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红:呼唤信息时代的亚当·斯密

来源:信息化研究部   作者:张新红   时间:2015-04-02

  2008年的那场经济危机让全球的经济学家们都显得很失落、很迷惘,随后各国的经济刺激计划更让他们争论不休,宏观经济学似也进入了所谓的“黑暗时代”。连保罗·克鲁格曼都在反思:经济学家这个行当里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伟大的经济学家、伟大的经济学理论,都是伟大的经济实践的产物。现在我们急于想知道的是,2008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又揭示了什么样的经济实践大变革,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经济学理论和经济学家?

工业社会经济学的终结

  凯恩斯之后,“看不见的手+看得见的手”理论日益成熟,几乎到了完美的地步。用克鲁格曼的话说,“在现实世界中,经济学家们相信事情已尽在掌握”。芝加哥大学的罗伯特·卢卡斯2003年甚至宣称:“防止经济衰退的核心课题已经攻克。”但到了2008年,这一切都滑稽得近乎残酷了。
  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对于2008年经济危机发生的原因,经济学家们历数宝典进行了探究,流动性过剩似乎成了最好的解释。但问题显然并不是这样简单。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经济实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原来的经济学理论有很多地方已经不适应了。
  迄今为止的经济学理论都是基于工业时代的经济实践,而现在人类已经进入到了信息时代,正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实践变革。正如工业技术革命促成了工业社会的到来一样,信息技术革命正推动人类进入信息社会。用工业经济理论解释和引导信息经济发展,自然就显得捉襟见肘,漏洞百出。可以说,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宣布了工业时代经济学理论的终结。

信息时代呼唤全新的信息经济理论

  前此的经济学研究中也有过关于信息经济的研究,也产生过大量的理论著述和信息经济学家,但那些研究并没有脱离传统经济学的范式。至于有人认为信息经济学研究在20世纪70年代就已基本成熟,就不单单是一种误解,简直就是大错特错了。如果仿照工业革命的阶段划分方法,以电子计算机的发明为标志,信息技术革命开始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946年。但真正能够称得上革命性的变化还得从互联网的商业化开始算起,至今也只有20年多一点的时间。正是由于互联网的快速普及和广泛渗透,才使得信息革命呈现出聚核裂变效应。虽然历史上也有先后五次多人因信息不对称研究获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但其研究范式仍在传统经济学框架中打转转,只是将信息技术作为要素投入之一去研究,还没有将信息经济放到与工业社会显著不同的社会基础大变革中去看待。
  与工业社会相比,信息社会环境下经济学研究的基础发生了重大变化,原有的一些经济学基本假设面临不同程度的实践挑战。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生产能力普遍过剩、信息高度连通、人的追求和发展理念出现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原有的许多理论如不能与时俱进就会变得可笑甚至可怕了。
  后危机时代也有一些经济学家尝试着进行理论创新。杰米里·里夫金可算是其中较为成功的开拓者之一。里夫金自己承认2009年才开始注意到互联网的影响,之后便来了个大转弯,2011年《第三次工业革命》甫一出炉便博得满堂喝彩。又两年,他的《零边际成本社会》再次振聋发聩响彻云衢。他自己说这本书则是非常细致地描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演进过程和即将出现的变革。应该说,里夫金做了大量探索性工作,也提出了不少真知灼见,但离集信息经济理论集大成显然还有较大的距离。
  经济学创新面临两大难点:一是原有理论体系太完美了,以至于多数经济学家死活都不愿意放弃。二是信息革命仍在快速发展中,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仅从互联网发展看,经历过以信息传播为特征Web1.0阶段、以信息交互为特征的Web2.0阶段之后,目前正处于以移动互联网为特征的Web3.0阶段,将来可能还会发展到以万物互联为特征的Web4.0阶段乃至以全面智能化为特征的Web5.0阶段。仅从现在看,信息革命对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的影响就已经如此巨大,以至于很多人都无法适应,未来又将如何,确实更加难以预测。
  可喜的是,大变革才刚刚开始,伟大的实践呼唤伟大的经济学理论,期待信息时代的亚当.斯密。

张新红: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信息社会50人论坛轮值主席,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兼秘书长

(原文刊发于《学习时报》第779期,2015年3月23日)



主办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63309号 技术支持:中国经济信息网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8号 邮政编码:100045 电话:010-68557000 传真:010-68533919