由瑞士巴塞尔大学创建的iPATH远程医疗平台,患者和医生都可以用移动设备把病例上传至服务器,建立和充实病例档案,从而进行远程咨询和病例管理。在南非,有110例皮肤病患者进行这种远程的医疗求助,其中57例都取得了积极的治疗效果。另外一个知名的远程医疗品平台是由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和哈佛大学共同创建的Sana Mobile,它的功能主要包括身体诊断(如宫颈癌筛查、儿童期疾病诊断、皮肤诊断)、术后观察、应急反应(车祸现场的评估)和Moca Benefits(现场筛查、诊后)等,支持语音、图像、文本,视频功能也在不久的将来实现。同时,这个平台把卫生工作者与医学专家相联系,加快了数据的收集和分析,同时也提供了更有效和权威的医疗支持。
  由斯坦福大学学生创办的移动医生组织(medicmobile.org)开发的可于手机使用的电子医疗记录系统FormHub和OpenDatakit,社区的卫教人员可将访察的初步诊断结果传回大医院,作为病历资料建档和分析研究,而具备照相技术的手机,只要照下病患血液样本,就能将资料传回医院进行血液检查,检查是否罹患霍乱、结核病和艾滋病等。此外,移动医生组织为了有效整合资讯,还建立了kujua核心应用平台来汇集、接收病历数据和资料,以便于管理者用于分析与决策。此平台自2012年起开始在非洲和亚洲的数个国家使用,作为追踪当地疾病、医疗监测等用途。目前已有超过1500名医疗卫生人员使用他们的系统服务350万名病患。到2013年底,移动医生组织开发的工具正在帮助的医护人员已达到16000名,受益750万人,他们来自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美国。
  远程医疗有助于推动医疗系统降本增效。当前我国存在明显的资源分配不平衡、三甲医院人满为患、社区医疗机构门可罗雀等突出问题。2014年国家发布的《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首次明确“积极推动远程医疗服务发展”,有人将其称之为我国远程医疗的重大转折性文件。《意见》允许远程医疗开展B2C业务,远程医疗从B2B的大病会诊向B2C的常见病问诊转变。
  远程医疗用三级医院的医生作为首诊及疑难杂症等诊疗中心,促进常见疾病、慢性病长期看护治疗下沉到社区,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丁香医生、春雨医生等手机医生问答类APP通过医生在线问诊,远程即可解决患者30%—40%的咨询问题,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疗资源的紧缺。目前,试点省份正在研究将远程医疗纳入医保,远程医疗已进入高速增长期。
  必须指出,尽管远程医疗、移动医疗将是未来医疗领域的大方向,但是目前参差不齐的发展现状也说明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就我国目前情况看,远程医疗服务发展面临不少制约因素,如没有收费项目或者收费标准偏低,医疗机构开展远程医疗服务无法收取费用或者低于成本,积极性不高;医保政策不统一,很多地方远程医疗服务未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患者使用积极性不高;远程医疗双方法律责任和义务不明确等。

(本文节选自《互联网+:中国步入互联网红利时代》,电子工业出版社,2015年6月)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